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 洲 足 球 俱 乐 部 排 名》》欢迎光临《欧洲足球俱乐部排名》专访金立群:亚投行与“一带一路”是一架飞机的两个引擎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16 08:55:26  【字号:      】

专访金立群:亚投行与“一带一路”是一架飞机的两个引擎

亚投行走入了第四个年头。

它不仅交出了一份美丽的“成就单”,与其他国际开发性机构的不同之处日趋凸显。

在此之际,3月26日,亚投行行长兼董事会主席金立群在位于北京金融街的总部接收了澎湃消息的独家专访。现年69岁的金立群是亚洲基本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的首任行长。

除了在财政部任职多年,娴熟的外语功底,对国际金融体系的熟稔,以及全球主义的视野,均成为金立群无可替代的优势,让他在头发斑白时承接下这一新使命,成为破旧立新的国际金融秩序中新兴力气的代表。

2015年末,由中国倡议发起、57国共同筹建的多边开发性金融机构亚投行正式成立,全球多边开发性金融体系增添了一个由发展中国度主导的新成员,也体现了中国改造国际金融体系的凌云壮志。

经过两年筹建、三年运行,亚投行博得了国际社会的认可,成员数量从57个开创国上升到93个。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皆给予亚投行3A级的最高信誉评级,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也给予亚投行零风险的权重。

这是中国人第一次担负国际多边金融组织的引导人,亚投行在国际金融秩序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是摆在金立群面前的头号问题。

金立群向澎湃消息表现,中国政府从来都不主张颠覆现有的国际经济政治体系,但是以为须要改造,须要能够更多体现包含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度的意愿与经验,亚投行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开办和运营的。

从亚投行与成员国的关系,对改造现行的国际金融体系作出的尽力,如何不亦步亦趋,作出创新,不让成员国受制于债务之苦,再到“一带一路”倡议,金立群向澎湃消息畅谈亚投行“启航”五年来积聚的经验与他本人的心路过程。

作为一辈学人与官员,金立群大批浏览哲学、历史与宗教的书籍,因为“与国际社会打交道人心须要相通”。

对腐朽零容忍

澎湃消息:亚投行是中国主导的国际多边开发金融机构,作为第一任“拓荒者”,你是如何处置中国与其他成员国的关系的?在应对不同国度政治制度、经济体制、发展程度问题上,亚投行积聚了哪些经验?目前比拟辣手的问题是什么?

金立群:中国引导人倡议成立亚洲基本设施投资银行,定位就是要把它建成一个高尺度的、具有21世纪公司治理模式的国际多边机构。这个目标就决议了亚投行必需尽可能使世界上更多的国度参加,成为一个国际性的有普遍代表性的多边机构。所以,中国和其他成员国一起磋商着办事这一点非常主要。

在开端筹建时,中国政府就表示了这样的诚意。我最初代表中国政府作为中方工作组的组长,后来又当选为国际多边临时准备组的秘书长,在全部进程中我们都体现了这样一种跟大家协商的精力。这一点得到了大家的确定,否则亚投行成员国不可能从57个国度发展成为93个国度。

两年筹建三年运行,现在进入第四年,有一点是我们须要注意的,因为这么多国度的文化历史、宗教信仰的背景都不一样,我们必定要把眼光集中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尚目的上,其他方面都须要大家互相懂得、互相忍让和互相尊重。

我们从开办这个银行开端就这样做,重要通过管理部门与董事会来实现。我们有12个董事席位,3个是域外的,9个是域内的,12个董事代表了93个国度,所以我们处置管理部门与董事会的关系时同样也要遵循这样一种合作的原则。管理部门充足听取各个成员国的看法,通过董事反应他们的看法,在吸收他们的看法后,尽量能够制订一系列的政策来满足大家的须要。从内部而言,我们有来自44个国度的公职人员,同样也具有不同的背景。

(注:依据亚投行章程,亚投行董事会共有12名董事,其中亚洲域内9名,域外3名;亚投行设行长1名,从域内成员发生,任期5年,可连选连任一次,同时设立副行长若干名。)

澎湃消息:如你刚才所言,亚投行的成员国非常不同,而很多成员国又都面临着各自的“难题”,如腐朽、宗教种族抵触等,基本设施建设市场似乎天然存在着部分的道德风险,对此亚投行是如何应对的?

