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 红 转 盘》》欢迎光临《黑红转盘》高质量发展阶段 货币政策需兼顾三个维度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15 16:31:16  【字号:      】

高质量发展阶段 货币政策需兼顾三个维度

作者:范从来(南京大学长江三角洲经济社会发展研讨中心主任、教授,教导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改造开放以来,我国货币政策不断适应经济形势变更,主动适时机动调剂,实现了物价基础稳定、经济较快增加的良好局势。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时期,经济金融形势稳中有变、变中有忧。为坚持经济稳中有进的态势,实现高质量发展,需立足既有的实践经验,贯彻履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同时不断摸索创新,确保中国经济长期向好、行稳致远。

1.高质量发展阶段货币政策的主要性日益凸显

改造开放初期,我国由打算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市场经济基本单薄,价钱作用机制有限,财政政策相对有效,辅之以货币政策,经济实现高增加的同时物价波动较大。随着我国经济不断发展,金融市场不断完美,在金融资源的配置进程中,市场日益施展主要作用,货币政策的相对效率逐渐凸显。

首先,市场机制不断完美,货币政策更加有效。具备相对完美市场体系的发达国度,广泛将货币政策作为逆周期调节工具,这是因为,货币政策作为总量型调节工具,其作用后果取决于市场机制的完美水平。随着我国宏观调控的市场机制逐步完美,市场开端在金融资源的配置中起决议性作用。近期中央提出“六稳”工作,“稳就业”位居首位,“稳金融”排在前列。可以看出,货币政策的调控空间更大了。

其次,经济开放水平不断进步,货币政策统筹内外均衡。蒙代尔-弗莱明模型表明,一国汇率制度的部署影响财政、货币政策的相对效率。在浮动汇率制度下,财政政策的扩大效应会被本币升值和净出口减少所抵消,而货币政策可以影响总收入。我国在经过多次“汇改”以后,国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弹性增大,货币政策作用相应加强。在经济全球化大背景下,中国的经济发展不仅要着眼于国内需求,也要积极应对全球经济新变更。当前,国内经济面临下行压力,货币政策须要坚持定力,配合财政政策发力,同时要统筹内外均衡,减轻外部经济冲击。

最后,坚持适度通货膨胀程度,确保市场主体预期稳定。2018年年底,我国CPI、PPI同比涨幅有所回落,同时基建投资增速也在下滑,财政政策作用并未凸显。为防止潜在的通货压缩可能引致企业盈利降落,导致企业投资不振,应及时施展货币政策作用,保持物价稳定,向市场释放积极信号,确保市场主体预期稳定,同时坚持流动性松紧有度,为经济发展供给牢固的金融支撑。

2.经济“高稳健”彰显中国货币政策的调控智慧

改造开放以来,我国货币政策并未照搬西方经验,采用单一通货膨胀目的制,而是依据不同发展阶段的不同抵触加以衡量,缭绕深化经济改造的主线,适时调剂货币政策目的,实现了物价基础稳定、经济较快增加。回想历史可见,我国货币政策在不断转型的同时,已经积聚了丰盛经验。

经济发展阶段决议货币政策目的顺序。改造开放40年来,我国经济发展阅历了物价、产出高波动到物价、产出双稳定的转变进程。1978—1995年,以尺度差盘算,我国经济增速波动性为3.4%,通货膨胀率波动性为7.2%。彼时为尽快解脱贫困,实现经济发展目的,高增加与高物价交替呈现。1996年至今,经济运行趋于安稳,经济波动性显明缩小。1996—2017年,经济增速波动性为1.9%,通货膨胀率波动性为2.4%,产出、物价双稳定。实现产出与物价双稳定的前提在于经济到达充足就业的产出程度。改造开放初期,我国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劳动力市场处于相对多余状态,以充足就业为前提的货币政策双目的难以实现,为实现经济快速增加,往往难以保持物价稳定。随着经济发展程度不断进步,刘易斯拐点呈现,劳动力相对多余的局势产生改变,失业率坚持低位稳定,货币政策基础实现了物价和产出双稳定。

经济转型水平决议货币政策目的框架。20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发达国度开端实行单一通货膨胀目的制,实现了产出和通胀稳定。1981—2007年,世界经济平均增加率为3.03%,通货膨胀率平均为6.45%,被称为“大稳健”时代,学界广泛以为货币政策对此功不可没。同期,我国货币政策依据经济形势动态调剂政策目的,经济增加率平均为9.59%,通货膨胀率平均为4.91%,浮现出“高增加、低通胀”的中国特点,相比之下可谓实现了经济“高稳健”。与西方发达国度相对成熟的市场经济体系不同,作为从打算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经济体,中国经济处于动态转型期,宏观调控的市场基本尚待完美,价钱信号领导作用有限。我国货币政策须要统筹转型期的经济发展请求,绝不能照搬西方计划按单一规矩行事,而是要依据经济形势须要,相机调剂政策目的。

总之,不论是国内纵向比拟,还是跨国横向比拟,中国经济都堪称“高稳健”。这得益于我们能够科学认识金融发展规律,不断深化金融改造,积极适应经济发展阶段的动态变更来创新和完美宏观调控。这既彰显了中国货币政策的调控智慧,也为转型经济体的经济发展贡献了中国经验。

3.货币政策要服务于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各项请求

推进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代断定发展思路、制订经济政策、实行宏观调控的基本请求。从改造开放以来中国货币政策的调控经验来看,高质量发展阶段的货币政策,须要统筹经济发展的阶段、经济转型的水平乃至社会制度三个维度的请求。

一是推进形成符合高质量发展的货币政策目的。随着我国社会重要抵触产生改变,经济发展须要更加重视质量和效益,更加着重于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足的问题。因此,货币政策的目的不应过火关注经济增加的速度,而应以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为落脚点,关注经济发展的稳定性。

二是营造适应经济转型升级的货币金融环境。首先,货币政策的调控方法须要从数量型向价钱型转变,依附利率价钱信号领导金融资源流动,以更好施展市场在金融资源配置中的决议性作用,加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功效。其次,目前央行通过各种借贷方便工具投放的货币资金,并非直接投向实体经济,容易形成资金空转,须要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坚持流动性合理富余。金融机构应对国有与民营企业一视同仁,同时拓宽融资渠道,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最后,要增强对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金融支撑力度,形成鼓励创新的股权融资模式,推进银行主导的间接融资体系向市场主导的直接融资体系转变,进步直接融资比重。

三是选择符合社会制度请求的货币政策目的。保障和改良民生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内在请求,是党和政府关心的大事。就业是最大的民生。据统计,我公民营企业贡献了80%以上的城镇就业,是解决就业问题的主要道路,支撑民营企业发展与保障社会就业是相统一的。当前,由于经济存在下行压力,部分民营企业经营艰苦,融资难问题突出。在此背景下,将充足就业纳入货币政策目的体系既是社会制度的请求,亦是经济发展的须要。下一步,应不断强化货币政策目的义务意识,实行差异化筹备金政策、用好构造性货币政策,进步金融对民营企业的支撑力度,增添民营企业发展动力。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