九 五 至 尊 娱 乐 城 摆 脱》》欢迎光临《九五至尊娱乐城摆脱》粤港澳大湾区助力香港“重塑自我” 新一轮革新即将到来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7:41:00  【字号:      】

粤港澳大湾区助力香港“重塑自我” 新一轮革新即将到来

“(粤港澳)大湾区将成为推进香港再度转型的原动力。这为香港供给了‘重塑自我’的绝佳契机,香港已成为非常发达的成熟经济体,新一轮改革将有别于过往,却具同样变更性和全球性的主要意义。”香港冯氏团体主席冯国经在3月29日表现。四十年前,香港在珠三角首次开放后履行经济转型,从出口制作业龙头演变为国际服务业领先者。随着高速铁路、公路和桥道建设大大改良了香港、澳门和珠三角九个城市之间的交通互联互通,香港再次迎来了新一轮的发展机会。

冯氏团体开创于1906年,以经营进出口贸易业务起家,逐渐发展成为全球供给链管理跨国团体,包含采购、物流、分销和零售,冯国经亲身见证了香港与珠三角地域演变成为全球生产贸易重地之一的辉煌历史。

身兼智库2022基金会主席、大湾区研讨督导委员会主席的冯国经指出,珠三角曾经发明了中国改造开放的经济奇迹,但该地域由“地域经济龙头”富丽转身成为“大湾区超级地域”,香港必需更勇敢假想,并大幅扩展产能范围。

3月29日,2022基金会在香港宣布了名为《大湾区的未来发展与香港的机会》的研讨报告,聚焦于大湾区九个城市、香港和澳门特区的经济层面上,进一步互动能如何缔造机会,并提出各种对策。由香港与珠三角地域竞争力研讨的威望米高 恩莱特( Michael Enright)教授领衔,凑集了来自香港、广东和欧洲的顶尖经济学家,展开了为期九个月的研讨。

作为全球最具增加远景的湾区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已经势不可挡。早在2015年,世界银行报告已指出珠三角已超出了东京,成为世界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城市地域。依照目前的增加趋势,预计大湾区的经济总量将于2030年前将到达 3.6万亿美元,相当于德国2017年的经济范围,在世界各国经济体中排名第13。

将打造香港与珠三角间的全新伙伴关系

“一直以来,香港从未有过一个真正的本地市场,而日本、德国则有宏大的本地市场,当地企业得以在本地拓展之后再走向海外。然而,大湾区将为香港供给一个近7000万人口的本地市场,这群消费者富饶成熟,人均年收入达1.8万美元,而且很多是年轻的消费者。”冯国经坦言。

作为一个高度开放的小型自由经济体,香港对于全球经贸形势的转变尤为敏感。他指出,香港首次拥有一个如斯宏大的“本地”市场,这意味着香港的制作商和出口商将有更多的渠道抵消重要海外市场的周期性波动。

香港特区政府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2个月,香港商品出口货值按年下跌3.1%,其中单件2月则同比下跌6.9%,创下持续4个月倒退,并为3年来最大月度跌幅。

在恩莱特看来,大湾区建设为许多香港人开辟了新前途,更首次让香港看到一个真正背靠“本地市场”和“腹地”的远景,从而减轻土地缺乏、人口浓密、成本过高和小型特点经济缺少就业营商机遇等造成的掣肘。

“大湾区将打造香港与珠三角之间全新的合作伙伴关系,让两地共建未来的数码供给链。香港虽然拥有三家全球排名前50的大学,基本科研才能强盛,然而一直以来由于缺少本地市场而未能胜利转化。未来有了大湾区腹地这个宏大的市场,推行市场测试和商业化创新发现的机遇加大,香港将如虎添翼,区内将会出现出一批大疆这类的高科技创新企业。”冯国经表现。

“内环”与“外环”相辅相成

近年来大湾区内交通基本设施的大范围投资,大大增进了重要城市之间的互联互通。

基建互联互通的水平对大湾区内不同城市的经济发展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接洽。恩莱特指出,早在 1980年,位于澳门北面的珠海市及中山市的GDP总和高出深圳和东莞总和,但到2016年,后者已比前者高出3660亿美元,重要原因在于深圳和东莞在出口方面的表示较优。

