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 东 体 育 频 道nba宣 传 片》》欢迎访问《广东体育频道nba宣传片》寄往天堂的信笺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18 16:10:22  【字号:      】

寄往天堂的信笺

    ■张春东和父母的合影。(本人供图)

    清明邻近,和平医院军医张春东又忍不住日夜怀念已逝的母亲。一张父母合影,他看了一遍又一遍。2016年清明节前夕,张春东以中国第十八批赴利比里亚维和医疗分队副队长的身份,远在距祖国万里之外的西非利比里亚。那次出征期间,他的母亲病逝,未能见最后一面。这成了张春东最大的遗憾。当年他曾写下给母亲寄往天堂的家书。三年后的这个清明前,张春东提笔,又以一封家书诉说对母亲的悼念与感恩。

    □文/本报记者南开宇

    思母词选登

    蝶恋花·念

    百种相思千种恨。

    异国闻讯,身心俱已焚。

    云卷云舒幻亦真?

    孰忠孰孝凭谁问?

    廿多岁月流浪印。

    遥想往昔,此心绵无尽。

    鹰扬隼击难忘恩。

    鹭飞雁舞再振奋。

    江城子·情

    落日余晖映西洋。

    海风狂,千层浪。

    远征万里,岂可负戎装。

    纵使百种千般苦,尘满面,志高昂。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窗旁,唤儿郎。

    把酒对月,唯有泪千行。

    激情尽处是柔情,恩义重,难相忘。

    行香子·母亲节

    鸿雁穿空,再入梦中。

    时空转,往事随风。

    蹒跚学语,鹰击长空。

    任语哽咽,泪横流,天地崩。

    新日初升,泉水淙淙。

    酒醒后,万象天成。

    微风习习,绿草青青,

    敬一杯酒,一束花,一份情!

    这将是母亲分开后的第四个清明节

    张春东,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超声科副主任医师,从医19年。在2019年清明节前夕,他眼前总是显现母亲的音容笑容。其实,张春东的母亲白桂珍已经逝世三年有余。可每年邻近清明节,张春东都会手捧与母亲的合影,嘴里念叨着一遍又一遍,说的全是他对母亲的怀念,以及未能在母亲临别之际送最后一程的遗憾。

    2016年3月31日,“燕赵晚报”6版刊发《天堂里母亲如接到这封催泪家书,定能懂得儿子的“忠孝两难全”》一稿。稿件讲述了2015年9月7日,张春东和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的42名战友来到了非洲西部的利比里亚。张春东是中国第十八批赴利比里亚维和医疗分队的副队长,履行维和义务。利比里亚是个饱经战乱,贫穷落伍,瘟疫横行的国度。当然,这里也有纯朴仁慈的非洲国民。中国军医在这里是最受欢迎的人。

    在那次出国前,他和母亲商定,完成义务归来,便接在老家承德的母亲到身边尽孝。谁知在他出征三个月后,母亲却意外病逝。为了让张春东在前方安心工作,家人甚至隐瞒了母亲病重以及逝世的新闻,直到母亲逝世两天后的2015年12月23日,张春东给家里打电话问安才得知情形。这也留给张春东无尽的遗憾。2016年清明节前,张春东在利比里亚的一个清晨,写下一封3121个字的家书,寄给在天堂的母亲。

    2019年4月2日,趁午休时,看着手机里他与父亲母亲的合影,张春东不一会儿已是泪流满面,他说:“好像母亲和我说话仍是昨天……”

    唯一与父母的合影摄于十几年前回乡探亲时

    张春东手机里的照片拍自2002年左右。照片上,张春东的父亲张宝富和母亲白桂珍坐在一块大山石上,英姿挺立的儿子站在老俩身后,一家三口满面笑颜,幸福都要溢出来。“我出来上学离家早,可以说,这是我和父母唯一的合影了。”张春东说。三年多来,这张照片一直存在张春东的手机里,随身携带。“想母亲了,我就掏出手机,看看照片,和她说说话。”张春东说。

    据张春东介绍,这张照片是他刚加入工作不久的一个冬天,跟父母一块儿上山照的。“山是老家的山,拍照时光大概是12月。我的父母爱活动,只要我放假回去,都会和他们一块到山上去走一走,转一转,聊聊天,这也是我小时候的美妙回想。”张春东说。

