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 华 娱 乐 会 所》》欢迎光临《金华娱乐会所》“国王”内塔尼亚胡的连任之路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12 22:23:23  【字号:      】

“国王”内塔尼亚胡的连任之路

当地时光2019年4月9日,以色列提前举办大选。

反对派和国际自由派察看者警告以色列大众,如果在任总统内塔尼亚胡持续当选,那么不止是巴以之间的和平将会被断送,以色列的民主也将重蹈匈牙利乃至土耳其的覆辙,被这位统治以色列十余年的国王一手毁灭。

对自由派而言,内塔尼亚胡的成功,将标记着全球右翼民粹主义权势的进一步扩大,以及自由主义全球秩序危机的连续。

而在内塔尼亚胡的支撑者看来,反对派的危言耸听无非是建制派精英对这位政绩出色的以色列领袖的污蔑。被群狼包抄的以色列人累赘不起西欧人的伪善,他们恰恰须要这样一位强硬的领袖保障以色列人的安全。

不管对哪一方来说,这场选举看上去都是决议以色列未来命运的要害战斗。

“国王”内塔尼亚胡

自由派对巴以远景的担心并非没有根据。自2009年以来,内塔尼亚胡政府就保持着对由加沙地域的禁运和封锁。这使得加沙看起来像是一个大监狱:外界人员进不去,加沙人出不来。此外,以色列也对物资的流入进行了严厉地把持,导致加沙的基础物资长期处于缺乏状态。

2017年,巴勒斯坦人凑集在加沙的结合国难民署,抗议以色列对加沙的封锁政策 / 视觉中国

物资缺乏,加之高达50%的失业率,使得加沙面临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据世界银行的一份报告估量,2018年第一季度加沙的经济萎缩了6%。尽管欧盟曾多次呼吁以色列解除对加沙的封锁,缓解加沙的危机,但内塔尼亚胡政府却谢绝在这一问题上让步。

在犹太人定居点问题上,内塔尼亚胡政府也被以为缺少弹性。尽管国际社会广泛以为在被占据土上修建定居点并不符合国际法,但内塔尼亚胡政府还是纵容、激励犹太人在锡安和耶路撒冷地域定居。

内塔尼亚胡执政的十年间,东耶路撒冷的犹太定居者几乎翻倍,西岸的定居者增多了一半以上。在国际社会看来,修建定居点无疑是内塔尼亚胡缺少和平诚意的表示。

更让自由派察看者担心的是,内塔尼亚胡越来越多地表示出了右翼民粹主义者特点。2018年6月,以色列议会基础法修订,规定以色列为“犹太民族国度”,并规定自决权是属于犹太人的专属权力。这意味着,占这个国度人口五分之一的阿拉伯以色列人被降格为了二等国民。

示威者在以色列特拉维夫抗议“犹太民族国度”法案 / 网络

民粹主义也是内塔尼亚胡妖魔化敌人的手腕。2016年7月,以色列国会通过法案,请求所有NGO颁布其国外资金起源。在内塔尼亚胡的批驳者看来,这一法律的唯一目就是耻辱那些反对政府的机构,侵害他们在以色列人眼中的形象。

内塔尼亚胡也像其它民粹主义政客一样尝试把持舆论和媒体。司法机构以为,内塔尼亚胡涉嫌与以色列最大的报纸《新新闻报》交易,以更大的市场份额换取这一报纸对其的有利报道。在这次竞选中,察看者还发明内塔尼亚胡阵营在社交媒体上大批应用机器人账号为其造势。

最让自由派忧虑的是,当以色列独立的司法机构站在内塔尼亚胡的对峙面时,他们也免不了遭遇内塔尼亚胡的政治攻击。内塔尼亚胡告知他的支撑者,针对他的腐朽调查是纯洁是左派的诡计。“他们(左派)没法在民意上克服我,就想在法庭上打倒我”。

来自欧盟、全球自由派和国内反对者的批驳都能被内塔尼亚胡放进了放进民粹主义者常用的叙事之中。它惯常修辞是:把持媒体、教导和舆论的全球主义精英正在与狂妄、虚假的国际反以权势结成联盟,打算要挟“真正”以色列人的核心好处。

内塔尼亚胡站在以色列前总理西蒙·佩雷斯的棺木前,佩雷斯是以色列政坛”元老级“人物 / 视觉中国

这套修辞对于自由派而言既熟习又危险:它像极了匈牙利总理奥尔班,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等带有威权颜色的民粹主义政客的宣言。内塔尼亚胡的无疑会在全球范畴内为民粹主义者打上一又一剂强心针。

“国王”的成绩

然而,就连反对派都不得不承认,内塔尼亚胡主宰以色列政坛十余年依附的并不只是民粹主义的虚张声势。在很多方面,内塔尼亚胡政府的表示都经得起选民的审视。

从2003年担负财政部长开端,内塔尼亚胡就一直致力于改造以色列的经济。执政十年以来,内塔尼亚胡已经胜利地将社会主义颜色浓重、充斥管制的以色列变成了充斥活气的初创技巧企业天堂。2018年以色列年经济增加率到达3.2%,这一成就在发达国度中非常令人爱慕。而失业率更是只有3.6%,在OECD 组织中名列前茅(注:OECD全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是一个国际经济组织,其成员国许诺发展民主政体和市场经济)。

内塔尼亚胡政府在外交方面的表示也可圈可点。虽然在奥巴马时代,美以关系有所降温,但特朗普政府却为内塔尼亚胡供给了强有力的支撑。此外,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合作为以色列发展与俄罗斯的关系供给了机会。在两大国之间保持的外交平衡,对以色列这一小国来说非常主要。

