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串1》》欢迎光临《8串1》“戴着镣铐”跳舞的小牛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15 03:04:20  【字号:      】

“戴着镣铐”跳舞的小牛

春暖花开,草长莺飞,又到了一年中动物热恋、人们赏花骑行的季节。

此时,距离4月14日北京电动自行车申请临时牌照的最后期限只有不到半个月了,前几天,我刚去给我的小牛N1s上了个临时牌照,算是临时解决了它的合法性问题。据我目测,马路上有更多的小牛电动车和其他一些品牌的两轮电动车还处在裸奔状态。

2018年5月15日,电动自行车新强迫性国度尺度《电动自行车安全技巧规范》(GB17761-2018)(以下简称“新国标”)宣布,将于2019年4月15日起正式实行。

在呼吁了多年后,有关部门终于决议好好管管满大街飞窜的电动自行车,并给它们戴上了“镣铐”,新国标规定电动自行车须具有脚踏骑行才能、最高设计车速不超过25km/h、整车质量(含电池)不超过55kg、电机功率不超过400W、蓄电池标称电压不超过48V……

这也是自1999年以来,国度第一次如此慎重其事地更新《电动自行车安全技巧规范》。尽管这些限制在“高速发展”的今天不尽合理,但相比让电动自行车有一个合法的身份,又显得微不足道了。

小牛,一个油滑的制度适应者

市面上的电动车品牌不计其数,能一口叫上名来的大概也就是爱玛、新日、绿源、雅迪、小牛那么几个。

对其他品牌不甚懂得,对小牛却是相熟。这家2015年那批创业公司中少数的幸存者本身充斥了些许的传奇颜色,这重要跟其曾经的结合开创人兼CEO李一男有关。

去年8月20号,小牛为了应对新国标,匆促推出小牛UM时,李一男首次公开现身,一个劲儿问我这款电动车好不好,还说要多帮忙宣扬宣扬。

但小牛UM的设计真的很不小牛,外露的线材非常扎眼,跟过往小牛寻求的包豪斯设计天差地别,堪称“简陋”,于是,我没有帮“宣扬”。

但从那个时候我就感知到一点,小牛电动这家创业公司非常理解适者生存。新国标是去年5月15日宣布的,三个月后,小牛就“诚意十足”地拿出了一款完整符合上述新国标的量产小牛UM。而在此之前,它推出的M系列和U系列都提前留出了安装脚蹬的地位,所以在新规宣布后,小牛本质受影响的只有N系列。在此前虎嗅采访小牛高管时,对方表现,未来小牛N系列可能依照灵活车尺度上牌。

小牛未来如何配合新国标设计产品呢?小牛电动开创人兼设计副总裁胡依林说:“你可以看到小牛产品的造型语言是依据系列来的,在每个系列里面,我们会依据它不同的动力、不同的续航里程再做一个细分,具体我们会严厉地履行关于新的电动自行车国标、新的芯片电摩以及电摩国标的尺度,去做每款单款产品的界定。”

小牛是很有有远见的。2017年4月份的时候,小牛就通过宣布小牛U系列来解决有朝一日的“合法”上牌的问题,虎嗅当时在《

为什么说小牛电动U1是为谄谀政府和投资人“定制”的

》一文中就对此剖析过:“说U1是一款为政府或即将到来的新版《电动自行车管理措施》量身定制的也不为过”,“政府应当会为小牛的自觉性点赞。而说不准,这次能让政府下定决心给电动自行车上牌照,究竟,已经有政治准确的小牛现身示范了”。

当时距离推出新国标还有一年多,由此可见,小牛对政策风向的嗅觉多么敏锐,不能消除政策制订者把两轮电动车厂商拉到一起提前讨论过对新规的见解或建议。

所以,当我跑到离虎嗅最近的一个小牛专卖店里看看小牛的应对之策时,发明小牛N系列在去年发布新国标后就消散不见了,其他系列均正常销售,目前主推的就是M系列和U系列,UM系列简陋又昂贵的样子更像是为了增进大家购置M系列和U系列。店员对虎嗅表现,小牛N系列目前还不明白如何归类,但其它型号都在合规范畴内。我问他卖得最好的是哪款,对方告知我是U系列。

近期谈到新国标对小牛的影响时,胡依林说:“新国标其实并没有约束我们,因为设计车辆不是凭空去画。真正好的产品设计师,是在带着镣铐跳舞,须要在尺度的硬性请求下也能做出好产品,甚至可以突出产品设计。要是因为新国标就做不出来了,那只能说他不合适做产品,只是一个艺术家。”

胡依林流露,小牛电动车70%的用户年纪在25到38岁之间,相对来说,这是对于产品风格和生涯方法有寻求的一群人。

几个须要懂得的小问题

1. 为什么成立短短四年就选择了上市?

