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风 车 国 际 幼 儿 园》》欢迎访问《大风车国际幼儿园》戴维·马尔帕斯:掌舵世界银行的立体观感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15 14:14:59  【字号:      】

戴维·马尔帕斯:掌舵世界银行的立体观感

在经过了美国总统提名、世界银行履行委员会票选以及世行董事会同意等一系列规定动作后,现任美国财政部副部长戴维·马尔帕斯于4月9日正式走马上任,接替金墉成为世界银行第十三任行长,由此也开启个人历时5年的世行行长生活。

金墉于2012年任职世行行长,并在2017年胜利连任,任期五年,依照时光逻辑,金墉还有三年多的任期,但在今年年初,金墉却突然请辞,留下了只有他自己才干解开的悬念不说,也让世界银行在措手不及中敏捷启动了新行长的遴选流程。追踪发明,在历届世界银行行长的履职人员中,金墉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主动提前辞职不干的人,既如此,马尔帕斯自然也就算是提早上位“填空”之人。

马尔帕斯算得上是一个职场“弄潮儿”。材料显示,现年63岁的马尔帕斯大学时就读于乔治敦大学外交学院国际经济专业,且在官场上混得如鱼得水。先是在里根政府中担负负责发展中国度事务的财政部副助理部长,后又在老布什的幕府下出任负责拉丁美洲经济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而且此间马尔帕斯参与推进了1986年美国减税法案,参与应对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拉丁美洲债务危机。此外,马尔帕斯还曾在美洲理事会、纽约经济俱乐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等机构任职。金融危机之前,马尔帕斯投身华尔街著名投行贝尔斯登并在该机构中出任首席经济学家长达15年,东家倒闭破产后,马尔帕斯也分开了自己的咨询公司。

马尔帕斯还称得上是一个时期“荣幸儿”。特朗普竞选总统时,马尔帕斯受邀担负经济参谋的要职,等主人进入白宫后,马尔帕斯也就得到了重用。不仅如此,在接下来世行行长的提名人选上,特朗普将全体盼望押在了马尔帕斯一个人身上,并强调马尔帕斯是“出众的人”“备受尊敬的人”“出色的人”。如此繁重分量的溢美之词也让马尔帕斯在世行历史上发明了绝无仅有的壮举:以定额选举身份进入世行履行委员会的投票名单。依照规定,世行任何重大事项要得到85%以上的票数才干通过,而美国作为世行最大股东,控制着16%的票决权,也就是一票否决权,因此,从特朗普提名开端,其实就已经决议马尔帕斯成为了世行行长不二的人物。

马尔帕斯之所以能够得到特朗普的格外赏识,除了在后者的总统竞选中施展了军师之功外,更主要的恐怕还是二人的价值观十分合拍。另外,对于全球化与多边合作的经济见解,马尔帕斯也与特朗普坚持着惊人一致。在接收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马尔帕斯明白表现全球经济秩序已经过时,与其他国度的合作已走得太远,世界须要的不是更多,而是更少。因此,舆论广泛以为,马尔帕斯掌管世行后,特朗普极力推重的“美国优先”政策或在全球得到进一步的渗透与彰显。

当然,世行成员国多达189个,也许是惧怕惹起众怒,在被提名世行行长人选后,马尔帕斯曾写了一篇名为《如果我成为下一任世行行长》的文章,其中做出了言辞确实的表态:我信任,世界银行能够辅助发展中国度走上胜利的途径,让世界经济更稳定、更强劲。但是,依据世行董事会敲定的“坚定致力于并赞美多边合作”的行长选配尺度,以及世行“打消极端贫困,增进共享繁华”的两大服务宗旨,人们其实很难信任在价值观上与此完整存在分野的马尔帕斯能够做到言行一致,否则马尔帕斯只能违背和摈弃自己的既有观念取向,但这种离经叛道之举又必定引来特朗普的绝对不快,最终的成果是马尔帕斯可能成为第二个金墉。

