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官 网 检 测》》欢迎访问《pp官网检测》德云社“逆袭”了,但为何喜剧人拍电影还是十片九烂?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19 20:46:34  【字号:      】

德云社“逆袭”了,但为何喜剧人拍电影还是十片九烂?

“因为没有您!”

2013年《郭的秀》舞台上,岳云鹏这样答复师傅郭德纲的提问。那时的岳云鹏大概不会想到,自己的电影之路也会和师傅一样,成为“烂片”代名词,无论从《疯岳撬佳人》《欢喜喜剧人》到《祖宗十九代》《断片之险途夺宝》,豆瓣评分均在4.5以下。

而他更没想到的是,六年后的德云社会凭借一部《老师·好》完成逆袭,豆瓣也首次收获了6.8分这样超过合格的分数,甚至在昨天票房破2亿并成为日票房冠军,碾压《小飞象》等影片。而同样由喜剧人打造的《人间·喜剧》,则在上周上映后扑街,不仅票房目前只有5700万,豆瓣评分更是低到3.4分。

在《老师·好》之前,无论是出品还是参演,德云社的电影尝试都并不胜利。自2010年出品第一部电影《三笑之才子佳人》以来,其出品的电影评分也均在4.5以下。看到德云社出品或其成员出演的电影,观众甚至会不自觉地将其冠上“烂片”的标签。

德云社只是喜剧人做电影的缩影——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发明,这几年来,越来越多的舞台喜剧人正进军喜剧电影市场掘金,包含以德云社为代表的相声派系,以赵本山、小沈阳为代表的小品派系,以开心麻花为代表的话剧派系……但他们之中大多数人的电影路却并不可喜,无论是参演、执导,还是出品电影,一路走来,票房、口碑都不尽人意;就连硕果累累的开心麻花,也在去年因《李茶的姑妈》等饱受观众质疑。

在德云社布局电影的第九个年头,《老师·好》终于让其看到了一丝曙光,尽管该片并非德云社出品,但也足以成为突破。很显然,无论德云社还是其他喜剧人,都没有废弃这块蛋糕。舞台喜剧人电影之路怎样才干迎来转机?

烂片频出的喜剧人电影

上世纪90年代开端至今,无论是赵本山、小沈阳还是郭德纲、岳云鹏、开心麻花……各类舞台喜剧人都或多或少地踏上过电影途径,但相比舞台喜剧,他们的电影路并不轻松。

时光退回30年前,1990年在小品界如日中天的赵本山主演了第一部电影《来的都是客》,成为最早走上喜剧电影之路的舞台喜剧人,但在当时反应平平。之后,他又接着主演了《现世活宝》《男妇女主任》等多部影片,并凭借《男妇女主任》摘得百花奖最佳男演员奖。虽获得业内认可,但当时这批早期的喜剧电影却很少为现在的电影观众所知,影响力有限。

《男妇女主任》

上世纪90年代到20世纪初,喜剧电影市场基础都被传统喜剧电影人盘踞,从《唐伯虎点秋香》《大话西游》到《甲方乙方》,以周星驰、葛优等为代表的传统喜剧影人大受市场关注,而在赵本山之后,舞台喜剧人的电影转型在这一阶段几乎销声匿迹。

第二位进军电影的是被人称为“让相声晚逝世50年”的郭德纲。2007年,他在张扬执导、赵本山主演的电影《落叶归根》中饰演一个车匪路霸,之后,他接连参演了多部电影,除了客串《建国大业》外,绝大多数是喜剧。但与赵本山不同,郭德纲的电影路从开端就并不顺利,其参演的基础都是豆瓣评分不合格的“烂片”。其中,其2010年参演的两部影片均未到达合格分,《大胃王》仅得到豆瓣3.7分,《越光宝盒》5.2分。

郭德纲在《越光宝盒》中饰演曹操

郭德纲开端参演电影的那几年,国内的喜剧电影市场正在快速扩容,包含传统电影的喜剧类型在内,喜剧电影数量从2006年的8部上涨至2010年的38部,随后也长期坚持了必定数量和总票房在国内电影市场的占领率。

看到了宏大的市场后,郭德纲也向着电影产业更深刻的方向迈进了——他在2010年完成了演员到导演的转变,并在5月推出了其首部执导的作品《三笑之才子佳人》,该片也成为德云社出品的第一部电影。只不过,这一次依然没有解脱烂片命运,不仅豆瓣仅3.9分,票房也以796万元惨淡收官。当时有媒体这样评论该片,“用电影的方法拍电视剧,而且还是二流的情景剧”。

