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 盛 顿 线 上 娱 乐》》欢迎光临《华盛顿线上娱乐》6亿资金被冻,公司濒临倒闭:我没被钱逼疯,却被自己人整死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15 19:34:54  【字号:      】

6亿资金被冻,公司濒临倒闭:我没被钱逼疯,却被自己人整死

来 源:钛媒体 (ID:taimeiti)

“在资本寒冬里,我们不是逝世于缺钱,而是内部奋斗。”

杨晨是Roadstar.ai(下文简称“Roadstar”)一名接近开创团队的员工,近日向钛媒体流露,Roadstar在阅历一系列管理层动荡之后,已经让投资人失去信念,上一轮投资方集体请求撤资,公司账户中近6亿元资金被冻结。

原Roadstar CEO佟显乔也向钛媒体证实,确已收到仲裁通知,正聘任律师积极应对。

Roadstar是一家自动驾驶明星公司,曾创下行业A轮融资额之最,也是本事域最被投资人看好的公司之一;如今却濒临倒闭,正在资本市场追求低价出售。

一位曾有意收购Roadstar的知情人士向钛媒体证实,如今这家公司“正四处寻找收购方”,除了车企,Roadstar还在接触香港资本机构,“作价数千万美元,还不到之前(估值)的十分之一”。

“因资金被冻结,公司拖欠大批员工工资,所以公司现在一边面临投资人的撤资仲裁,一边是劳动仲裁。”杨晨说,“如果有人愿意低价接盘,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Roadstar.ai是深圳一家自动驾驶明星创业项目,与谷歌旗下的Waymo一样,定位于研发 L4 级别自动驾驶技巧,公司三名开创人分辨是CEO佟显乔、CTO权衡和首席科学家周光,三人曾是百度北美研发中心的同事。

2018年5月,Roadstar获得1.28 亿美元A 轮融资,由深创投和双湖资本事投,估值到达4亿美元,在当时创下自动驾驶行业同一轮次最高融资额。

在去年11月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该公司也成为大会首次合作的初创无人车公司,在官方媒体下榻的酒店投放多辆自动驾驶车,供给接驳服务。

但就在公司处于上升期时,一则免职结合开创人的公告,裸露了Roadstar开创团队的内部纷争,也让这家明星项目骤然停摆。

1月21日,Roadstar.ai宣布公告,列举其结合开创人兼CTO周光私藏代码、数据造假、收受回扣等违纪行动,并发布免职结合开创人兼CTO周光在公司的一切职务,终止所有劳动合同。

据钛媒体懂得,本公告由Roadstar现任CEO权衡、原CEO佟显乔等管理层开会决定后发出,而戏剧化的是,在CTO周光被“免职”之前,CEO佟显乔和首席战略官那小川已经被董事会撤职。

公司开创团队的动荡不断,让投资人失去信念。今年1月底,A轮投资人以“违反相关投资协定”为由,向Roadstar开创成员提起仲裁,请求撤回投资款。

“现在公司人都走了,只有开创人在和A轮投资人打官司。”一名Roadstar的技巧员工向钛媒体表现,初步的情形是,CTO周光被“免职”后率领一批技巧人员成立了新公司,还有一批人被分流进另一些同城自动驾驶项目。

Roadstar一位盼望匿名的天使投资人向钛媒体确认了上述事实。

“如果不是开创人奋斗,公司新一轮融资还是比拟狠的。”杨晨苦笑了一下说,“此前几个大型机构和一家全球头部车企都曾经给出过TS,投前估值到达8亿美元。”

内斗“罗生门”

Roadstar开创团队不和的新闻早已通过不同版本在业内传播,而将抵触公开化的则是一则官方公告。

公告宣布当日下午,公司现任CEO权衡和原CEO佟显乔接收了钛媒体电话采访。权衡表现,“公告中所列举的周光的三大违纪行动都有相应证据,会在适合的机会颁布。”

就在权衡和佟显乔接收媒体采访时,在日本东京出差的周光得知被“免职”的新闻,随即向媒体发出回应:之前的新闻为颠倒是非,董事会和我完整不知情,明天我、投资人、股东,所有技巧TL会接收采访。

