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 戏 斗 牛》》欢迎光临《游戏斗牛》开赌气车可能构成犯罪 追逐竞驶可能构成危险驾驶罪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12 19:07:06  【字号:      】

开赌气车可能构成犯罪 追逐竞驶可能构成危险驾驶罪

 


 近日,网上传播的一段视频看得人心惊肉跳:一辆黑色轿车在京港澳高速北京段行驶中,因被一辆白色小车违规并线“别”到,突然加速反“别”白车,致使白车失去把持,撞到途径中心护栏后侧翻,黑车司机当即驶离。之后,驾驶黑色轿车司机涉嫌以危险方式迫害公共安全罪被依法刑事拘留。

 “别”车可能构成以危险方式迫害公共安全罪

 “别”车往往是开负气车,危险性极大。北京市石景山区国民法院就审理过相似案件。

 张某在驾驶灵活车的进程中,因同向行驶的陈某车辆并线、晃大灯等原因,在相邻的两条车道上相互“别车”,张某再次用车“别”撞陈某车辆时,两车相撞,陈某驾驶的车辆失控后超出途径中心隔离护栏,先后又与对向车道内正常行驶的两辆灵活车产生碰撞,同时,张某还与同向在陈某车辆前正常行驶的一辆灵活车产生追尾。

 法院经审理以为,张某因对他人的驾驶行动不满,驾驶灵活车在城市途径上追逐、别挡他人车辆,致使两车相撞,造成2人重伤、2人轻伤、多辆车损毁,直接经济丧失达100余万元,故认定张某行动已构成以危险方式迫害公共安全罪,依法应予惩处。

 法官说法:

 刑法中的以危险方式迫害公共安全罪是指,故意以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危险物质以外的并与之相当的危险方式,足以迫害公共安全的行动。该罪名侵略的客体是公共安全,即不特定多数人的性命、健康或者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主观方面在于行动人明知其实行的危险方式会迫害不特定的多数人的性命、健康或者公私财产安全的严重成果,并且盼望或者放任这种成果产生。本案中,张某明知其处于车流量大、车流快的路况之中,却因驾驶进程中对他人驾驶行动不满,而实行了追逐、别挡他人车辆的行动,最终导致严重成果,其行动迫害了公共安全,已经构成了以危险方式迫害公共安全罪。

 追逐竞驶可能构成危险驾驶罪

 刘某、李某在驾驶灵活车时因行车产生纠纷,后二人相互追逐竞驶、别车,多次产生碰撞,将路边停放的两辆轿车撞损,经鉴定车损价值达2万余元。

 法院经审理以为,刘某、李某驾驶灵活车时,违反途径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在途径上驾驶灵活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二人的行动均已构成危险驾驶罪,依法应予惩处。

 法官说法:

 关于危险驾驶罪,刑法133条之一规定,在途径上驾驶灵活车,有下列情况之一的,处拘役,并处分金:一是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二是醉酒驾驶灵活车的;三是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四是违反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规定运输危险化学品,危及公共安全的。危险驾驶罪惩处的是在驾驶灵活车进程中实行的,例如追逐竞驶、醉驾这样的危险行动,这些行动即使没有造成现实的迫害成果,但仍存在要挟公共安全的潜在危险,因此被列入刑法规范的内容。危险驾驶罪在主观方面与以危险方式迫害公共安全罪雷同,请求行动人必需系故意,而非过失。同时,依据该条文的规定,如果有追逐竞驶行动,同时构成其他犯法的,按照处分较重的规定定罪处分。

 (作者单位:北京市石景山区国民法院)


 


 近日,网上传播的一段视频看得人心惊肉跳:一辆黑色轿车在京港澳高速北京段行驶中,因被一辆白色小车违规并线“别”到,突然加速反“别”白车,致使白车失去把持,撞到途径中心护栏后侧翻,黑车司机当即驶离。之后,驾驶黑色轿车司机涉嫌以危险方式迫害公共安全罪被依法刑事拘留。

 “别”车可能构成以危险方式迫害公共安全罪

 “别”车往往是开负气车,危险性极大。北京市石景山区国民法院就审理过相似案件。

 张某在驾驶灵活车的进程中,因同向行驶的陈某车辆并线、晃大灯等原因,在相邻的两条车道上相互“别车”,张某再次用车“别”撞陈某车辆时,两车相撞,陈某驾驶的车辆失控后超出途径中心隔离护栏,先后又与对向车道内正常行驶的两辆灵活车产生碰撞,同时,张某还与同向在陈某车辆前正常行驶的一辆灵活车产生追尾。

 法院经审理以为,张某因对他人的驾驶行动不满,驾驶灵活车在城市途径上追逐、别挡他人车辆,致使两车相撞,造成2人重伤、2人轻伤、多辆车损毁,直接经济丧失达100余万元,故认定张某行动已构成以危险方式迫害公共安全罪,依法应予惩处。

 法官说法:

 刑法中的以危险方式迫害公共安全罪是指,故意以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危险物质以外的并与之相当的危险方式,足以迫害公共安全的行动。该罪名侵略的客体是公共安全,即不特定多数人的性命、健康或者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主观方面在于行动人明知其实行的危险方式会迫害不特定的多数人的性命、健康或者公私财产安全的严重成果,并且盼望或者放任这种成果产生。本案中,张某明知其处于车流量大、车流快的路况之中,却因驾驶进程中对他人驾驶行动不满,而实行了追逐、别挡他人车辆的行动,最终导致严重成果,其行动迫害了公共安全,已经构成了以危险方式迫害公共安全罪。

 追逐竞驶可能构成危险驾驶罪

 刘某、李某在驾驶灵活车时因行车产生纠纷,后二人相互追逐竞驶、别车,多次产生碰撞,将路边停放的两辆轿车撞损,经鉴定车损价值达2万余元。

 法院经审理以为,刘某、李某驾驶灵活车时,违反途径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在途径上驾驶灵活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二人的行动均已构成危险驾驶罪,依法应予惩处。

 法官说法:

 关于危险驾驶罪,刑法133条之一规定,在途径上驾驶灵活车,有下列情况之一的,处拘役,并处分金:一是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二是醉酒驾驶灵活车的;三是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四是违反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规定运输危险化学品,危及公共安全的。危险驾驶罪惩处的是在驾驶灵活车进程中实行的,例如追逐竞驶、醉驾这样的危险行动,这些行动即使没有造成现实的迫害成果,但仍存在要挟公共安全的潜在危险,因此被列入刑法规范的内容。危险驾驶罪在主观方面与以危险方式迫害公共安全罪雷同,请求行动人必需系故意,而非过失。同时,依据该条文的规定,如果有追逐竞驶行动,同时构成其他犯法的,按照处分较重的规定定罪处分。

 (作者单位:北京市石景山区国民法院)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