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 球 游 戏 双 人 版》》欢迎光临《足球游戏双人版》部分罪名改判无罪 聚焦最高法再审改判顾雏军案四大看点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14 07:37:29  【字号:      】

部分罪名改判无罪 聚焦最高法再审改判顾雏军案四大看点

新华社深圳4月10日电 题:部分罪名改判无罪 严厉依法维护产权——聚焦最高法再审改判顾雏军案四大看点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罗沙、毛一竹

最高国民法院10日公开宣判原审被告人顾雏军等人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主要信息,挪用资金再审一案,撤销了原判对顾雏军的部分罪名量刑,部分原审被告人被宣布无罪。

作为一起始于十多年前的涉产权疑难庞杂案件,顾雏军案再审受到社会各界高度关注。法律界人士广泛以为,该案的再审改判释放了产权司法维护的积极信号,对于激发企业家创业创新动力、增进经济社会连续健康发展意义重大。

“我院启动再审后,对该案进行深刻过细的全面审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作出了最终的公平裁判。”担负该案再审合议庭审讯长的最高法审讯委员会专职委员、第一巡回法庭庭长裴显鼎说。

裴显鼎表现,经过再审,原审过错裁判得到了改正,改判顾雏军、张宏只犯挪用资金罪一罪,对顾雏军改判有期徒刑五年,对张宏改判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其他原审被告人均被改判无罪。

顾雏军,是原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扬州科龙电器有限公司、顺德格林柯尔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等企业的董事长或法定代表人。

2009年,法院原审认定顾雏军犯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不披露主要信息罪和挪用资金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分金国民币六百八十万元;其他同案被告人也因分辨犯上述一罪或数罪被判处刑罚。

顾雏军刑满释放后提出申述,最高法2017年12月作出再审决议,提审该案,并于2018年6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记者懂得到,本案中被改判无罪的姜宝军、刘义忠、张细汉、严有松、晏果茹、刘科均可以申请国度赔偿,因部分罪名被改判无罪导致服刑期限超过改判刑期的顾雏军也可申请赔偿。此外,原审讯决对顾雏军等人还分辨判处了数额不等的罚金刑。本案再审讯决生效后,有关部门将依法把已经履行的罚金返还顾雏军等人以及刘义忠的亲属。

看点二:顾雏军两项罪名为何被改判?

对于原审讯决中的虚报注册资本罪,裴显鼎表现,原审认定顾雏军等人在申请顺德格林柯尔变革登记进程中,应用虚伪证明文件以不实货币置换无形资产出资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但综观全案,顾雏军等人的行动属于情节明显轻微迫害不大的情况。

“本案侦察期间,法律对无形资产在注册资本中所占比例的限制性规定已经产生重大改变。本案原审审理时,顾雏军等人虚报注册资本行动的违法性和社会迫害性已显明下降。”裴显鼎说,此外,顾雏军等人虚报注册资本的行动与当地政府支撑顺德格林柯尔违规设立登记有关,也并未减少顺德格林柯尔的资本总额。

对于违规披露、不披露主要信息罪,最高法再审以为,原审认定顾雏军等人在2002年至2004年间将虚增利润编入财会报告后向社会披露的事实存在。但是,依据刑法规定,必需有证据证实供给虚伪财会报告的行动造成了“严重侵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好处”的迫害成果,才干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义务。

裴显鼎说,依据相关司法说明,“严重侵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好处”是指“造成股东或者其他人直接经济丧失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或者“致使股票被撤消上市资格或者交易被迫停牌的”情况。本案中,在案证据不足以证实本案存在上述情况。

——由于侦察机关收集司法(会计)鉴定看法和四名股民证言的程序违法,原第一审未予采信。原第二审在既未开庭审理也未阐明理由的情形下,采信其中三名股民的证言,确属不当。

——案件再审期间,检察机关提交的民事调停书系在本案原判生效之后作出,未能体现顾雏军等人的真实意愿,且不能客观反应股民的实际丧失。

——本案也不存在“致使股票被撤消上市资格或者交易被迫停牌的”情况,原审以股价持续三天下跌为由认定已造成“严重侵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好处”的成果也缺少事实和法律根据。

“综上,原审认定科龙电器供给虚伪财会报告的行动严重侵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好处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应追究顾雏军等人的刑事义务。”裴显鼎说,本案再审改判切实保持了实事求是、依法纠错的基础原则。

看点三:为何认定顾雏军等人构成挪用资金罪?