但是第二天,周光助理发了一则采访撤消的通知后,随即解散了媒体群。而对上述“免职公告”作出公开回应的,是Roadstar天使轮和A轮投资方云启资本。云启资本向媒体宣布了一则署名为“星行科技全部投资人”的声明。

声明表现,解除周光职务的决议有损公司和股东的核心好处,并且程序上也违反了与投资人的相关协定,并不生效,建议团队成员充足沟通,打消分歧。

据钛媒体懂得,云启资本是Roadstar的天使轮和A轮投资方,持股17%,是公司最大机构股东,也和深创投、双湖资本一道是Roadstar的三位机构董事会成员。

“在公司内部抵触的处置上,实际上大部分都是深创投、云启和双湖在参与,三家机构的举动也比拟一致。”杨晨向钛媒体表现。

但为什么投资人声明是站在周光的立场上?一位Roadstar早期投资人告知钛媒体,“首先是因为周光在团队的技巧贡献最大,之前他是首席科学家,现在是CTO,而且更主要的是,本来的CEO佟显乔和首席战略官那小川已经因为不少出格行动被fire,投资人没法再支撑他们。”

公开信息显示,Roadstar公司成立之初,三位开创人的职位划分是:佟显乔担负开创人兼CEO、权衡担负结合开创人兼CTO,而周光是结合开创人兼首席科学家;曾在华兴资本从事创投服务的那小川因有融资贡献参加Roadstar,担负首席战略官,有少量股份,但不在结合开创人之列。

Roadstar.ai 即“深圳星行科技”股东持股图(起源:启信宝)

钛媒体从多个信源处获悉,佟显乔和那小川是哈工大同窗,2018年8月,投资人责备那小川在引进融资时隐瞒开创人内部抵触,同时猜忌那小川未经董事会批准动用融资款项买入P2P理财产品,危及资产安全,因此请求那小川分开公司,遭到佟显乔反对。

佟显乔和投资人之间发生抵触,被请求一同出局。而投资人为防止资产流失,请求掌控公司公章和网银U盾,因此,佟显乔阵营与站在投资人阵营的周光之间产生了争取公章事件。

不过,亲历过该事件的Roadstar财务员工韦青不愿意称此为“争取公章”。“先是周光去抢的,佟显乔当时就是公司法人,他保管公章和应用公章,不是他的权力吗?”韦青向钛媒体表现。

另据媒体报道,双方曾产生肢体冲突,报警之后才得以平息。而据杨晨回想,这次事件确切让各方的抵触都被激化,“抵触剧烈的时候,投资人去公司请求佟显乔交权,被保安拦在门外。”

9月份,Roadstar召开董事会,佟显乔和那小川因票数不敌,被解除职位,原公司CTO权衡接任CEO,而首席科学家周光则接替权衡成为CTO。

CEO和首席战略官被撤职,Roadstar似乎可以驶入正常轨道,但未想到,现任CEO权衡和CTO周光的抵触又趋于白热化。

“虽然投资人推荐权衡担负CEO,但只让他负责市场工作,公司的日常运营由天使轮投资方贵邦资本派来的一名投资人负责。”杨晨流露。

一位Roadstar早期投资人也向钛媒体表现,“部署权衡担负CEO,原来就是过渡性的,他CTO没当好,临时CEO也当的不好”。

据钛媒体从多个信源处获悉,Roadstar公司约60名员工,有40多名技巧员工,此前有10多名技巧员工向权衡汇报,近30名员工向周光汇报,而权衡担负CEO之后,技巧员工全体向周光汇报。

原CEO佟显乔此前在接收采访时也表现,周光曾令其下属给投资人写信,推举其当CEO。多重要挟,让权衡无疑觉得佟显乔的覆辙将在自己身上重蹈。

2018年12月中旬,权衡将在美国家假的佟显乔召回,Roadstar的两任CEO在公司内部被称作“复仇者联盟”,联手发出了1月21日那则“免职”周光职位的公告。

而从多家媒体的报道来看,权衡和周光的抵触在公司成立不久就已经呈现,比佟显乔和周光的抵触还要早。

匆促创业,互信缺失

2016年3月,自动驾驶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被通用汽车团体斥资10亿美元收购,掀起国内自动驾驶创业大潮。