他以为,上述两市的绝大部分出口均来自外资企业的业务,而在广东省珠三角的外商直接投资之中,有 85%是集中于距离香港三小时车程的区域内。这些因素导致大湾区广东各地的发展速度各有不同,即与香港连通性较高的地区发展速度较快,而与香港连通性较低的地区发展速度则较慢。

在大湾区计划纲领出台后,恩莱特指出,大湾区9+2城市群已经形成了“内环”与“外环”互为弥补的鲜明发展格式。

“大湾区正发展出一套奇特的空间布局与分工。一个‘内发展环’正在形成,由香港通过深圳、东莞、广州、佛山、中山及珠海,直达澳门。大范围的基建投资,包含高铁香港段、港珠澳大桥、虎门二桥、深圳中山大桥,以及广东省多条高速公路与铁路,将会确保‘内环’中从某城市到另一城市只需一至两个小时。”他说道。

同样,他指出,位于“外环”的惠州、肇庆及江门将受益于大批的基建投资以及从“内环”延长出去的发展势头。这些城市将陆续为全部大湾区供给重工业基本,包含化学品、金属、纸张、电力和装备相关行业,同时受惠于“内环”的溢出效应,“在融会方面,广州和佛山走得最前,其综合公共交通网络、计划及附近地域发展项目均配合这方面的发展。深圳则一直协助部分企业搬迁到附近的东莞和惠州,以刺激莞惠经济,同时为深圳的高增值业务腾出空间。”

随着深圳的地价、人工成本不断水涨船高,一些劳动密集型、低附加值企业向附近的东莞、惠州转移已是大势所趋。事实上,早在2017年下半年,深圳市政协宣布了《深化供应侧构造性改造,壮大深圳实体经济重点调研报告》,调研组当时明白指出:深圳制作业外迁已成潮流。

去年8月,华为第二批约5400名员工从深圳搬迁至广东东莞溪流背坡村,这里正是华为的东莞松山湖基地,而在此之前,已有约2700人搬入这里。据悉,包含大疆创新、光启、中集团体等高科技公司都纷纭在松山湖树立了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

专业服务范畴等待更多融会

尽管大湾区是全球最具活气的经济区域之一,十一个城市虽在一个国度内,但涵盖三个省级行政区、三个独立关税区以及三个世贸组织成员,在协同发展中仍然面临不少的障碍。香港是一个高度依附服务业为主导的经济体系,拥有一大量专业咨询、法律、会计及金融等方面的国际人才,可以在不同层面弥补大湾区的专才缺口。

恩莱特指出,依据现有CEPA的框架,中国内地已向香港及澳门企业开放160个服务行业中的153个。然而,其中港澳企业在内地可享有公民待遇(即以“商业存在”的方法立足于内地)的只有62个。

他坦言,专业资格与投资方面的限制,加上其他障碍,导致服务供给者无法在大湾区自由营运。由于服务业占香港与澳门经济相当大部分,这对港澳企业尤其影响较大。

香港特区政府2016年统计数据显示,香港与世界其他地域于2016 年的“其他商业服务”(其包含专业服务、创新服务、工程服务、建筑服务和贸易相关服务)贸易顺差为178亿港元,但同年与中国内地在雷同范畴则录得143亿港元的贸易逆差。

“目前香港的会计师资格证在内地并未实现互认,因此香港执业会计师须要通过在内地的会计师测验才干获得在内地的执业资格,然而笔试是简体字,测验的情势也并非香港会计师所熟习的,通过率很低,盼望未来大湾区内会计师资格证可以实现互认。”香港某外资会计师事务所合作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懂得,例如香港国民取得内地律师资格,只能参与内地非诉讼法律事务。部分行业即使设有专业资格相互认证制度,但资格互认并非恒常化,例如计划师的互认部署在2010年后便停止,新晋计划师无法透过资格互认取得内地执业资格。

然而,这并未拦阻业界摸索前行的热忱。澳洲会计师公会去年宣布的一份调查显示,在351个受访者中,近一半盘算在未来五年将业务或事业范围扩大至大湾区。此外,在2017年 11月进行的香港会计师公会拜访中,业界领袖流露“大湾区有潜力在国度层面首创新局势”,并表现部分大型会计师行在管理资源方面已经“从华南地域的视角”动身,以便更好地和谐香港及广东的业务运作。

(文章起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