张鹏答复道:“小牛上市最重要的目标不是为了募资。在现金上我们是非常健康的,我们上市募资确定是一部分,募资为我们在产能扩大、品牌扩大上会有必定辅助,但是更多的是我们要想在国际市场上有所作为、有所扩大、快速打开国际市场,一个上市公司的品牌是非常主要的,所以这也是我们上市的重要目标,融资对于我们来说不是重要目标,因为我们不是那么须要砸钱的公司。”

2. 为什么跑到纳斯达克上市?

胡依林对虎嗅说得直白:“苹果和特斯拉这些最优良的公司都在纳斯达克上市,所以我们也选择了纳斯达克。”

他流露,自从在纳斯达克上市后,一些外国投资者关注到了小牛的存在,有时候甚至会主动帮小牛介绍国际上的供给商资源。

此前有人称小牛电动车是两轮电动车里的“特斯拉”,李彦说这让他们觉得受宠若惊:“但是好像这个词是不能说的,说了会被特斯拉告的吧?我们也没有说我们是两轮特斯拉。特斯拉是一个非常巨大的企业,在汽车里面,它真的是跑在最前面的,它为我们建立了模范。”

3. 管理层如何处置冲突?

小牛管理团队去年12月接收虎嗅等媒体采访时,共出来了四位高管,包含CEO李彦、研发副总裁胡依林、设计副总裁刘传凯和CFO张鹏。

被问及几个管理者之间的理念产生了冲突如何处置时,小牛电动CEO李彦答复道:“企业运营中必定会遇到抵触,因为四个人不可能完整一样,事实上我们四个人的性情都不一样,这是确定的。但是大家的使命感和战略是一致的,核心价值观是一致的,这个一致是让我们保持一直跑下来的原因。”

小牛电动CFO张鹏弥补道:“我感到在企业里面,尤其是像我们这种创业公司,应当激励不同的观点,大家有争执才比拟好,最怕的就是同质化,四个人的想法都是一样的,这可能是我们最大风险马上要来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应当有来自不同的公司,有他们的背景,所以我们带来了不同的观点,这些观点碰撞到一块儿,才是我们团队真正存在的理由。如果四个人都是一条线的话,那就不是一个团队了。”

4. 如何处置跟投资人的关系,投资人指手划脚怎么办?

李彦答复虎嗅:

首先,我感到这个关系是天生的,你只要找对了投资人,后面就不会呈现投资人过多干涉企业战略、产品方向的事情,我们往往发明的是(那些企业)没有找对投资人。因为我们的投资人跟我们在这块儿上的理念都是一致的,战术上会有差异,很多投资人你们也认识,他们以为小牛应当做这个做那个,也会有不同的发声,但是理念是一致的。

我们也没有把我们的投资人看成说他是投资人,我们是管理层,我们还是看成是一个团队,在我们全部大生态圈里是一个团队。这些投资人不管是早期的,像明势、梅花、金沙江、TGV、IDG、红杉、真格、创新工场,对我们都非常有辅助。我们做巴黎宣布会的时候,开复老师还帮我们发了一条微博。

更多的时候,我们所有的机构投资者对我们来讲,他们时时刻刻想到怎么能够助力企业的发展,这是我们非常欣慰的,我们找到了这群好的投资者。

第二,他们更多是看长期,我们找到的这些投资者很少是盼望短期套现、看短期好处的,我们在找投资的时候也是有选择性的。

4. 小牛为什么越来越贵?