《三笑之才子佳人》

德云社的首战惨败并未影响喜剧人跨界的热忱。在09年春晚凭《不差钱》火遍大江南北的小沈阳,于这年年末参演了由张艺谋执导的《三枪拍案惊奇》,影片虽取得了2.35亿的票房,但其4.6分的豆瓣评分仅高于5%的喜剧片。第二年,小沈阳又与师父赵本山推出了其主演的首部电影《大笑江湖》,虽博得1.5亿票房,但豆瓣评分同样只有4.6分。

郭德纲、小沈阳意图从喜剧电影市场分一杯羹的同时,开心麻花已经成立了7年,但2010年公司全年演出收入只有几百万元,还只是个专注舞台话剧的小作坊。直到2012年,沈腾、马丽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爆红,开心麻花发展进入快车道,之后的两年营业收入才到达1.8亿和1.51亿。

促使开心麻花真正进军电影的是2012年《泰囧》的胜利——当时,贺岁档上映的《泰囧》在众多大片中突围,一举夺得12.67亿票房,成为首部破十亿的国产商业片。同时,国内喜剧电影市场也进一步发展,这一年喜剧片已经为市场贡献了超过18%的票房,在当年上映的315部国产片中,喜剧片超50部。喜剧,成为了国产电影票房新的标杆。

看到《泰囧》的胜利,开心麻花开创人张晨对团队说,咱们是不是得把电影当个正儿八经的事了?于是,团队选择了开心麻花当年首演的话剧《夏洛特懊恼》,对其进行影视化改编。

三年后,开心麻花大荧幕首秀《夏洛特懊恼》大热,收获14.41亿票房的同时,也让主演沈腾、马丽、艾伦等人成为从舞台跨界电影中最胜利的一批喜剧演员。

开心麻花大荧幕首秀《夏洛特懊恼》

而后两年开心麻花又推出《驴得水》《羞羞的铁拳》,公开材料显示,《驴得水》在制造加宣发成本仅3000万元的情形下,取得票房1.73亿,并成为当年豆瓣评分最高的华语电影。《羞羞的铁拳》更是取得了22亿的票房成就——持续三次在电影上大获胜利,令开心麻花成为电影圈毋庸置疑的新贵,不仅票房成就飘红,从市值来看,开心麻花从2015年前的3亿飙升至2017年的超过50亿,跟当时老牌团体公司上海电影相当。

在开心麻花首次试水胜利的2015年,喜剧电影市场依旧火热,这一年,喜剧电影上映69部,占当年上映国产片近20%,票房占比仅次于动作片,达19.7%。同年,岳云鹏也在大鹏执导的《煎饼侠》初露头角,这部成本仅5000万的电影拿下了11.59亿的票房,而岳云鹏改编的《五环之歌》成为当时的“风行歌曲”。当时,岳云鹏已经在舞台喜剧圈大获好评,并在2016年在夺得《欢喜喜剧人第二季》总冠军。与前人一样,舞台上火热的岳云鹏开端大步投身电影。

2017年,岳云鹏参演和客串了7部电影,但与《煎饼侠》不同,其参演的电影口碑和票房一路下滑——《大闹天竺》(3.8分、7.56亿),《妖铃铃》( 4.2分、3.63亿),《欢喜喜剧人》(2.5分、6600万)。这其中包含其主演的第一部电影《疯岳撬佳人》,豆瓣评分3.3分,票房仅6000多万。当时的岳云鹏面对媒体流露无奈:“其实我不是特殊想拍(这个电影),我是没有措施。我是被动的,剧本我都没看。”

《疯岳撬佳人》

在核心成员纷纭试水后,德云社在2017年重新开启了电影业务,推出了其主导的第二部电影《相声大电影之我要幸福》。该片改编自德云社同名经典原创相声IP,汇集了郭德纲、于谦、郭麒麟、岳云鹏等当时德云社大部分精英,但上映后遭到观众激烈批驳,豆瓣评分仅为2.9,票房仅1790万。

相较于之前喜剧片的火热,当时的喜剧片市场稍稍降温,2016年票房贡献率较2015年降落6%。相声派除了郭德纲、岳云鹏二人,进军电影的还有前德云社成员曹云金、何云伟等人。其中,2016年11月,曹云金主演、网传投资3000万的《不离不弃》,最终票房仅43万;同一时代何云伟、李菁主演的《夺路而逃》,投资号称一个亿,票房250万。