金立群:我们有个基础原则:我们的银行应该是精悍、廉明、绿色的。我们不能搞成一个宏大的官僚机构,我们的资本都来自各个国度,认缴的资本是纳税人的钱,所以必定要有效应用这些资金,对腐朽零容忍度。同时也要保证我们在每一个国度所从事的基本设施建设的资金必定不能流入私人的口袋,必定不能流到别的处所去,必需把每一分钱都花到我们支撑的项目中去。

对内部,我们请求工作人员严厉遵守我们的程序和政策,绝对不容许腐朽。我们建立的是高尺度,要推进经济的绿色发展。所以将这个目的确立并且严厉履行后,就能看到我们得到了国际上的普遍承认。和我们合作的国度、应用我们的资金的国度都知道我们的尺度,如果对一个项目评估后发明不符合这个请求,我们须要辅助它到达这个请求后才可以给它进行贷款。另外一点很主要,当我们建立了这个高尺度的时候,对低收入国度的治理和管理程度同样有增进作用,所以应当说我们是具有充足的正能量的。

改造国际金融体系是亚投行的目的

澎湃消息:逆全球化趋势的蔓延是否裸露出国际治理体系的不足?亚投行倡导的“精悍、廉明、绿色”(lean,clean,green)模式对改进这一体系是否做出了贡献?当前国际合作的框架中还有哪些须要变更之处?

金立群:1945年成立的国际金融经济体系在过去的70年施展了很大的作用,但是情形产生了很大的变更,布雷顿森林体系树立的时候,大多数发展中国度是没有话语权的,当时亚洲很多国度还是殖民地状态。

但是经过70多年的发展后,发展中国度和发达国度之间经济才能之间的平衡产生了很大的变更,现在发展中国度的GDP总量已经超过了世界经济总量的一半,他们在国际事务中也表示得非常活泼。如何汲取他们这几十年来的发展经验,我以为是非常主要的。大家觉得须要有一个国际多边体系来推进共同的发展,但是经过几十年后,这个体系须要改良和改造。

中国政府从来都不主张颠覆现有的国际经济政治体系,但是以为须要改造,须要能够更多体现包含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度的意愿与经验,所以我们是在这样一个前提下开办和运营这家银行的。

亚投行作为国际多边机构,它的治理构造跟现有的机构有些不同。但是总体上是由多个成员国参加组成董事会,并通过董事会来进行管理,工作人员也来自世界各国,目标都是为了推进经济社会的发展、改良环境。那么亚投行跟它们的差别在哪呢?它是新的,是21世纪成立的,汲取了现有的国际多边机构的经验来设置定位。我们盼望通过我们银行的工作来到达这些目标:要巩固人们对多边体系的信心。因为只有我们团结在一起,才干够实现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但是又不能完整依照几十年前树立的体系来操作。

比如说,在现有的国际多边机构,投票权产生了改变,中国在IMF、世界银行的投票权位置在上升,其他发展中国度也在上升。而亚投行设立伊始,发展中国度的股份就超过了75%,我们就是以发展中国度作为大股东而成立的银行。那么这个银行以什么样的尺度来从事业务,我以为是非常主要的。

所以我们通过推进改良环境、应对气象变更、关怀低收入国度的国民等一系列工作,充足体现发展中国度几十年来的发展经验。我以为这对国际经济金融体系的改造会有推进作用。

不增添成员国度的公共债务与外债

澎湃消息:我们注意到亚投行做了一些比拟新鲜的尝试,试图引入更多的私营部门资本,这是否是一种让成员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度免于“债务的魔鬼”的尝试?在推动的进程中又是否遇到一些难题?

