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集 汇 赌 场 注 册》》欢迎光临《大集汇赌场注册》王海良:“禽兽论”的要害在可怕的意识形态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13 01:57:19  【字号:      】

王海良:“禽兽论”的要害在可怕的意识形态

    最近,蔡英文的得力干将陈明通日子不太好过,因为他给自己、也给蔡当局惹了大祸。有记者问陈主委如何评价高雄市长韩国瑜拜访大陆争夺订单把货卖出去的做法,这位一向倨傲的高官居然放出“只求温饱,等同猪狗禽兽”的厥词,舆论顿时哗然,各界挞伐不断。此言一出,覆水难收,“禽兽论”将载入史册,陈明通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羞辱柱上。

    祸从口出“杀很大”

    民进党高官不是第一次口出恶言了,如果说用“土包子”贬损韩国瑜,尚限于个人,不伤及人群的话,这次的“猪狗禽兽”标签可是贴到了求温饱的平头百姓身上,确是骂了一个人,凌辱了一大群,损害了千万人。借用岛内风行语说,这话对台湾国民真是“杀很大”。推而广之,按陈氏逻辑,沉醉于“小确幸”的台湾年青人,也可以说是“猪狗禽兽”,因为他们没有远大幻想和精力寻求。损害已经造成,损伤已经形成,报歉也没有用。此番“禽兽论”对民进党和蔡当局真是“杀很大”!

    陈明通不是失言,也不是随意的应付。他这位打手主委早就专程拜见过韩国瑜市长,意在提醒甚至威慑韩国瑜该如何规范言行。当后者出发登陆后,陈更是不断放言提示、苛责、敲打韩国瑜。在韩身上如此居心,陈教授岂会失言?要说失言,是小瞧了陈大官人。

    陈明通犯了众怒,自知理亏,马上报歉,认为可以小事化了,就此停止纷扰。不料事情持续发酵,余波不断,舆论不想放他一马。笔者认为,人们聚焦于陈明通,不是把他当成政治明星,也不是因为他有过人之处,而是因为他是蔡英文的左膀右臂、蔡当局的大陆政策代言人,他身上集中了太多须要理清的东西,大家须要一个答案、一个结论、一个交代。那么,这位反面教员貌似不经意冒出的话里毕竟蕴含了什么主要的信息呢?针对陈氏的“猪狗论”,韩国瑜针锋相对,痛斥陈明通“书都读到了狗肚子里”,好不锋利痛快!俗话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在“禽兽论”的语境下,猪狗倒成了主角。就让我们扒开“狗肚子”看看里面有些什么货色吧!

    根在分别主义意识形态

    “禽兽论”的两大关键问题,也是当下台湾社会的关键所在:一是反中华民族的“台独”分别主义意识形态,二是假民主、真专制的潜意识形态。陈明通肚子里就装满了这两种交错在一起的意识形态。这种双重意识形态的混杂与发酵一直困扰、主宰甚至腐化着台湾社会,它在陈明通事件上表示得最极端、最夸大、最活泼。

    历史经验充足证明,意识形态一旦统治社会,政治准确成为“正统”,则与正统对峙的就要被消灭,甚至一切非正统的都要被打扫。为此,就要不择手腕,无所不用其极。是故,就必定会呈现荒诞绝伦现象、极端主义驱动、无耻高等黑等等,而这一切谬行都可用漂亮的本土外衣包装粉饰起来,一一富丽登场。在台湾,“台独”分别主义意识形态因本土主义土壤和温床的扩展、蔓延而盘踞了思想市场,于是就有了所谓“天然独”,本土主义就成为至高无上的正统思想。符合本土主义、保护本土主义、赞成本土主义就是政治准确,也就有了无可置疑的合法性,一切与之对峙或相异的东西都不符合政治准确,因而也就不具合法性。于是,基于本土至上尺度的“台独”分别主义就有了呼风唤雨、主宰一切乃至手握生杀大权的威权。

