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 溜 棋 牌》》欢迎访问《溜溜棋牌》“不好意思”书记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21 13:09:52  【字号:      】

“不好意思”书记

    ▲杨星书记到医院探望生病贫困户,手把手教大姐用手机上传材料。| 扫一扫更出色

    “不好意思,开会晚了!”这是纪堂村驻村第一书记杨星跟我们说的第一句话。过不久我们就发明,“不好意思”是这位第一书记的口头禅。没接我们要“不好意思”,吃饭晚了要“不好意思”,村里开会开到晚上11点,也当然要连连“不好意思”。我跟郭帅都偷偷地戏称杨书记为“不好意思”书记。

    但是这两天,这位寡言的“不好意思”书记恼火了。

    晨起,我跟郭帅来到村委会,就看到书记一个人闷闷地坐在一边,手里不停翻着一本小册子。我走过去一看,是第一书记的驻村工作手册。

    “哎呀,恼火得很。陆大哥确诊是胃癌晚期。我再看看政策,看还有什么医疗政策能帮到他。”杨书记挠着头说。贵州人常用“恼火”这个词,初听还感到新颖,但这户贫困户的情形,确切比拟“恼火”:一家5口,全靠生病的陆大哥在外打工。前一阵他难受得厉害去医院检讨,还没确诊钱就花光了。陆大哥废弃了治疗,回家等逝世。杨书记听了急得不行,接连给帮忙接洽这户贫困户的驻村干部小朱打了几个电话,重复强调钱的问题组织帮忙想措施。

    “去看还有盼望,不看就没盼望了!”

    在驻村干部的重复劝告下,陆大哥住进了黎平县国民医院,经过检讨,初步诊断是胃癌晚期。

    这下,杨书记更恼火了。

    村里的“六大员”陆续来了,人一多,抽烟的也就多了。杨书记见我俩呛得难受又不好意思说,温声道:“还是要少抽点烟。”村干部们笑嘻嘻地瞧了我俩一眼说:“抽了几十年都习惯了。”杨书记顿了一下,转头低声跟我们说:“不好意思,农民嘛。”

    我心里顿时又升起初来时心里就暗存的担忧:黔东南侗乡的村民个个浑厚彪悍,带着少数民族的野性,性情这样温柔的书记下来驻村,工作不好干啊。

    才想到这,忽然杨书记握着电话吼了起来:“这怎么行!你马上去办!办不下来就去找镇长!等到下个季度人都逝世了!”我吓了一大跳,跑过去一看,杨书记喘气儿都粗了,气呼呼地把电话一挂说:“小朱说按季度批医疗救助!这不是瞎搞吗!这种事当然要特事特办,病那么重,能等到下个季度吗!”村干部见状也都围拢了过来,七嘴八舌地劝他说,这都是个人的命,都是拖到拖不了才去医院,治不了只能废弃。“话不能这么说!村里以后也要增强宣扬,有病必定要及时去看。原来能治好的小病,非拖成要命的大病!”杨书记腰一挺,声音又高了起来。

    大家禁不住讪讪,我跟郭帅也面面相觑,暖男一枚的“不好意思”书记,本来也有发火的时候。

    我俩看着实在尴尬,借口做饭躲到了楼下的厨房。杨书记几番吐纳之后眉毛又垂了下来,跟我们交代了一声下午一起去看陆大哥,便开端打电话给之前来过村里旅游的助学团,把陆大哥的情形细细跟助学团讲了,盼望他们能赞助陆大哥的女儿完成学业。

    饭熟了,我们叫了他几次,他走过来点点头,扭头持续打电话,一边查着陆家的户口登记,一边絮絮讲着:“如果是胃癌,怕是不好治。他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个小娃仔,要是(赞助)这事能办妥,下午我也好赶快跟他说一下,让他放心。”我跟郭帅坐在饭桌前相顾无言,筷子拿起来,又放下了。

    电话终于打完了,杨书记长舒一口吻,跑过来坐在桌前:“办妥了,孩子能读到哪,助学团就赞助到哪!”