胡依林曾告知虎嗅:“我们要做的是让消费者能够用得起的产品,而不是去做一个奢靡品,做奢靡品很好做,把所有最先进的东西全体拉进来,服务全球0.5%的用户就可以了。但是小牛的使命是改变出行,出行是一个民众化的品类。”

但如果每次小牛宣布新品你都有关注的话,它的新品跟iPhone一样,每宣布一个全新系列或者一个系列的迭代产品,价钱就会涨一大截,甚至上千元。但我们看到苹果去年宣布的iPhone XS/ XS Max后的成果了,太贵了以至于销量下滑严重。小牛持续下去很可能会遭受同样的问题,也与胡依林所说的不符。

刘传凯则给出了另一种说明:“跟质量有关,同样是塑料、钢架,它的等级很不一样,不好的车架有可能一两年就坏掉了。但小牛因为对资料的请求很高,所以相对就比拟贵了,如果产品每年换一次,你可能没什么特殊的感到,但当一个产品用久了,你就知道本来资料之间差异很大,一分钱一分货,这也是我们对一个两轮出行交通工具负义务的态度。”

但这个问题可能更多的跟小牛的销量目前不高有关。

3月18日,小牛宣布了其上市后的首份年报,年报显示,小牛2018年全年收入14.78亿元,同比增加92%,全球去年销量约34万辆,跟2017年的19万辆比同比增加79%,去年毛利润率为13.4%,比从2017年的7.1%增添了6.3个百分点。

依据小牛去年的招股书,小牛电动2018年上半年净收入为5.57亿元,同比增加95.44%;净亏损却扩展了,上半年到达了3.15亿元,比2017全年净亏损1.85亿元还多。小牛当时的说明是,亏损的增添重要来自于多达1.69亿元的股权鼓励支出,此外,去年4月5日常州工厂意外失火造成了2000余万元的丧失。

新浪科技在2018年9月30日的报道中给小牛算过一笔账,小牛每卖一辆车,亏损接近1000元——

据财报显示,2017年小牛每辆电动车带来的净收入是4061元,每辆车的成本是3772元,由此可以得出,每卖出一辆电动车,小牛可以获得毛利近300元,这个数字比传统电动车厂商略高,但由于售价较高,毛利率只有传统厂商的一半左右。

倘若加上市场营销、研发、股权支出等全体成本,小牛平摊到每一辆车上的净亏损则到达了接近1000元,这与相对成熟、成本把持更佳的传统厂商来说,基本无法相提并论。

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小牛的销量太低,依据中国轻工业信息网去年3月颁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电动自行车销量3200万辆,小牛只卖了28万辆(而依据招股书,小牛2017年的销量应当是19万辆),如果依照小牛颁布的真实数字,排名只能排到27名,反观排名第一的爱玛和第二的雅迪,年销量都在400万辆以上,是小牛年销量的20多倍。小牛电动量产上不来的话,成本只会居高不下。

尽管北京的街头已经充斥了小牛电动车,但北京究竟是一线城市,而且是小牛的大本营,不足以代表全国,接下来小牛如何把车卖给更多的消费者、触及到四六级城市甚至进入村镇是个问题。何况现在市面上有很多仿小牛电动车造型的模拟者、其中不乏上述列表中的大牌,对方的价钱还更低,小牛如果不树立起专利壁垒只会招致更多的模拟者和竞争者。

小牛接下来应当“骑”往to B

小牛如果想获得范围效应,目前摆在它面前一个现成的宏大机遇——它能否争夺到接下来送外卖、快递的电动自行车的大批订单。

依据中国消费网报道,3月22日,市场监管总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三部门近日宣布的《关于增强电动自行车国度尺度实行监视的看法》指出,要推进快递、外卖企业统一设计和采购符合新尺度的专用电动自行车,采取辨识度高的专有涂装,并依照当地规定申请办理登记上牌手续。

这是一个宏大的市场。

如果小牛能拿下美团或饿了么任意一家外卖电动自行车的订单,设计专门合适外卖或快递专用电动车的单子,都可以敏捷吃掉一大块肥肉。新国标的发行也对锂电池电动车更加友爱,据统计,目前市场上90%的两轮电动车仍然采取的是铅酸电池,这些电动自行车势必要被锂电池电动自行车淘汰掉,空出来将是宏大的市场空缺,所以接下来无论是生产锂电池的厂家还是小牛这种全锂电池产品的公司,都将在未来占领优势。

问题在于,小牛在常州的那个工厂能否消化掉宏大的订单,以及小牛能从年销量前十名的电动车厂商手里抢过多少订单都是未知数。但戴着“镣铐”跳舞的小牛如果只靠个人消费者来圈市场,显然太不现实了。

小牛或许接下来应当也紧跟BAT等互联网巨头的脚步to B了。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