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 雷 游 戏 大 厅2013下 载》》欢迎光临《风雷游戏大厅2013下载》阿里系“资本魔咒”:“投入无上限”的高光与落寞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21 01:31:04  【字号:      】

阿里系“资本魔咒”:“投入无上限”的高光与落寞

K图 baba_31

近日,有媒体发表了对中国外卖市场的调研报告文章,文中指出,作为阿里巴巴旗下的业务之一,饿了么在去年第四季度的营收对阿里整体贡献有限,但却影响了整体支出。显然饿了么的补助和薪资是拖累阿里赢利的主要部分,如果它持续挑衅美团,进军低线城市,阿里投资人未来将会觉得不安。

投资人的不安不无道理。饿了么只是阿里收购众多业务之中的一个,此前包含优酷、淘票票等被阿里收购的业务,也都不同水平面临着一些问题,而阿里曾多次做出的“投入无上限”的许诺,现在来看似乎也成了一句“魔咒”。

2017年10月,当时还是阿里文娱董事长的俞永福,在优酷秋集上与杨伟东一起喊出了“阿里文娱对内容投入不设上限”的口号,话音刚落不久,俞永福交出“兵权”,曾经他寄予厚望的杨伟东去年也因贪腐落马、不明去向。优酷自此进入全面整理期,而这背后是跌落第三的事实。

在此事不久前,俞永福对淘票票也表现了与优酷一致的态度,“阿里影业账面资金仍有百亿范围,还将持续加大对淘票票的投入,暂时没有上限”。不过随后猫眼、微影合并,一举超过了淘票票的市场份额,并率先上市。

如今饿了么也开端遭受这种尴尬的境况,阿里全资收购饿了么后,新CEO王磊表态,投入金额“没有上限请求”,可紧接着的“夏季战斗”收效甚微。

为何当阿里越是投入无上限,这个业务反而越显颓势?

优酷陷裁员风波,凛冬已至?

3月23日,有媒体援引数名阿里离职及准离职员工的话称,3月28日是阿里大文娱优酷团队第一批裁撤员工的最后一天。被裁撤的员工涵盖了前台中台后台几个端,包含产品、技巧、运营、市场、影视剧集等多个业务线,涉及到在北京、上海等多个城市的base员工。

有人猜测,优酷本次的裁员范围大概在三分之一,也有员工说,3.28这一批裁员之后,4月还将持续。

不过,随即阿里大文娱对外进行了辟谣,称“不存在裁员,公司新财年还打算在影视内容制造、互联网产品谋划、技巧研发等方向开放招聘超过1800名新员工”。

裁员一事之所以难以平息,其实根源在于优酷自身。

自优酷退市、被阿里全资收购后,无上限的投入非但没有成全优酷一统视频“江湖”的野心,反而弄丢了古永锵时期的王者之位。而当俞永福奋力喊出“优酷怎么从第一的地位上被拉下来的,也要用同样的方法回到第一”,且杨伟东勇敢激进的内容策略刚刚有了起色,没曾想,阿里高层的人事动荡,又给优酷迷茫的未来增添了更多的不断定性。

现在,摆在阿里和优酷面前最要害的问题是,如何避免与爱奇艺、腾讯视频的差距越拉越大。

2019年2月,综合艾瑞和QuestMobile等多方数据显示,优酷主客户端在用户范围、用户日活泼、用户月总应用时长等核心指标的表示,均落伍于爱奇艺和腾讯视频。而且从数据上看,优酷与爱奇艺、腾讯视频并列视频第一阵营的地位,越显名不副实,其多项数据都被另外两家拉开了一个层级。

用户数据的落差,也导致优酷的会员付费情形不容乐观。自优酷2016年颁布了3000万的付费用户后,就再没有官方新闻流露,而去年2月底,爱奇艺与腾讯视频颁布的付费会员都在6000万以上。

所以,这个时候优酷裁员不无可能,尤其是优酷无上限投入带来的亏损,或许让阿里开端心有余悸。世界杯就是个例子,去年6月,优酷消耗逾10亿元拿下了世界杯播放权,但是事迹却是乏善可陈。在2019财年第三季度的财报中,阿里文娱单季度70亿的亏损,依然难看。

阿里的“狂妄与成见”

一位阿里巴巴大文娱中层人士对《财经》记者说,大文娱走到今天,慷慨向并没有出错,但很大水平上是须要有一个有决断力和影响力的人。话虽如此,可阿里“前太子”俞永福、视频“常青树”杨伟东绝非无能之辈,更要害的应当是,阿里大文娱的慷慨向也要服务于阿里的商业帝国,这本身可能就损害了内容。

因为阿里电商基因的参加,让优酷更忠于渠道导流的角色,而不是内容本身。如一位优酷离职员工所讲的那样,当这里成为人家的导流渠道,做内容的人也就没有了念想。

当然,内容生产与运营上,阿里从不小气,这极大地辅助优酷解决了版权购置的困扰,但也正是这种“高投入、高回报”的风格,导致阿里一方面盲目推重金元大棒的威力,而另一方面,又迫切看到回报。一位熟悉俞永福的人士曾说,他斟酌最多的往往不是爱好什么、讨厌什么、幻想什么,而是什么能带来最大的回报。