“早期的融资就是靠刷脸,我就说了下要做自动驾驶,团队和方向还没断定,就拿到了几百万美金融资。”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自动驾驶项目AutoX开创人肖健雄,曾向钛媒体回想起早期的融资阅历。

在百度北美研发中心供职的程序界大神楼天城和百度无人车首席架构师彭军,也于2016年中双双离职,同年年底成立Level 4自动驾驶项目Pony.ai(小马智行),在种子轮即引入红杉中国基金和IDG资本两大明星机构。

资本敏捷涌入让同在百度北美研发中心工作的佟显乔、权衡和周光看到机遇。权衡在接收钛媒体采访时坦言,“我们也是看到Pony(小马智行)创业之后,感到这是个很大的机遇,因此决议结合创业。”

虽然没有楼天城和彭军的名气响亮,但佟显乔、权衡和周光都已经拥有自动驾驶行业的光鲜履历。

Roadstar.ai三位开创人信息

公开材料显示,Roadstar公司CEO佟显乔是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无人车方向博士,曾就职于苹果特别项目组、英伟达自动驾驶算法组,在百度硅谷团队负责无人车定位和地图,CTO权衡曾就职于特斯拉 Autopilot组、谷歌地图街景组,在百度担负自动驾驶项目组技巧委员会核心委员。

相比于佟显乔和权衡,周光几乎没有其他工作阅历,其从德州大学博士毕业后,即参加百度硅谷无人车团队,负责标定、感知等方面的工作,因此在公司中的职位稍弱,是首席科学家。

从领英等平台信息来看,Roadstar三位开创成员的共事时光并不长。权衡是2016年4月参加百度,而佟显乔和周光都是8月份参加,而同年12月底,三人决议结合创业。

不仅共事时光不长,三人在百度期间的职位相当,且都未担负过高等管理岗位。

“虽然划分了CEO、CTO和首席科学家,但三个人心里谁都不服谁,因为都是技巧入股,谁也没出钱,所以在股权分配上很难妥协。”张池是参与过Roadsta早期融资的员工,其向钛媒体流露,之所以推荐佟显乔当CEO,是因为佟显乔表示得相对成熟,曾垫付了不少差旅费和注册公司费用。

张池对钛媒体讲述了该公司早期融资的一个插曲:三位开创人曾与顺为资本接触,盼望获得雷军的投资。当时(开创团队)提出的股权分配是绝对平均(即三人按1:1:1分配),顺为方面以为“三人不成熟”,谢绝供给融资。

而为了推动融资,三人勉强通过了CEO佟显乔持有更多股份的计划,CTO权衡和首席科学家周光的股份则坚持一致。

经过天使轮和A轮融资后,佟显乔持股16.8%,权衡和周光分辨持股10.2%,差距并未拉开,也即,三个开创人没有一个拥有绝对把持性的股权份额。

“佟显乔多持有的那一部分股份其实是口头许诺代持期权池。”张池说。据张池的察看,三位开创人之间缺乏足够的信赖。

除了缺少互信,三人的工作节奏也呈现了龃龉。

一位离职员工向钛媒体轮廓化地描写了对三位开创人的印象,“佟显乔像个国企引导,2018年中以后就不太负责技巧工作,权衡像个大学教授,说话慢条斯理,爱好科普,而周光更像个大哥,能和下属打成一片,和大家讨论技巧。”

多位Roadstar员工也向钛媒体表现,在工作当中,周光是最有创业节奏的一个,在Roadstar的技巧贡献也很大。

Roadstar曾经与丰田合作过自动驾驶大巴的技巧定制项目。一位参与过该项目标员工向钛媒体表现,“周光做事情非常快,一个星期就把项目做完了”。此外,跟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合作,也几乎是周光一个人指挥完成。

2017年底,Roadstar打算回国发展,那小川和佟显乔在深圳搭建总部,留在美国的权衡和周光则因工作节奏不同发生了抵触。

周光责备权衡“总是把论文上的东西传达一下,自己不履行,也不抓进度” 。这位离职员工还告知钛媒体,“一次投资人试乘出了问题,周光也将义务归在权衡负责的计划把持组。”