    这种荒诞思想早已不限于思想观念,而是令人难以置信地成为活生生的社会现实,而且是民进党意识形态主导下的蔡当局的所作所为。谓予不信,请看事实。其一,开罚重金严惩:陈明通要挟罚韩国瑜50万,理由是韩以处所首长身份访问了香港中联办,有陈致中所谓的“外患罪”嫌疑,其所本无非是“两国论”立场。其二,幕后痛下黑手:台大民主选出的校长管中闵横遭从“卡管”到“拔管”百般阻挠,拖延一年多才勉强上任,其间三名“教导部长”相继引咎下台,蔡当局落得灰头土脸,因为民进党实在不想让台大这个绿色堡垒落到蓝色学者手中,其根源是“台独”执念。其三,“国安嫌疑”恫吓:蔡当局以“国安”为借口,突袭、收押、审判新党三杰,借以杀一儆百,恫吓台湾青年,拦阻他们西进登陆。其四,以修法行赫阻:今年一月,陈明通挥动“法责”大棒,要挟新党主席郁慕明,以防其前往大陆进行民主协商。其后,蔡当局声称拟修正《两岸国民关系条例》,提出管制及反制性办法;开罚两位担负社区主任助理员的台湾大众新台币10万元;修订申领大陆居住证者经废弃5年内不得报考公职人员测验、出任公营事业员工及公立学校教职员、担负公职人员候选人;以保密为由限制政务官退休后参访大陆时光由3年延伸至15年,无限上纲“国度安全”议题,招致舆论痛斥为“恶法”;韩国瑜拜访港澳两地后,蔡当局又要修正《港澳关系条例》。凡此种种,无不揭示一个真实但荒谬的现象,即心理暗影加心坎胆怯导致了蔡当局“内忧外患”感的无限扩大,已到达闻陆色变、草木皆兵的田地。不夸大地说,麦卡锡主义幽灵正在台湾岛上彷徨,“东厂”式的法西斯正在兴风作浪,各种手腕将不断翻新名堂,让台湾这个号称“自由民主的优等生”变成一个人人自危、万马齐喑、鸦雀无声的处所。

    小民在下的潜意识形态

    众所周知,民进党是靠“民主”起家的。他们至今仍在拿民主说事,“爱台湾、护民主”是他们叫得最响、用得最广的口号。不加深究,还真容易被忽悠。然而,撕开假装一看,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什么民主提高?早期反威权时,确切有争民主的内容。后来民主制度确立了,政党轮替实现了,民进党两度掌了权,民主就烟消云散了,被民主面纱掩饰的真面目就显露出来了。察看民进党的做法,不难看出,民主是个好东西、一个好使的工具,一旦用完了,就当做手纸扔掉了。陈明通们寻求的是所谓“主权”“安全”“民主”假装下的“台独”,只有须要时才把民主挂在嘴上,而在他们心底,民主的主体——国民,只不过是升斗小民,类同猪狗。小民没有精力、没有幻想、没有寻求,所以是群氓,甚至连群氓都不如,只是供他们那些高高在上的精力领袖、达官贵人、正政商名流驱使的成群“禽兽”。这就是我在民上、小民在下、“民可使由之”的潜意识形态。请注意,陈明通的报歉是这样表述的:如果我的话让部分人觉得不适,我在这里说声对不起。其用意是平复国民的不满,但其语义仍包括几分狡诈,仍把国民做了区隔,意思是有人觉得不适,不是所有人觉得不适。哪些人觉得不适?哪些人不觉得不适呢?在陈明通的意识里,面对大陆,只求温饱的人会觉得不适,而那些不只求温饱、还顾及“主权”的人则不会觉得不适的。这就是他的分别主义逻辑,就是他以本土意识撕裂国民、解构民主、掩饰其反民主意识的假民主潜意识。

    台湾国民必定做梦也想不到,两代大众把民进党推上了政坛,换来的却是以争民主起家的民进党政客们骑在自己头上颐指气使、作威作福。信任台湾国民不会容忍这种倒行逆施的。陈明通们已经走到头了,民进党正在走向其反面,将要走向历史的深渊。(作者:王海良,上海东亚研讨所副所长、研讨员)