小沈阳则在那两年里参演了《将错就错》(3.8分、3908万)《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5.6分、11.98亿)《情圣》(6.0、6.57亿)等影片后,执导了第二部作品《猛虫过江》。去年6月,影片正式上映,虽取得2.6亿票房,但烂评如潮,豆瓣仅3.7分,《国民日报》也点名小沈阳的作品,“故事通俗,人物薄弱”。“我看过他们的评论,很锋利,说导演门槛低,没看片就说是烂片。”小沈阳当时表现。

而德云社尽管阅历了前两部电影的失利,仍然在2018年持续推出了第三部电影《祖宗十九代》,由郭德纲担负导演,汇聚了王宝强、井柏然、吴京、大鹏、吴君如等一众明星,并跻身去年春节档,与《捉妖记2》《唐人街探案2》等国产大片展开角逐。

当时的郭德纲在猫眼电影下恳切评论“这应当是我20年来最认真做的一件事情了。我也没有奢望成为一个出类拔萃的电影人,但艺术是相通的,我也很盼望用电影的手腕来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但成就并不如其所愿,在《唐探2》《红海举动》票房口碑俱佳的影片光环下,累计票房不到1.7亿的成就在当时春节档7部影片中排倒数第二,豆瓣评分也依旧坚持在4.2的低分。相比之下,有强力喜剧颜色的《唐探2》票房高达33.98亿,位于春节档第二。德云社这一次,又以惨淡结束。

《祖宗十九代》

德云社接连惨败后,开心麻花也遭受滑铁卢。其去年持续推出的两部影片《西虹市首富》《李茶的姑妈》面临价值观争议,观众对后者的三观争议到达顶峰,从《夏洛特懊恼》到《李茶的姑妈》,豆瓣评分从之前不下7分直降到4.6分。

喜剧人电影,也在这样一次次的失利中透支了观众的信赖,而故事的套路化、情节毫无逻辑、笑点俗气也被观众诟病,一度成为“烂片”的代名词。

就在3个月前,郭德纲、岳云鹏和小沈阳等喜剧人齐聚的《断片之险途夺宝》,请来葛优、杜淳、包贝尔加盟,可谓喜剧界的“奢华阵容”。但上映首日其豆瓣评分就跌至2.8分,最终仅收获5000万票房,惨淡结束。

葛优参演《断片之险途夺宝》

上周五,由艾伦和王智主演的《人间·喜剧》在上周五上映,上映三天票房仅5000多万,豆瓣仅3.4分。猫眼评论充满着“毫无亮点,没有当初开心麻花的搞笑了”“情节尬到无语,喜提烂片一部”等评论。

喜剧人为什么拍不好电影?

在舞台喜剧人电影路上的厮杀中,几近全军覆没,就连杀出了一条血路的开心麻花也显得后劲不足。舞台喜剧人的电影路为何走得如此艰辛?

“有太多小品和相声演员的参加,感到电影不像电影了,基本不想看。”一位喜好电影的大学生对毒眸表现,这或许道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也道出了舞台喜剧人难以拍出好电影的另一要害所在——缺少电影感。

“相声大电影”,主演多为德云社相声演员

“喜剧人”电影,和传统的“喜剧电影”有很大差异。周星驰等人为代表的传统喜剧电影,更多的是通过剧情冲突及演员表示,体现喜剧的魅力,喜剧电影的主演以及核心,是电影人而非“喜剧人”。而“喜剧人”电影并没有抓住“电影”这个内核,纵观这些舞台喜剧人,郭德纲、岳云鹏和小沈阳等大多都是非电影科班出生。

“舞台艺术和电影语言之间有很大的不同。缺少基础的电影语言和成熟的剧本、舞台感浓重、表示伎俩夸大等是喜剧人在做电影的进程中相对较多的问题。”易观高等剖析师何利告知毒眸。

从舞台到电影,艺术隔阂始终存在。舞台剧演员在表演或者改编电影的进程中,难免会带话剧成分,放到大荧幕上在观众看来就显得相对夸大。

除了演员演技,剧本的改编也是一个难点。“15分钟能演好的段子,得把它拉成90分钟,这对于编剧来说请求比拟高,里面要无限填充一些东西,可能会填一些旁枝末节(的情节),就会导致全部剧本就没那么吸引人了。”一位从业者表现。

同时,一部电影的发生涉及多个环节、分工明白。但喜剧人电影的一个特点是导演、主演和编剧往往都是喜剧人一并担负,这也造成了喜剧人电影相声话、小品话,电影感偏弱。如《猛虫过江》导演和主演都是小沈阳,《祖宗十九代》导演和主演为郭德纲,“这就会呈现问题,编剧和导演的门槛进一步被拉低,电影的专业性难以保障,技能和技巧也许会得不到器重。”