因此,早在2018年3月,佟显乔和那小川就被周光说服,三人打算赶走权衡,理由正是权衡的“技巧贡献不够、也不符合创业公司节奏”。

钛媒体从多个信源获悉,A轮融资的股权变革中,三人让权衡多签了一倍的签字页。

虽然这些签字页并未应用,但那小川在“赶走”权衡的打算中表示出的积极性,让周光不安。佟显乔和那小川是哈工大同窗,两人加起来的股份远超过周光。

2018年6月,周光转与权衡结盟,将矛头首先对准了那小川。而那小川作为负责引进投资的首席战略官,除了在投资人处落下了隐瞒管理层抵触的口实,也在融资款的管理上违背了投资人的意愿。

P2P理财之谜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5月,Roadstar发布完成A轮1.28亿美元融资,双湖资本和深创投团体结合领投,老股东云启资本,以及招银国际、元璟资本跟投。

2017年5月,Roadstar.ai在创建之初已获得千万美元天使轮投资,投资方为云启资本、松禾远望资本、银泰资本、耀途资本、贵邦资本等机构。

据钛媒体获悉,两轮融资完成之后,Roadstar发生了七名董事会成员,即佟显乔、权衡、周光三名开创成员,首席战略官那小川,以及云启资本、双湖资本和深创投三名投资机构。

“虽然深创投在三个机构董事会成员中持股比例最少,但其态度最为强硬,免职佟显乔和那小川、请求撤回投资款的诉求,都是深创投先主张的,其他股东大部分是跟随。”杨晨告知钛媒体。

就上述评价,钛媒体向 Roadstar 其他相关投资人进行了求证,截止发稿均未获得回复。

公开信息显示,深圳市创新投资团体有限公司(简称“深创投”)由深圳市政府1999年出资并领导社会资本出资设立。

钛媒体获悉的微信聊天截图显示,深创投的投资款到账之时,投资人向那小川推举兴业银行作为打款银行,双方联系之后,兴业银行方面建议Roadstar将这笔投资款以活期存款放在兴业银行,并为Roadstar申请了高出定期挂牌价的活期利率。

同时,为了“凑一个考察数”,兴业银行还盼望Roadstar将其他银行的活期资金归拢到兴业银行。

钛媒体获得的一份财务审计文件显示,那小川不仅没有将其他银行的活期存款转入兴业银行,还将深创投的投资款从兴业银行取出,再加上公司的其他投资款,买入了年化利率5.8%的五矿信托产品和4%奇点金服等理财产品。

Roadstar财务人员韦青告知钛媒体,“公司把钱从兴业银行转走,就是感到收益太低,贵邦资本的投资人后来斟酌到理财,也感到这个利率有点低。”

虽然动机明了,但那小川在动用融资款的流程上犯了错,不仅未经过董事会批准,也未让周光和权衡两位结合开创人知悉。

在团队之间本就猜忌横生的气氛中,买入P2P理财造成巨额亏损、收受回扣等新闻很快传进投资人耳朵。

“很多公司都在拿融资款做理财,天使轮我们就在做,投资人尽调都知道。而且公司的财务都是我管,周光和权衡负责技巧,他们一般不过问。”那小川就此事向钛媒体回应。

不过,财务审计在9月份开端,而在此不到两周之前,那小川的一系列理财举动似乎已经触动投资人的风险红线。

8月下旬,投资方以隐瞒开创人抵触和未经董事会批准购置高风险理财产品为由,请求那小川分开公司。同时,为避免后续的资产风险,投资人也请求掌管公司公章和网银U盾。

这也是佟显乔和周光之间产生争取公章事件的起因。接近管理层的人士还流露,此后双方被双湖资本劝和,公司和资方共掌公章和U盾。

综合多家媒体报道来看,在2018年9月,Roadstar通过董事会对佟显乔和那小川进行停职,权衡接任CEO,财务权也移交给权衡,投资方对公司展开财务审计。

“调查的成果就是:我买的不是P2P,也没有造成资产丧失。”那小川向钛媒体表现,“如果像媒体报道的,亏了几千万,我早就去坐牢了。”

韦青也告知钛媒体,“公司买的确定不是P2P理财产品,买的是五矿信托和奇点金服的理财产品,年化5%左右,不算太高风险那种。”