    最近,蔡英文的得力干将陈明通日子不太好过,因为他给自己、也给蔡当局惹了大祸。有记者问陈主委如何评价高雄市长韩国瑜拜访大陆争夺订单把货卖出去的做法,这位一向倨傲的高官居然放出“只求温饱,等同猪狗禽兽”的厥词,舆论顿时哗然,各界挞伐不断。此言一出,覆水难收,“禽兽论”将载入史册,陈明通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羞辱柱上。

    祸从口出“杀很大”

    民进党高官不是第一次口出恶言了,如果说用“土包子”贬损韩国瑜,尚限于个人,不伤及人群的话,这次的“猪狗禽兽”标签可是贴到了求温饱的平头百姓身上,确是骂了一个人,凌辱了一大群,损害了千万人。借用岛内风行语说,这话对台湾国民真是“杀很大”。推而广之,按陈氏逻辑,沉醉于“小确幸”的台湾年青人,也可以说是“猪狗禽兽”,因为他们没有远大幻想和精力寻求。损害已经造成,损伤已经形成,报歉也没有用。此番“禽兽论”对民进党和蔡当局真是“杀很大”!

    陈明通不是失言,也不是随意的应付。他这位打手主委早就专程拜见过韩国瑜市长,意在提醒甚至威慑韩国瑜该如何规范言行。当后者出发登陆后,陈更是不断放言提示、苛责、敲打韩国瑜。在韩身上如此居心,陈教授岂会失言?要说失言,是小瞧了陈大官人。

    陈明通犯了众怒,自知理亏,马上报歉,认为可以小事化了,就此停止纷扰。不料事情持续发酵,余波不断,舆论不想放他一马。笔者认为,人们聚焦于陈明通,不是把他当成政治明星,也不是因为他有过人之处,而是因为他是蔡英文的左膀右臂、蔡当局的大陆政策代言人,他身上集中了太多须要理清的东西,大家须要一个答案、一个结论、一个交代。那么,这位反面教员貌似不经意冒出的话里毕竟蕴含了什么主要的信息呢?针对陈氏的“猪狗论”,韩国瑜针锋相对,痛斥陈明通“书都读到了狗肚子里”,好不锋利痛快!俗话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在“禽兽论”的语境下,猪狗倒成了主角。就让我们扒开“狗肚子”看看里面有些什么货色吧!

    根在分别主义意识形态

    “禽兽论”的两大关键问题,也是当下台湾社会的关键所在:一是反中华民族的“台独”分别主义意识形态,二是假民主、真专制的潜意识形态。陈明通肚子里就装满了这两种交错在一起的意识形态。这种双重意识形态的混杂与发酵一直困扰、主宰甚至腐化着台湾社会,它在陈明通事件上表示得最极端、最夸大、最活泼。

    历史经验充足证明,意识形态一旦统治社会,政治准确成为“正统”,则与正统对峙的就要被消灭,甚至一切非正统的都要被打扫。为此,就要不择手腕,无所不用其极。是故,就必定会呈现荒诞绝伦现象、极端主义驱动、无耻高等黑等等,而这一切谬行都可用漂亮的本土外衣包装粉饰起来,一一富丽登场。在台湾,“台独”分别主义意识形态因本土主义土壤和温床的扩展、蔓延而盘踞了思想市场,于是就有了所谓“天然独”,本土主义就成为至高无上的正统思想。符合本土主义、保护本土主义、赞成本土主义就是政治准确,也就有了无可置疑的合法性,一切与之对峙或相异的东西都不符合政治准确,因而也就不具合法性。于是,基于本土至上尺度的“台独”分别主义就有了呼风唤雨、主宰一切乃至手握生杀大权的威权。