所以,“投入无上限”这一句话,看似是巨头的许诺,实则也是压力。如今,一个个被阿里吸纳的明星公司,头顶光环却跌落云端,甚至再被阿里摈弃,这也正阐明策略的失效。

究其原因,阿里的狂妄与成见,让他们疏忽了每一个行业自身发展的规律。

从2016年的下半年开端,优酷土豆在版权采购方面势头迅猛,甚至有些不惜代价,热点电视剧和综艺版权的报价,常常是对手的两倍。例如《春风十里不如你》的电视剧版权,其他几家网站报价200万、300万的时候,优酷以800万拿下了《春风十里不如你》的版权。

猖狂的版权采购,固然补充了当初优酷在版权争取战中落伍于人的缺失,可流量爆发并没有保持太久。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接连押中或产出爆款内容的对照下,优酷在版权购置以及资源运营上显得尤为保守。

2016年,胡海泉的公司大师买下了韩国嘻哈综艺《SMTM》中文版改编权,他原想和优酷合作开发,但决策到了优酷那里,项目不了了之。爱奇艺看在眼里,率先出击,打造了2017年的爆款综艺《中国有嘻哈》。流量爆发在必定水平上依附爆款的出生,可优酷的运气总差了那么一点。

不仅如此,头顶阿里光环的优酷,在内容运营上也开端变得狂妄起来,他们通常购入一些顶级资源之后,便坐等收钱。

优酷的故事,讲到现在,是一个王者跌落青铜的悲剧,但阿里收购的步伐不会结束。如果理念照旧,悲剧可能也不会结束。

饿了么会是下一个“优酷”吗?

优酷之后,阿里并购案中最为引人注目标应属饿了么,同样地,饿了么也被给予了“投入无上限”的资金支撑。而稍微不同的是,阿里这次清扫原管理团队的速度,远比对优酷来得敏捷。据企查查显示,饿了么原股东邓高潮、张旭豪、汪渊等全体退出,新任股东为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张旭豪的“名存实亡”,让外界不免对那场惊心动魄的O2O之战,再次唏嘘。

不过张旭豪已经成为过去式,阿里的饿了么进入主战场,而且在将饿了么融入新零售的服务场景后,这一战场的边界又扩展了。

优酷的打法再次被复制到饿了么上。去年7月初,饿了么高调发布要在两个月的时光中投入数十亿元开启“夏季战斗”。当时有数据显示,上海在7月12日当天的交易额突破1亿元。时隔半年左右,饿了么再次开启补助之战,借助首轮超过30亿美元的独立融资,在大理推出高额补助。

这场新的战事,必定水平上是对去年夏季战斗失败的重来,可目前来看,除了惯常的补助,似乎未见新意,这其实很有可能再次将饿了么置于一个尴尬的地步。

据Trustdata宣布的《2018年上半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剖析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美团外卖、饿了么和百度外卖的交易额占比分辨为59%、36%和3%。而再看最新的数据,第三方数据机构DCCI宣布了外卖行业报告,数据显示,目前美团外卖、饿了么和饿了么星选的市场份额分辨为64.1%、25%和8.7%。此外,国度信息中心宣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9)》显示,2019年1月美团外卖市场份额已超过64%。

单看饿了么的市场份额,降落了11%,可见,去年饿了么投入的高额补助,非但没能挤掉美团的占领率,自身反而丧失不小。一方面,补助效应显明弱化,一味执着于上半场打法的饿了么战略失误,另一方面,美团的网络效应加强,加快了用户沉淀。

近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对中国外卖市场的调研报告文章,文中提到,在对外卖平台的偏好上,美团仍然盘踞绝对优势。饿了么在三四线城市发力布局,虽然对美团有挑衅,但显然难度极大。此外,作为阿里巴巴旗下的业务之一,饿了么在去年第四季度的营收对阿里整体贡献有限,但却影响了整体支出。显然饿了么的补助和薪资是拖累阿里赢利的主要部分,如果它持续挑衅美团,进军低线城市,阿里投资人未来将会觉得不安。

饿了么近期加大补助力度,其重要原因可能是多次调换东家以及整合百度外卖失败,最终内讧太多而失去原有的市场份额。再加上此前被多家媒体曝光食品问题,饿了么这块招牌已经在消费者心中逐渐失去可信的位置。

去年10月底,百度外卖更名为饿了么星选,但整合的阵痛似乎让饿了么失去了全部收购百度外卖得来的优势,随着百度外卖代理商维权事件连续升级,让本来比拟有优势的饿了么在市场份额降落的同时,品牌效应也受到了宏大的丧失。

依据此前饿了么高层的说法,饿了么星选独立后,融资应当会马上追上,其定位是城市生涯服务,贯串阿里巴巴的新零售战略以及三公里生涯服务生态构建。然而饿了么星选已经更名半年多的时光,对于兵马先行的资金仍没有任何新闻,在自身市场份额疾速下滑的情形下,饿了么似乎已经难以顾及饿了么星选平台的回击布局。

接洽到优酷的先例,又一次的“投入无上限”,对饿了么来说并非完整是好新闻。

优酷当初以高价掠夺版权,实则加剧了视频行业版权虚高的状况,到头来,这成本的晋升都反应在优酷的亏损中。饿了么也是如此,在进入下半场的外卖竞争中重新进行补助烧钱,这有可能侵害行业的规矩,最后得不偿失。

无论视频行业还是外卖市场,阿内行中的这两张牌,想要重新搅乱格式,恐怕只能对阿里的整体业务进行重新洗牌、重新整理,但即使如此,可能时光也不多了,因为饿了么离下一个“诅咒”应验似乎并不远了。

(文章起源:钛媒体)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