    张春东的父亲是名医生,小时候受父母的影响,所以张春东在河北医大大学本科毕业之后,选择了参军,后来进入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工作至今。他的父亲和母亲一样,对他寄予了很大的期望,盼望张春东能做一个好医生。“母亲如果还在,今年也74岁了,我现在能悼念母亲的只剩这张照片,父亲还在老家,不愿动,我就常回去看看。”张春东说,按故乡风气,人走后三年不动,之前这三年,他母亲的骨灰一直放置在殡仪馆,今年清明,他们筹备回去给母亲迁坟,到时再和母亲诉衷肠。

    再写家书清明追思忆慈母

    2019年清明节前夕。张春东怀着对母亲的怀念,再一次写下千言家书,盼望在天堂的母亲能够知悉。

    “时间飞逝,一转眼已是第四个清明节了,但家乡承德气象阴森,又下起了雨夹雪,飞舞的雪花和雨滴轻轻地穿越时空,无声地飘落到家乡的土地,我静静地站在雨中,丝丝凉意渗透我的皮肤,触动我的心坎,仿佛又把我带回到2015年12月23日,当时我人在西非利比里亚,代表祖国履行维和义务,外面艳阳高照,热浪逼人,但那一个电话却让我感到全部世界瞬间变得阴森灰暗,阴冷刺骨,虽然接到无数电话进行各种劝解,但心坎仍充斥深深的无力感、无助感、内疚感、负罪感、百感交集。

    “分队到非洲已有三个多月,已经过了新颖期,思乡、孤单情感爆发,到了难熬的时代,且工作生涯环境狭小封闭,易呈现心理变更。我是副队长,不能情感失控,否则是否会引起分队人员各种心理问题难以预感。我表面安静如常,但心坎却是备受煎熬,如果不是爱人、家人及院、科引导关怀照料,分队战友支撑激励,我可能很难熬过来。当时最主要的义务是要进行结合国驻利比里亚特派团对医疗分队进行的一年一度的战备大核查。此事距母亲出事不足二十天,但这是维和义务的重中之重,核查涉及方方面面。其中,仅医疗区核查内容就有87页,可谓事无巨细,但经过大家尽力,幸不辱使命。

    “出事之后的多日,我患上突发性耳聋,每晚难以入睡,脑海中像过电影一样将这三十八年时间一幕幕闪现。自我记事起母亲就对我既严格又慈祥,对我的生涯照料无微不至,但对学习成长又一丝不苟,因此小时候对母亲有点又爱又怕,可现在我再也无福享受这种爱了。母亲不善言辞,但对我的爱渗透在日常生涯的点点滴滴之中。我高中开端就到外地求学,一直到大学,工作,读研,读博,多年不在母亲身边,但母亲一直支撑我,激励我,家中任何事都不愿让我分心。感到对母亲太多亏欠,立志工作后加倍报答,但工作后仍未能膝前尽孝。为更好发展,工作之后又外出读硕、读博,博士尚未毕业就又接到维和义务,但在此期间母亲一直毫无牢骚,默默支撑着我,让我安心工作,尽力学习,并且以我为傲。当时临行前向母亲告别,母亲对我百般吩咐,并相约完成义务后接父母到身边尽孝,哪成想维和期间母亲却离我而去,临行告别竟成永别,让我留下一生无法补充的遗憾。

    “母亲,现在您分开我已有三年,这三年间每次回忆起来都是泪眼婆娑,不能自已。您的期望我时时不敢忘,对工作学习不敢有丝毫懈怠,维和期间高质量完成义务,获得结合国二级和平勋章,并得到中国驻利比里亚大使等高度赞赏,获得国度和平使命纪念章。维和回来,因工作成就突出被评为‘身边的白求恩’,又多次获得白求恩先进个人,优良共产党员等声誉,在日常工作中把对您未尽的爱心奉献给患者,急患者之所急,想患者之所想,得到患者的认可,甚至还和患者成为朋友。在科研、学习上不仅发表多篇科研论文,还多次在全国科研学术会议上获奖,并于2017年通过了副主任医师答辩,也算是圆了您和父亲的欲望吧。母亲,您放心,以后我还会一如既往持续尽力,听您的话,做一名对国度有用的人。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母亲,三年了,我想您啊!多少次夜深人静的夜晚,都仿佛看到您的音容笑容;多少次回到故乡,都无法克制对您的怀念……这几年想您的时候写了几首小诗,盼望天堂的您能够看到。”