最终在财务审计中发明的问题,重要是“公司某几项采购少了几张发票。”

但为时已晚。在这个进程中,这批海归创业精英选择以一种草莽方法来应对损失股权的风险,已经与投资人结下抵触。

钛媒体获悉,Roadstar的理财资金在9月下旬被请求强迫赎回,佟显乔和那小川的分开也已成定局。

“后面几个月,就是投资人与佟显乔和我谈论股权处置,但一直都没有妥当计划。”那小川对钛媒体说。

直到今年1月份,权衡与佟显乔联手,打算应用开创人的投票权优势赶走周光,投资方对公司发展彻底废弃盼望,决议通过仲裁,启动回购条款。

为了“尚未发生的好处”

“现在公司账上还有5.8亿元,都已经被冻结。”一位Roadstar的天使投资方告知钛媒体,“这些钱还不够偿还A轮投资人,我们天使轮资人的钱就当打水漂了。”

上述投资人流露,Roadstar的天使轮投资人几乎都去转向支撑周光的新公司,盼望在周光的新项目中断损。

据公开信息,Roadstar在A轮融资1.28亿美元,折合国民币8.6亿元。也就是说,如果投资人在仲裁中胜出,Roadstar除了要退还账户近6亿元资金,三位开创人还须要依据各自股权比例偿还剩余债务2.6亿元。

杨晨对钛媒体流露,除了开创人的债务,Roadstar的账户资金在1月底被冻结之后,也已造成拖欠20多名员工2月份的薪水,劳动仲裁通知书接连向Roadstar发出。

Roadstar收到的劳动仲裁通知书

此外,Roadstar在“免职结合开创人”事件后,突然开端裁撤员工,而被辞退员工也让Roadstar背负了不少n+1的赔偿债务。钛媒体从Roadstar内部获得的一份律师函显示,辞退员工的举动被指来自周光。

钛媒体就此事向周光求证,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Roadstar发给周光的律师函

除了离职和被辞退的员工,一些技巧员工要么被分流参加其他的自动驾驶团队,要么参加周光的新项目,据钛媒体懂得,参加周光新公司的Roadstar员工有20多人。

疑似周光新公司的工商信息

据钛媒体独家获悉,周光新公司的名称为深圳元戎启行科技有限公司。这一新闻得到Roadstar投资人的确认。

工商注册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今年2月18号,注册资本100万元,在3月25号做了名称变革,经营类目也由“盘算机软硬件、信息系统软件的技巧开发、销售等”变革为“自动驾驶的技巧开发、技巧咨询;盘算机系统开发,盘算机利用软件开发等”。

贵邦资本出资人韩帅,也是Roadstar天使投资方

担负深圳元戎启行公司法人的正是韩帅。韩帅是Roadstar天使轮投资方贵邦资本的出资人。

随着员工离散、周光组建新的公司、投资人走向支撑周光和发起仲裁两个阵营,其他几位开创成员和股东也开端谋划自己的下一步。

据钛媒体懂得,那小川离职后,成立了一家个人FA公司,干起了在华兴的老本行;而权衡还留在国内应对投资人的仲裁。

而对于接下来的仲裁,一位公司早期成员向钛媒体剖析,“开创人的赢面不是没有,但即便官司赢了,投资人为了止损,可能还会找其他事由持续仲裁,所以最好的情形是,有人能投一笔钱进来,加上公司现有的资金,买掉A轮投资人的股份,然后再投点钱带着公司向前走。这笔资金不须要很大,1-2亿国民币就够了。”

据流露,在这场仲裁上,投资人和开创团队都付出了不少代价,投资人已经破费了1200万元律师费,而开创团队的律师费用也已经支付600万元。

原Roadstar CEO佟显乔告知钛媒体,他已经重新开端自己的事业,不便流露去向。

钛媒体问及对Roadstar的未来走向有什么预期,佟显乔说,“我不预期也不care任何成果,反正是惋惜了。”

但佟显乔又忍不住对钛媒体总结道,“在我看来,rs(Roadstar)的核心问题是太多人在实际并没有好处的时候跳出来争好处,其实都是虚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应受访者请求,文中杨晨、张池、韦青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