金立群:现在大家都很关怀债务可连续性的问题。债务有两种,一种是外债,另一种是内债。一个国度受困于内债时,往往会通过发行货币,进步通货膨胀率来把债务消化掉。但是外债不是这样,外债无法通过通货膨胀来打消,所以外债永远是一个非常值得大家注意的问题。现在面临着这样一个抵触:很多国度的债务程度已经比拟高了,尤其是外债,但要消化掉外债是须要相当长的时光的。这里难题在于,是等到外债消化完了或者降到必定的程度再去借新债,还是一边还债一边持续筹集资金发展经济?

很多人可能会担忧,老债还没还清,再持续用外部的资金来进行基本设施建设,不是加剧了债务的问题吗?这种担忧有必定道理,但有两点须要阐明。如果结束建设,那么今后发展的动力就没了,要解决这个问题,第一是要让政府有空间和时光来打消过高的债务,第二是要开拓新的税收和公民收入的起源。那么,较好的解决措施就是调动民营资本和私营部门的资本,这样既不会增添国度的公共债务,同时基本建设也能够持续往前推动。三五年后,国度的基本设施起来了,其他生产发展起来了,国度就会有足够的财力来更好地清还他们的债务。

所以我们斟酌的是,不要增添成员国度的公共债务,尽可能通过民间的资本,包含本国的民间资本,来推进他们的基本设施建设,进步经济发展程度。比如我们现在在斟酌,在一些国度从今年开端供给以当地货币结算的贷款,这样就能够把当地的储蓄调动起来。

我们要开端做这方面的工作,艰苦有这么几方面:第一,私营部门的才能如何?在一些低收入国度,我们很难找到有足够才能来做这些大型基本设施项目标合作者,所以我们须要开发这样一些资源。第二,(基于)项目本身具备的条件,私营部门有没有兴致去参与?大型基本设施建设期很长,而且还有必定的政策风险,最怕的就是政府政策产生变更,这样的话一个好好的项目可能便会遇到艰苦,这就须要我们来培养市场,并和当地的一些项目主管部门进行研讨以做好恰当的解决计划。比如修一条收费公路,可以算出来这个收费应当是多少,多少年可以还清,但是如果这个国度遇到了很严重的通货膨胀,政府又不愿意进步收费,原来好好的一条路就可能会亏损了。像这样一些问题,我们不仅仅要跟民营企业磋商,还要跟政府磋商如何防止这些风险,以确保我们的项目胜利。所以艰苦还是不少的。

在一些比拟发达的发展中国度、机构才能比拟强的国度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我们要辅助低收入国度、机构才能弱的国度,即便是私营部门的项目,我们也要斟酌找到很好的合作伙伴。私营部门与公共部门的最大差异体现在风险担保方面,公共部门具有主权担保,私营部门的项目我们要风险自担,须要比拟谨严。

澎湃消息:亚投行的成员国已经发展到了拉美和非洲等地域,由于汇率危机这些区域的部分国度呈现了比拟严重的通货膨胀问题。亚投行对此又如何应对?

金立群:我们在拉美还没有正式开端,但我们将会与世界银行和泛美开发银行合作。北非基础上都是我们的成员国,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也有不少国度参与。在非洲,我们只在埃及做了两个项目,将来还会延长出去,你说的这些情形都是我们将来须要考量的,但是不管怎么说,总会有措施来对付这些问题。比如我们供给了以本地货币结算的计划,也可以采用必要的一些金融手腕,比如货币掉期来保证我们自己的好处不会受到侵害,同时又辅助建设他们的项目。

澎湃消息:亚投行树立了一只5亿美元的基金,而且是依照ESG(环境、社会和治理)的理念成立的多元化的债务组合,以后会做更多这样的尝试吗?