《猛虫过江》导演和主演都是小沈阳

除了创作语言上的差别,人才匮乏也是制约各大喜剧集团的一个因素。无论是赵家班、德云社或是开心麻花,他们影响力很大水平来自其头部成员,一旦这些“明星”分开,那么后备人才乏力的问题将会越来越凸显。《笑傲江湖》总导演朱慧曾表现,中国的喜剧产业链还未完整形成,重要原因就在于人才的培育和储备跟不上。

对于上述的一些问题,开心麻花的经验或许值得借鉴。自2003年成立以来,“开心麻花十数年来积聚了大批经过市场检验的优质舞台剧IP,剧原形对成熟且贴近于电影叙事,同时具有必定水平的粉丝基本。而且其在剧本创作之初,已经斟酌到影视改编的需求,整体计划更为完美。”何利表现。

此外,开心麻花在懂得观众上有一套方式论——每一场演出进行观众粉丝运营,记载观众的信息和爱好,有新剧推出便主动通知,这个习惯让开心麻花积聚大量原始铁杆粉丝。2年前,开心麻花就曾公开表现已经积聚了150多万粉丝数据库,而其用于吸引观众的演出从未间断,去年,国内最卖座的十个话剧开心麻花盘踞八个。

舞台的基本赋予了开心麻花电影一种奇特的气质。“既然电影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东西,为什么带有舞台风格的电影就不对呢?”开心麻花总裁、开心麻花影业董事长刘洪涛曾在去年底对毒眸说道。

舞台的基本赋予了开心麻花电影一种奇特的气质

而在去年阅历了《李茶的姑妈》等影片的价值观争议与风波后,开心麻花对口碑也更加器重。“以后在(电影)数量和质量方面,我们会更严苛一些,哪怕不做也不能砸自己的牌子。”

不过,在过去的几年间,舞台喜剧人们已经用一部部烂片“砸了自己的牌子”。这与其在市场大好的时候舞台喜剧人簇拥而入、以赚钱为重要目标分不开。有从业者坦言:“德云社扩大比拟快,前几部都是闹着玩儿,感到用自己的影响力能赚钱,最后观众没有付费的意愿,感到他们在捞钱,就把他们骂了。”

尽管如此,喜剧电影依旧是一门好生意。“喜剧人电影相比于传统商业大片高风险,低投入高产出,稍加打磨便可能催生爆款,是一桩好生意。”一位剖析师对毒眸表现。

在这样的好生意面前,舞台喜剧人真的拍不好电影吗?其实并不见得。“舞台和电影其实艺术感是共通的,只不过电影艺术更高明,舞台比电影层次简略,所以(喜剧人拍电影)等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上述从业者表现,调度场景、声光电、服化道,调动观众的情感,这些都是舞台喜剧和喜剧电影相通的。

而舞台喜剧人的表演直面观众,对观众的感受和反映有最直接的控制,应用好这一点,打磨剧本,充足懂得并发掘观众需求的重要元素,加上必要的电影语言,也许拍好一部优良的喜剧电影也不是不可能。

《老师?好》的胜利便证明了这一点。虽然该片出品方和德云社没有关系,但于谦曾公开表现,影片是跟德云社班底聊出来的成果。“经过多部试水之后,《老师·好》作为目前德云社相对成熟的作品,会更坚定其影视化途径。”何利说。

不过,这也存在必定的特别性。在以往的德云社电影中,于谦大多作为配角、客串呈现,而《老师?好》则由于谦主演。与郭德纲、岳云鹏不同,于谦是正经科班出生,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影视导演系,在参加德云社以前,曾出演过多部电视剧。同时,该片与以往德云社推出的仅靠段子和笑料堆积的作品不同,它抓住了观众的情怀,而不仅仅只是一部喜剧片。

于谦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影视导演系

虽然此次收获了良好的市场反应,但以德云社为代表的舞台喜剧人的电影之路仍旧波折漫长——《老师·好》的经验证明,观众对喜剧的请求在不断晋升,一味的仅靠笑料、段子堆积的影片得不到市场的青睐,更多的须要情怀和内涵来填充。

“品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观荣辱纷争、逝世走流亡,自浊自清自安然。台上笑传千万,台下苦闷凄惶。”与其喜剧电影不同,郭德纲的舞台智慧从未令爱好他的观众扫兴,但电影观众却很难感知到这一点。

对于观众而言,无论是德云社还是其他舞台喜剧,吸引他们的除了段子,还有舞台喜剧背后的精力内核。在电影行业回归口碑为王的当下,或许当他们将看待舞台的认真,和舞台语言中与观众共通的内容、奇妙地转化为电影语言时,喜剧电影人们的电影之路才算真正迎来曙光。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