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 地 主 单 机》》欢迎光临《斗地主单机》IMF连续第三次下调全球增长预期 但将中国2019年增速上调0.1%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13 17:45:23  【字号:      】

IMF连续第三次下调全球增长预期 但将中国2019年增速上调0.1% 【IMF持续第三次下调全球增加预期 但将中国2019年增速上调0.1%】当地时光4月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颁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中预测,全球增加将从2018年的3.6%降至2019年的3.3%,然后在2020年恢复到3.6%。这是IMF持续第三次调降全球增加预期。与2018年10月的预测相比,IMF将2019年和2020年的预期增速分辨下调了0.4个和0.1个百分点。(21世纪经济报道)

当地时光4月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颁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中预测,全球增加将从2018年的3.6%降至2019年的3.3%,然后在2020年恢复到3.6%。这是IMF持续第三次调降全球增加预期。与2018年10月的预测相比,IMF将2019年和2020年的预期增速分辨下调了0.4个和0.1个百分点。

对于这次调降,IMF早在一周之前就打了预防针。IMF总裁拉加德4月2日在华盛顿就警告称,全球经济远景“不稳定”,而且已经陷入“同步减速”,因此,将在1月调降的基本上持续下调全球增加预期。

“仅仅两年前,75%的全球经济增加阅历了一次加速,”但拉加德说,“今年,我们预计70%的全球经济增加将放缓。”

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Gita Gopinath)也警告称,全球经济存在许多下行风险。贸易政策造成的紧张局面可能再次升温,并对汽车等其他范畴发生影响,对全球供给链造成严重损坏。另外,英国脱欧触发的风险也还在增添。但她并不以为全球经济会陷入衰退。

与今年1月的预测相比,IMF将2019年的全球增加下调了0.2个百分点,对G7经济体都进行了负面修改——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日本和加拿大分辨被下调0.2、0.3、0.5、0.2、0.5、0.1和0.4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与今年1月的预测相比,IMF却将中国2019年的增速上调了0.1个百分点,将2020年的增速下调了0.1个百分点。依据IMF的最新预测,中国经济增速将从2018年的6.6%降至2019年的6.3%,然后在2020年滑至6.1%。

下半年全球经济有望回暖

IMF的最新预测成果显示,2018年下半年开端的经济疲软将延续到2019年上半年,但经济增速有望在2019年下半年呈现回升。“重要经济体对货币政策做出的大幅调剂将支持这一增加,因为尽管增加已接近潜力值,但没有呈现通胀压力。”戈皮纳特说道。

戈皮纳特指出,美联储、欧洲中央银行、日本银行和英格兰银行都已转向更加宽松的立场;中国也加大了财政和货币政策刺激力度,以应对贸易关税的负面影响;另外外部经济环境也有所改良。”

因此,与今年1月的预测相比,IMF把对中国经济2019年的预期增速上修了0.1个百分点。

复苏存在“不断定性”

随着全球经济在2019年下半年有所回暖,IMF预计2020年的全球经济增速将回升至3.6%。但戈皮纳特警告称,这种复苏存在“相当大的不断定性”,并且取决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反弹水平,特殊是阿根廷和土耳其的经济表示。依照IMF的预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速将从2019年的4.4%增添到2020年的4.8%。

不过,IMF以为,尽管部分欧元区将呈现复苏,但发达经济体的整体增速将从2019年的1.8%微降至2020年的1.7%。这重要是因为美国财政刺激政策的影响逐渐衰退,再加上人口老龄化也会为生产率带来挑衅。

戈皮纳特指出,在2020年之后,全球增加预计将稳定在3.5%左右,这重要得益于中国和印度的增加以及两国在世界经济中所占份额的增添。其中,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加将稳定在5%左右。

重中之重是避免政策失误

IMF指出,在全球增加势头削弱和政策应对空间有限的情形下,避免可能侵害经济运动的政策失误应当成为重要工作。宏观经济和金融政策的目的应当是防止产出进一步减速,并确保政策支撑须要被撤回时让经济实现软着陆。

在国度层面,这请求货币政策能让通胀朝着中央银行的目的前进(或者如果通胀接近目的,应当把它稳定住),并让通胀预期坚持稳定,这须要财政政策在刺激需求与确保公共债务可连续之间做出衡量。在须要对财政进行整理以及货币政策受限的情形下,应调剂步伐以确保稳定,同时避免侵害经济的近期增加,影响对弱势群体的帮扶打算。

IMF指出,如果当前的经济放缓变得比预期的更严重、更持久,那么宏观经济政策应当变得更加宽松,特殊是在产出仍然低于潜力且金融稳定性没有太大风险的情形下。对所有经济体而言,当务之急都是采用举动,带动潜在的产出增加,进步包容性,加强经济弹性。

而在多边层面,优先工作应当是各国通力解决贸易分歧,以避免实行更多的扭曲性壁垒,给放缓的全球经济增添不断定性。

“这是全球经济的微妙时刻。”戈皮纳特指出,如果下行风险没有呈现,且各方采用了行之有效的政策,那么全球增加应当会反弹;然而,如果任何重要风险被触发,“那么那些经济状况不佳的经济体、出口依附型经济体和高负债经济体将无法实现预期中的复苏。”

(文章起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