    

    ■张春东和父母的合影。(本人供图)

    清明邻近,和平医院军医张春东又忍不住日夜怀念已逝的母亲。一张父母合影,他看了一遍又一遍。2016年清明节前夕,张春东以中国第十八批赴利比里亚维和医疗分队副队长的身份,远在距祖国万里之外的西非利比里亚。那次出征期间,他的母亲病逝,未能见最后一面。这成了张春东最大的遗憾。当年他曾写下给母亲寄往天堂的家书。三年后的这个清明前,张春东提笔,又以一封家书诉说对母亲的悼念与感恩。

    □文/本报记者南开宇

    思母词选登

    蝶恋花·念

    百种相思千种恨。

    异国闻讯,身心俱已焚。

    云卷云舒幻亦真?

    孰忠孰孝凭谁问?

    廿多岁月流浪印。

    遥想往昔,此心绵无尽。

    鹰扬隼击难忘恩。

    鹭飞雁舞再振奋。

    江城子·情

    落日余晖映西洋。

    海风狂,千层浪。

    远征万里,岂可负戎装。

    纵使百种千般苦,尘满面,志高昂。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窗旁,唤儿郎。

    把酒对月,唯有泪千行。

    激情尽处是柔情,恩义重,难相忘。

    行香子·母亲节

    鸿雁穿空,再入梦中。

    时空转,往事随风。

    蹒跚学语,鹰击长空。

    任语哽咽,泪横流,天地崩。

    新日初升,泉水淙淙。

    酒醒后,万象天成。

    微风习习,绿草青青,

    敬一杯酒,一束花,一份情!

    这将是母亲分开后的第四个清明节

    张春东,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超声科副主任医师,从医19年。在2019年清明节前夕,他眼前总是显现母亲的音容笑容。其实,张春东的母亲白桂珍已经逝世三年有余。可每年邻近清明节,张春东都会手捧与母亲的合影,嘴里念叨着一遍又一遍,说的全是他对母亲的怀念,以及未能在母亲临别之际送最后一程的遗憾。

    2016年3月31日,“燕赵晚报”6版刊发《天堂里母亲如接到这封催泪家书,定能懂得儿子的“忠孝两难全”》一稿。稿件讲述了2015年9月7日,张春东和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的42名战友来到了非洲西部的利比里亚。张春东是中国第十八批赴利比里亚维和医疗分队的副队长,履行维和义务。利比里亚是个饱经战乱,贫穷落伍,瘟疫横行的国度。当然,这里也有纯朴仁慈的非洲国民。中国军医在这里是最受欢迎的人。

    在那次出国前,他和母亲商定,完成义务归来,便接在老家承德的母亲到身边尽孝。谁知在他出征三个月后,母亲却意外病逝。为了让张春东在前方安心工作,家人甚至隐瞒了母亲病重以及逝世的新闻,直到母亲逝世两天后的2015年12月23日,张春东给家里打电话问安才得知情形。这也留给张春东无尽的遗憾。2016年清明节前,张春东在利比里亚的一个清晨,写下一封3121个字的家书,寄给在天堂的母亲。

    2019年4月2日,趁午休时,看着手机里他与父亲母亲的合影,张春东不一会儿已是泪流满面,他说:“好像母亲和我说话仍是昨天……”

    唯一与父母的合影摄于十几年前回乡探亲时

    张春东手机里的照片拍自2002年左右。照片上,张春东的父亲张宝富和母亲白桂珍坐在一块大山石上,英姿挺立的儿子站在老俩身后,一家三口满面笑颜,幸福都要溢出来。“我出来上学离家早,可以说,这是我和父母唯一的合影了。”张春东说。三年多来,这张照片一直存在张春东的手机里,随身携带。“想母亲了,我就掏出手机,看看照片,和她说说话。”张春东说。

    据张春东介绍,这张照片是他刚加入工作不久的一个冬天,跟父母一块儿上山照的。“山是老家的山,拍照时光大概是12月。我的父母爱活动,只要我放假回去,都会和他们一块到山上去走一走,转一转,聊聊天,这也是我小时候的美妙回想。”张春东说。

