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 宁 体 育 运 动 职 业 技 术 学 院》》欢迎光临《辽宁体育运动职业技术学院》完善国企治理机制 提高国企经营效率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19 00:12:50  【字号:      】

完善国企治理机制 提高国企经营效率

国企改造是全面深化改造的“重头戏”,是进一步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施展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议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造、完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中心环节。

回想改造开放40年,国有企业改造走过了极不平常的过程。党中央、国务院在不同的历史时代,依据我国国情和国有企业改造实际,采用了不同措施和一系列重大举动,不断将国有企业改造向纵深推动。

经过40年的艰难摸索,国有资产监管体制和国有企业改造不断深化,国有企业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更。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树立和完美,国有资产监管体制不断完美,国有经济布局和构造逐步优化,国有企业的市场主体意识显明加强,国有经济的运行质量和发展速度有了明显进步,国有经济的活气、把持力和影响力大大加强,在公民经济中更好地施展了主导作用。

党的十八大以来,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全面增强,公司治理构造进一步完美,混杂所有制改造取得重大进展,国有资本运作积聚了主要经验,国有经济的活气、把持力、影响力、抗风险才能明显加强,国有企业改造取得了新的重大进展和历史性巨大成绩。目前,党的十八大以来断定的国有企业改造主体框架已经形成,许多义务还在落实进程中,改造仍然处于现在进行时。同时,国有企业治理机制须要进一步完美,经营效力须要进一步进步。

首先,国有经济布局和构造调剂仍需加快。

虽然经过多次调剂,国有经济布局构造仍不够集中,国有企业尤其是处所国有企业小而散的状况尚未完整改变,国有经济布局构造仍需优化。国有经济战线过长、行业过散问题仍然突出,在398个公民经济行业中,国有经济涉足的行业仍多达380多个,“大而全”、“小而全”的问题还不少。一些企业主业不够突出、辅业存在亏损,对全部企业的经营运转、技巧创新、质量品牌等工作都造成了较大负面影响。

国有企业使命多样、目的多元、功效不清楚、定位不明白的问题依然突出,许多企业面临“公益性使命”和“盈利性使命”的冲突。对国有企业进行功效界定与分类,有序推动国有企业分类改造与治理,有利于进一步厘清不同国有企业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功效作用、优化产权构造和运行模式并形成差别化的发展路径。

其次,国有企业经营效力亟须进一步进步。

由于国有企业功效目的不明白和分类监管不到位,导致经营机制不活、效力不高。一些国企缺少公正、平等的市场竞争意识,企业大而不强,没能充足施展产业集中度和行业集中度高的优势。以范围以上工业企业为例,国有企业总资产利润率、净资产利润率等多项效力指标仍有待进步。

国有企业历史累赘仍然较重,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的义务非常急切,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义务依然艰难。一些老工业基地、独立工矿区的历史累赘问题仍然比拟严重,资金支出压力大,很多问题拖了很久,越拖越难,必需痛下决心加以解决。未来,针对不同国有企业的特色,加强活气、激发活气、展现活气,是所有国有企业特殊是企业引导人在推动国有企业改造中必需直面的重大问题。

第三,国有企业治理和鼓励束缚机制不完美。

尽管国有企业的公司制股份制改造取得了宏大成绩,但国有企业治理构造中的深层次基本性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缺少有效的鼓励机制,导致缺人才、缺技巧。一些企业内部分配制度仍然存在平均主义现象,紧缺人才、管理层工资收入低于市场价位,缺少技巧、管理等生产要素参与分配的有效机制。政企不分和产权制度改造滞后是现代企业制度建设的重要障碍。部分经过股份制改革的国有企业,也广泛存在着国有股“一股独大”、股权构造不合理、法人治理构造不完美、内部人把持等问题。

内部人把持会带来企业管控和整体运作模式的失效,会导致企业价值的宏大流失;会导致企业功效和目的异化,从而发生了国有企业独有的“把持权比所有权更主要、更好的产权怪象”。董事会、监事会、经理层的有效监视制衡机制尚未完整树立,企业内部劳动、人事及分配制度有待持续完美。国有企业分类改造与治理,必需针对不同国有企业的现状、特色和功效,有针对性地对公司治理构造进行科学设计,进步国有企业公司化、现代化治理程度。

最后,国资国企监管体制仍不适应。

经过30多年的摸索,我国国有资产监管体制和国有企业改造不断深化,国有资产运营效力和国有经济运行质量明显进步,但目前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仍不能完整适应改造不断深刻的新形势、新请求。历史上国有企业从范围扩大、高速发展走过来,体制机制、发展方法比拟适应传统产业和基本产业,公司治理、商业模式还不太适应新阶段、新义务,公司层级过多,国资监管须要真正转到管资本上来。

在目前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下,国有资产监管职能与国有企业出资人职能及国有资产监管机构与国有企业出资人机构合二为一,表面看实现了“管人、管事与管资产”的统一,国有资产监管更加有力。但实际上,由于国有企业数量众多,国有资产监管机构在实现对国有资产最有效监管的进程中也还有一些须要解决的问题。

一些国有企业尤其是垄断行业的大型和特大型国有企业,没有进行真正的公司制股份制改革。部分经过股份制改革的企业,也存在着国有股“一股独大”、股权构造不合理、法人治理构造不完美、内部人把持等问题。同时,国有经济如何服务于国度战略目的、实现最大社会效益,国有资本投向如何规范,国有企业功效如何正确界定等,这些方面的监管职能也存在缺位问题。

(文章起源:经济参考报)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