最高法再审以为,原审认定顾雏军、张宏挪用科龙电器和江西科龙2.9亿元的事实明白,证据确切、充足,其行动已构成挪用资金罪。

裴显鼎说,顾雏军作为科龙电器董事长,指使下属违规挪用科龙电器和江西科龙的2.9亿元资金;张宏作为江西科龙董事长兼总裁,接收顾雏军指使,违规将涉案2.9亿元转出应用,符合刑法规定的“应用职务上的方便,挪用本单位资金”的情况。

同时,涉案2.9亿元被违规转出后,在顾雏军、张宏专门开设的临时银行账户间持续划转,资金流向清楚,且未混入其他往来资金,最终被转入扬州格林柯尔的验资账户,作为顾雏军注册成立扬州格林柯尔的个人出资。涉案资金的实际应用人是顾雏军个人,属于刑法规定的“挪用本单位资金归个人应用”。

此外,顾雏军指使张宏挪用2.9亿元资金归个人用于公司注册,是顾雏军为收购上市公司扬州亚星客车作筹备,属于挪用资金进行营利运动,符合刑法关于挪用资金“虽未超过三个月,但数额较大、进行营利运动”的规定,且挪用数额宏大。

“顾雏军等人的挪用资金行动损害了科龙电器的企业法人产权,侵害了宽大股民的切身好处,而且严重捣乱了资本市场秩序,对公正有序的营商环境造成了重大不良影响,社会迫害性大,应依法予以惩处。”裴显鼎说。

再审进程中,顾雏军及其辩解人提出科龙团体尚欠格林柯尔系公司巨额资金,其应用科龙电器和江西科龙资金的行动不应认定为犯法。

裴显鼎对此表现,现有证据不仅无法得出科龙团体尚欠格林柯尔系公司巨额资金的结论,相反,科龙团体还至少遭遇了5.92亿元的巨额丧失。

“国民法院有错必纠、错到哪里纠到哪里,不搞‘一风吹’。这样才干既保护法律威望、彰显公正正义,又领导企业家敬畏法律,不踩红线,遵纪守法搞经营,合法合规谋发展。”裴显鼎说。

看点四:再审改判意义何在?

从张文中案到顾雏军案,一系列社会高度关注的涉产权案件再审,成为近年来完美产权维护制度、依法维护产权的活泼实践。

“从之前的庭审来看,这个判决成果在意料之中。”旁听了顾雏军案再审宣判的中国国民大学教授陈卫东说,“从实体到程序,最高法的判决有理有力、合情合法,法庭尊重保障了控辩双方的各项权力。”

陈卫东以为,再审讯决“有改有维”,体现了公平严厉的司法原则。此次判决建立了一个标杆,再审案件“部分错部分纠、全体错全体纠”,彰显实事求是的法治精力。

中国国民大学诉讼制度与司法改造研讨中心研讨员司楠说,通过对涉产权案件的依法公平审理,充足显示出司法机关为民司法、公平司法、依法纠错的坚定信念和决心。

据最高法有关负责人介绍,最高法正在全面梳理现行司法说明和规范性文件中对各类产权存在不平等维护的条款,并及时进行修正、弥补和完美。同时抓紧起草有关司法说明,坚决防止应用刑事手腕干涉经济纠纷,坚决防止将民事案件作为刑事案件处置。

“下一步既要持续改正刑事范畴的涉产权错案,更要进一步加大对民事、行政以及履行范畴涉产权错案的甄别改正力度。”该负责人说,“同时进一步增强裁判领导,统一裁判标准,健全涉产权错案甄别改正的常态化机制。”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