剖析发明,作为全球最主要的多边金融机构之一,世界银行自发生之日起就践行着对发展中国度以及落伍地域供给财政支援的天职与使命,而且经过多年不懈的尽力,世界银行和其他国际组织在支援贫穷地域发展上已经取得了很多共鸣,并且形成了一套成熟的经验和操作规范。不仅如此,在针对气象变更、难民处置等现实难题上,世行也找到了不少有益的渠道与方式,而且角色也变得越来越主要。然而,在过去两年多的时光里,特朗普却在《巴黎协定》等一系列全球化公益问题上动不动就以“退群”示强,国际范畴内的单边主义甚嚣尘上。在这种环境中,马尔帕斯如果不能在全球化需求与美国好处之间把握好平衡术,可能的下场就是里外不是人。

应该说,像世界银行这样的多边金融机构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度参与全球治理的主要平台,惋惜的是,犹如一个步履蹒跚的高龄老人,世界银行的公信力其实早已受到了质疑与挑衅。来自世行的统计报告显示,去年该行向发展中国度政府和私营部门许诺供给669亿美元资金,但最终到位资金只有457亿美元,而依据数据表明,目前新兴市场仅基本设施建设每年至少须要资金1万亿美元,可世行时下可以放贷的资金总额只有590亿美元,针对前者的需求可以说杯水车薪。在这种情形下,如果世行真的变成了单边主义的一根大棒,不管谁来掌门,无论哪个国度给它撑腰,世行都有被边沿化甚至遭到抛弃的可能。

目前来看,除了各大洲或经济同盟有着自己的跨区域合作银行外,最为引人关注的就是新兴市场呈现了金砖国度新开发银行和亚洲基本设施投资银行,两者的资本金范围分辨到达了500亿美元和1000亿美元,而且资金贷款门槛要比世界银行低了不少。在这种竞争态势下,如果世界银行不能很好地施展服务职能,其市场影响力日渐式微的同时,自己的生存难度也会越来越大。统计材料显示,自成立以来的74年中,世界银行有一半时光处于亏损状态,且从资产回报率来看,世行的经营绩效显明比其他多边开发机构差。为了抢救颓势,世行近几年一直在调剂业务方向,增添了对中国、印尼、越南等新兴市场国度的贷款,事迹也相应地呈现改良迹象。但动态来看,这样良好的势头在马尔帕斯的手中可能很难延续。

在被提名为世行行长之前,马尔帕斯曾公开责备世行工作人员冗余、薪水过高以及效力低下等,因此,上任之后极有可能展开力度不小的机构与体制改造。我们以为,马尔帕斯的确看到了世行的主要痛点,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同其他机构相比,世界银行在国际开发事务上有雄厚的专业水准,对贫困问题有强盛的研讨才能,而且在发展中国度基本设施建设方面有着丰盛的经验,如果马尔帕斯拿捏不好变更力度与火候,最终导致人才的流失,成果将更不利于世行的投资与经营,本不幻想的财务状况也有可能更为苍白。

作为就职之前对世行的另一个不满之处就是马尔帕斯高调批驳世界银行贷给中国的钱太多,而且也正是马尔帕斯直接出面向世行施压,世行去年做出了减少对中国贷款的决议,同时作为交流,美国向世行增资130亿美元。但马尔帕斯不得不思考的是,如果紧缩了对中国贷款,世界银行是否能够找到如同中国那样能够向自己供给同样商业回报的国度与地域?另外,依照打算,2019财年世行的总贷款金额将提至800亿美元,2030年扩展到1000亿美元,如果中国连必要的信贷需求都遭到人为刁难与阻挠,到时世行又是否能像先前那样取得中国大方的增资支撑呢?即便是中国愿意出资,美国等发达国度又是否心甘甘心地相应稀释自己手中的投票权呢?

(文章起源:证券时报)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