内塔尼亚胡和普京 / 视觉中国

在巴勒斯坦问题上,以色列虽然与欧盟产生过不少龃龉,但两者在多数范畴仍然坚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在经济上,以色列依附于和欧盟的合作。欧盟是以色列最大的投资目标地,也是最主要的贸易伙伴之一。依据2018年的数据,以色列对外投资的40%,进口的40%和出口的34%都产生在欧盟成员国之间。

在欧盟内部,以色列找到了新的盟友帮其缓解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外交压力。由于在难民等议题上的分歧,新参加欧盟的东欧国度与欧盟却越来越离心离德。虽然西欧国度在经济上更为主要,但在巴以议题上,内塔尼亚胡更容易在东欧找到同样对欧盟的“伪善”满腹怨言的盟友。在结合国和欧盟等舞台,这些盟友多次为以色列供给了外交支撑。罗马尼亚更是跟随美国将其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

此外,在内塔尼亚胡任内,以色列与沙特、约旦、埃及等传统敌人也改良了关系。在这些国度的引导人看来,与其为遥遥无期的巴勒斯坦建国摇旗呐喊,不如在与以色列这一中东强盛的地域力气的合作中获取实际利益。尤其是在遏制伊朗、打击可怕主义组织以及气象变更、经贸等范畴,以色列正在成为中东国度的可靠伙伴。

伊朗是以色列和沙特等国须要共同敷衍的敌人 / 视觉中国

最主要的是,不同于东欧引导人对选民夸大的恐吓,以色列从建国开端就切切实实地面临着来自邻邦的安全要挟。而内塔尼亚胡也的确最大水平地把持了这一要挟的水平,在没有让以色列卷入大范围冲突的前提下保证了公民的安全。

以摧毁以色列为己任的哈马斯虽然还时不时向以色列发射的火箭弹,但这些火箭弹已经很少造成真正的人员伤亡。对哈马斯而言,这更像是保持自己统治合法性的象征性行动。依据最近的民意考试,多数选民都以为安全问题对他们至关主要,而他们以为内塔尼亚胡对于以色列的安全不可或缺。

管理主义的成绩与极限

内塔尼亚胡的政治和治理胜利要被归功于他的机动性。不同于其它民粹主义政客,驱动内塔尼亚胡的并非意识形态的前景,而是他自己那套更重视短期效益的管理主义哲学。

虽然应用着民粹主义的语言,但内塔尼亚胡怎么看都与他的核心选民,保守忠诚的中东裔犹太人截然不同。内塔尼亚胡的德裔世俗家庭背景、哈佛学历、流畅的美式英语、甚至是出访外国时在不符合犹太教戒律的餐厅用餐的行动,都证明着他并不是一个生来的局外人。内塔尼亚胡是天生的政治动物,他与民粹主义的关系更多是策略性的应用。

内塔尼亚胡(左)曾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并在哈佛大学学习过政治学 / netanyahu.org

内塔尼亚胡根深蒂固地猜忌这种意识形态前景的价值。在内塔尼亚胡看来,许多问题基本就没有长期的解决计划。因此,在不突破现有框架的前提下把持住问题,最大化短期好处才是最现实的策略。

结合极右翼权势既是出于选举斟酌,也是内塔尼亚胡的利库德团体能够安排右翼联盟的预计;扩大定居点的政策是为了短期的政治好处,也是因为内塔尼亚胡并不以为巴以问题存在长期的解决计划;和中东专制者合作,以及与匈牙利、波兰等带有反犹颜色的民族主义政客的联盟都是为了在短期缓解以色列的外交压力。

然而,这套管理主义的哲学并非没有它的极限。即使利库德团体能够博得选举,它也不得不向自己那些极端派盟友作出妥协。如同去年年末所产生的危机一样,一两个盟友的背叛可能就能导致右翼联盟的瓦解。

于是,少数的极端主义政党对内塔尼亚胡的政策施加了与其选票比例并不匹配的影响。利库德团体所得选票越少,执政联盟的生存就越是依附这些极端宗教和民族主义政党,内塔尼亚胡将在政策方面越来越多地损失机动性和盘旋空间。

以色列右翼示威者在一场阿拉伯以色列人与犹太人的婚礼现场抗议 / 视觉中国

此外,与中东专制者的合作很可能在长期侵害以色列在大众眼中的形象。虽然专制者的外交政策必定水平上可以隔断于大众的压力,但就像埃及短暂转型后的穆尔西政权所揭示的那样,与前专制者的密切关系在这些国度阅历转型后很可能成为外交负资产。

而民族主义者的联盟的懦弱性目前已经初现端倪:面对匈牙利首相奥尔班对犹太商人索罗斯做出的,带有反犹暗示的指控,内塔尼亚胡只能坚持缄默。今年二月,由于内塔尼亚胡“政治过错地”指出波兰人在二战中配合了德国的大屠戮,波兰政府发布退出在以色列举行的维谢格拉德团体峰会,这更是大大地打击了以色列与中东欧国度增强合作的打算。

虽然扩建犹太人定居点能够辅助内塔尼亚胡取悦极端复国主义盟友,但这也会让两国计划的远景越来越黯淡。目前,已经有相当一部分巴勒斯坦人对两国计划彻底不抱盼望。当巴勒斯坦人彻底废弃遥遥无期的两国计划,而追求在以色列国内部解决巴以问题时,以色列将会见临着真正的考验:赋予巴勒斯坦人政治权力则意味着以色列不可能坚持犹太特征,而谢绝巴勒斯坦人政治诉则会让以色列看起来像是一个种族隔离政权。以色列将再也无法坚持同时坚持“民主“与”犹太”的特征。

对内塔尼亚胡来说,博得选举、取得连任,可能只是新问题的开端。(责编/朱凯)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