    这种荒诞思想早已不限于思想观念,而是令人难以置信地成为活生生的社会现实,而且是民进党意识形态主导下的蔡当局的所作所为。谓予不信,请看事实。其一,开罚重金严惩:陈明通要挟罚韩国瑜50万,理由是韩以处所首长身份访问了香港中联办,有陈致中所谓的“外患罪”嫌疑,其所本无非是“两国论”立场。其二,幕后痛下黑手:台大民主选出的校长管中闵横遭从“卡管”到“拔管”百般阻挠,拖延一年多才勉强上任,其间三名“教导部长”相继引咎下台,蔡当局落得灰头土脸,因为民进党实在不想让台大这个绿色堡垒落到蓝色学者手中,其根源是“台独”执念。其三,“国安嫌疑”恫吓:蔡当局以“国安”为借口,突袭、收押、审判新党三杰,借以杀一儆百,恫吓台湾青年,拦阻他们西进登陆。其四,以修法行赫阻:今年一月,陈明通挥动“法责”大棒,要挟新党主席郁慕明,以防其前往大陆进行民主协商。其后,蔡当局声称拟修正《两岸国民关系条例》,提出管制及反制性办法;开罚两位担负社区主任助理员的台湾大众新台币10万元;修订申领大陆居住证者经废弃5年内不得报考公职人员测验、出任公营事业员工及公立学校教职员、担负公职人员候选人;以保密为由限制政务官退休后参访大陆时光由3年延伸至15年,无限上纲“国度安全”议题,招致舆论痛斥为“恶法”;韩国瑜拜访港澳两地后,蔡当局又要修正《港澳关系条例》。凡此种种,无不揭示一个真实但荒谬的现象,即心理暗影加心坎胆怯导致了蔡当局“内忧外患”感的无限扩大,已到达闻陆色变、草木皆兵的田地。不夸大地说,麦卡锡主义幽灵正在台湾岛上彷徨,“东厂”式的法西斯正在兴风作浪,各种手腕将不断翻新名堂,让台湾这个号称“自由民主的优等生”变成一个人人自危、万马齐喑、鸦雀无声的处所。

    小民在下的潜意识形态

    众所周知,民进党是靠“民主”起家的。他们至今仍在拿民主说事,“爱台湾、护民主”是他们叫得最响、用得最广的口号。不加深究,还真容易被忽悠。然而,撕开假装一看,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什么民主提高?早期反威权时,确切有争民主的内容。后来民主制度确立了,政党轮替实现了,民进党两度掌了权,民主就烟消云散了,被民主面纱掩饰的真面目就显露出来了。察看民进党的做法,不难看出,民主是个好东西、一个好使的工具,一旦用完了,就当做手纸扔掉了。陈明通们寻求的是所谓“主权”“安全”“民主”假装下的“台独”,只有须要时才把民主挂在嘴上,而在他们心底,民主的主体——国民,只不过是升斗小民,类同猪狗。小民没有精力、没有幻想、没有寻求,所以是群氓,甚至连群氓都不如,只是供他们那些高高在上的精力领袖、达官贵人、正政商名流驱使的成群“禽兽”。这就是我在民上、小民在下、“民可使由之”的潜意识形态。请注意,陈明通的报歉是这样表述的:如果我的话让部分人觉得不适,我在这里说声对不起。其用意是平复国民的不满,但其语义仍包括几分狡诈,仍把国民做了区隔,意思是有人觉得不适,不是所有人觉得不适。哪些人觉得不适?哪些人不觉得不适呢?在陈明通的意识里,面对大陆,只求温饱的人会觉得不适,而那些不只求温饱、还顾及“主权”的人则不会觉得不适的。这就是他的分别主义逻辑,就是他以本土意识撕裂国民、解构民主、掩饰其反民主意识的假民主潜意识。

    台湾国民必定做梦也想不到,两代大众把民进党推上了政坛,换来的却是以争民主起家的民进党政客们骑在自己头上颐指气使、作威作福。信任台湾国民不会容忍这种倒行逆施的。陈明通们已经走到头了,民进党正在走向其反面,将要走向历史的深渊。(作者:王海良,上海东亚研讨所副所长、研讨员)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