    张春东的父亲是名医生,小时候受父母的影响,所以张春东在河北医大大学本科毕业之后,选择了参军,后来进入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工作至今。他的父亲和母亲一样,对他寄予了很大的期望,盼望张春东能做一个好医生。“母亲如果还在,今年也74岁了,我现在能悼念母亲的只剩这张照片,父亲还在老家,不愿动,我就常回去看看。”张春东说,按故乡风气,人走后三年不动,之前这三年,他母亲的骨灰一直放置在殡仪馆,今年清明,他们筹备回去给母亲迁坟,到时再和母亲诉衷肠。

    再写家书清明追思忆慈母

    2019年清明节前夕。张春东怀着对母亲的怀念,再一次写下千言家书,盼望在天堂的母亲能够知悉。

    “时间飞逝,一转眼已是第四个清明节了,但家乡承德气象阴森,又下起了雨夹雪,飞舞的雪花和雨滴轻轻地穿越时空,无声地飘落到家乡的土地,我静静地站在雨中,丝丝凉意渗透我的皮肤,触动我的心坎,仿佛又把我带回到2015年12月23日,当时我人在西非利比里亚,代表祖国履行维和义务,外面艳阳高照,热浪逼人,但那一个电话却让我感到全部世界瞬间变得阴森灰暗,阴冷刺骨,虽然接到无数电话进行各种劝解,但心坎仍充斥深深的无力感、无助感、内疚感、负罪感、百感交集。

    “分队到非洲已有三个多月,已经过了新颖期,思乡、孤单情感爆发,到了难熬的时代,且工作生涯环境狭小封闭,易呈现心理变更。我是副队长,不能情感失控,否则是否会引起分队人员各种心理问题难以预感。我表面安静如常,但心坎却是备受煎熬,如果不是爱人、家人及院、科引导关怀照料,分队战友支撑激励,我可能很难熬过来。当时最主要的义务是要进行结合国驻利比里亚特派团对医疗分队进行的一年一度的战备大核查。此事距母亲出事不足二十天,但这是维和义务的重中之重,核查涉及方方面面。其中,仅医疗区核查内容就有87页,可谓事无巨细,但经过大家尽力,幸不辱使命。

    “出事之后的多日,我患上突发性耳聋,每晚难以入睡,脑海中像过电影一样将这三十八年时间一幕幕闪现。自我记事起母亲就对我既严格又慈祥,对我的生涯照料无微不至,但对学习成长又一丝不苟,因此小时候对母亲有点又爱又怕,可现在我再也无福享受这种爱了。母亲不善言辞,但对我的爱渗透在日常生涯的点点滴滴之中。我高中开端就到外地求学,一直到大学,工作,读研,读博,多年不在母亲身边,但母亲一直支撑我,激励我,家中任何事都不愿让我分心。感到对母亲太多亏欠,立志工作后加倍报答,但工作后仍未能膝前尽孝。为更好发展,工作之后又外出读硕、读博,博士尚未毕业就又接到维和义务,但在此期间母亲一直毫无牢骚,默默支撑着我,让我安心工作,尽力学习,并且以我为傲。当时临行前向母亲告别,母亲对我百般吩咐,并相约完成义务后接父母到身边尽孝,哪成想维和期间母亲却离我而去,临行告别竟成永别,让我留下一生无法补充的遗憾。

    “母亲,现在您分开我已有三年,这三年间每次回忆起来都是泪眼婆娑,不能自已。您的期望我时时不敢忘,对工作学习不敢有丝毫懈怠,维和期间高质量完成义务,获得结合国二级和平勋章,并得到中国驻利比里亚大使等高度赞赏,获得国度和平使命纪念章。维和回来,因工作成就突出被评为‘身边的白求恩’,又多次获得白求恩先进个人,优良共产党员等声誉,在日常工作中把对您未尽的爱心奉献给患者,急患者之所急,想患者之所想,得到患者的认可,甚至还和患者成为朋友。在科研、学习上不仅发表多篇科研论文,还多次在全国科研学术会议上获奖,并于2017年通过了副主任医师答辩,也算是圆了您和父亲的欲望吧。母亲,您放心,以后我还会一如既往持续尽力,听您的话,做一名对国度有用的人。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母亲,三年了,我想您啊!多少次夜深人静的夜晚,都仿佛看到您的音容笑容;多少次回到故乡,都无法克制对您的怀念……这几年想您的时候写了几首小诗,盼望天堂的您能够看到。”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