    他的眉头舒展了,瞧了我俩一眼,启齿又是一句:“不好意思……”


    

    ▲杨星书记到医院探望生病贫困户,手把手教大姐用手机上传材料。| 扫一扫更出色

    “不好意思,开会晚了!”这是纪堂村驻村第一书记杨星跟我们说的第一句话。过不久我们就发明,“不好意思”是这位第一书记的口头禅。没接我们要“不好意思”,吃饭晚了要“不好意思”,村里开会开到晚上11点,也当然要连连“不好意思”。我跟郭帅都偷偷地戏称杨书记为“不好意思”书记。

    但是这两天,这位寡言的“不好意思”书记恼火了。

    晨起,我跟郭帅来到村委会,就看到书记一个人闷闷地坐在一边,手里不停翻着一本小册子。我走过去一看,是第一书记的驻村工作手册。

    “哎呀,恼火得很。陆大哥确诊是胃癌晚期。我再看看政策,看还有什么医疗政策能帮到他。”杨书记挠着头说。贵州人常用“恼火”这个词,初听还感到新颖,但这户贫困户的情形,确切比拟“恼火”:一家5口,全靠生病的陆大哥在外打工。前一阵他难受得厉害去医院检讨,还没确诊钱就花光了。陆大哥废弃了治疗,回家等逝世。杨书记听了急得不行,接连给帮忙接洽这户贫困户的驻村干部小朱打了几个电话,重复强调钱的问题组织帮忙想措施。

    “去看还有盼望,不看就没盼望了!”

    在驻村干部的重复劝告下,陆大哥住进了黎平县国民医院,经过检讨,初步诊断是胃癌晚期。

    这下,杨书记更恼火了。

    村里的“六大员”陆续来了,人一多,抽烟的也就多了。杨书记见我俩呛得难受又不好意思说,温声道:“还是要少抽点烟。”村干部们笑嘻嘻地瞧了我俩一眼说:“抽了几十年都习惯了。”杨书记顿了一下,转头低声跟我们说:“不好意思,农民嘛。”

    我心里顿时又升起初来时心里就暗存的担忧:黔东南侗乡的村民个个浑厚彪悍,带着少数民族的野性,性情这样温柔的书记下来驻村,工作不好干啊。

    才想到这,忽然杨书记握着电话吼了起来:“这怎么行!你马上去办!办不下来就去找镇长!等到下个季度人都逝世了!”我吓了一大跳,跑过去一看,杨书记喘气儿都粗了,气呼呼地把电话一挂说:“小朱说按季度批医疗救助!这不是瞎搞吗!这种事当然要特事特办,病那么重,能等到下个季度吗!”村干部见状也都围拢了过来,七嘴八舌地劝他说,这都是个人的命,都是拖到拖不了才去医院,治不了只能废弃。“话不能这么说!村里以后也要增强宣扬,有病必定要及时去看。原来能治好的小病,非拖成要命的大病!”杨书记腰一挺,声音又高了起来。

    大家禁不住讪讪,我跟郭帅也面面相觑,暖男一枚的“不好意思”书记,本来也有发火的时候。

    我俩看着实在尴尬,借口做饭躲到了楼下的厨房。杨书记几番吐纳之后眉毛又垂了下来,跟我们交代了一声下午一起去看陆大哥,便开端打电话给之前来过村里旅游的助学团,把陆大哥的情形细细跟助学团讲了,盼望他们能赞助陆大哥的女儿完成学业。

    饭熟了,我们叫了他几次,他走过来点点头,扭头持续打电话,一边查着陆家的户口登记,一边絮絮讲着:“如果是胃癌,怕是不好治。他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个小娃仔,要是(赞助)这事能办妥,下午我也好赶快跟他说一下,让他放心。”我跟郭帅坐在饭桌前相顾无言,筷子拿起来,又放下了。

    电话终于打完了,杨书记长舒一口吻,跑过来坐在桌前:“办妥了,孩子能读到哪,助学团就赞助到哪!”

    他的眉头舒展了,瞧了我俩一眼,启齿又是一句:“不好意思……”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