金立群:这个项目标反应很好,推进ESG,注意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方面的问题。我们挑选及格的私营部门投资者,给他们供给资金,所以我们先看一看,还可以持续斟酌,这个模式我感到是非常好的,当然我们还得给一点时光,盼望能够看到比拟积极的后果。

我们在摸索,亚投行作为一家新的银行不应当墨守陈规,不应当跟着别人亦步亦趋,应该有创新,应该用最有效的方法、最有效的资金应用率来推进经济社会的发展。我们很有信念,前三年我们做了75亿美元的业务,撬动总投资400多亿美元,这是个什么概念呢?一般而言,一个机构刚刚成立第一二年做不了多少业务的,但我们从第一年开端就一路走来,这三年取得这个结果非常不易。

当然我也要感激我们的兄弟单位,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都给予了我们支撑和结合投资。今后我们还要进一步培育自身独立做项目标才能,我们现在独立做的项目占40%左右,以后逐步会加大,但是跟其他银行结合融资一起的合作将会是长期的。为什么?首先,多边开发机构本身就须要一起合作。其次,大型基本设施项目数目宏大,动辄几十亿,不可能以一个银行出资来帮忙解决的,所以我们以为大型或特大型的基本项目必定须要大家一起来合作。

亚投行与“一带一路”是一架飞机的两个引擎

澎湃消息:如何界定亚投行与 “一带一路”倡议的关系?“一带一路”通过带动中国及其沿线国度的基本设施而对经济增加是有利的,但是在政治层面,外界却有必定的疑虑,你以为中国应当如何说明明白自己要做什么?

金立群:亚投行和“一带一路”,都是由中国政府发起的,我把它们比方为一个飞机的两个引擎,它们有接洽,但是又互相独立,接洽在于共同推进互联互通基本设施建设,推进地域间的合作,目的是一样的。但是亚投行是个国际多边机构,要依照国际机构的那套尺度来运行,通过董事会管理部门来履行项目。而“一带一路”是一个世界合作的大平台,邀请各方来共同参与,大家在这个平台上各自施展作用。

亚投行与“一带一路”的目的一样,但功效不一样。亚投行还有一个目的,盼望能够推进国际经济金融体系的改造。所以我们和“一带一路”有合作,对我们在93个成员国做基本设施项目有带动关系,很多项目都是“一带一路”提出来的。

还有一点我须要强调,我们有三个尺度来选择我们的项目。第一,财务的可连续性。不能赔钱,不能引起债务问题;第二,推进环境的改良;第三,项目必需得到当地大众的支撑。我们按这个尺度来做项目,我们的请求是做一个就要做好一个。这样必定可以加强人们对“一带一路”的信念,所以我们对“一带一路”的贡献不仅仅是参与建设,还要进步人们对沿线项目标信念,让他们觉得“一带一路”的项目不会发生很多国度所担忧的债务问题。

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度都更能懂得“一带一路”,包含最近习主席到意大利签订的(协定),我以为都很好。中国政府的“一带一路”推广战略,将能够施展积极的应有的作用。

澎湃消息:所以相比于通过语言来说明,实际的举动更主要?

金立群:对,我们通过实际举动来阐明。我以为疑虑在逐渐得到打消,对“一带一路”的懂得可能比以前更加深入一些。就像我刚刚说到的,须要我们去做,通过举动来说服国际社会。我也注意到,中国政府很愿意倾听各方面的声音,愿意找到更好的合作方法。

澎湃消息:英国也是亚投行的成员国,现在却陷入了脱欧泥潭,欧洲的动态与变局对亚投行是否造成必定的影响?

金立群:我想这个应当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因为我们的欧洲成员国都是很支撑我们这家银行的,所以不管他们本国产生一些什么样的情形,对于亚投行的支撑应当是确定的。

人文基本很主要,人心须要相通

澎湃消息:你在很多场所都引用过莎士比亚和歌德的作品,对不同文化的深刻懂得在你推进亚投行的工作中起到怎样的作用?从中国与世界打交道的角度而言,你的这一个人经验是否有推广意义?

金立群:我在从事国际多边机构的工作,与国际社会打交道的进程中,有这么几个条件。第一点,对于我们中国人而言,必定要有很高的思想境界。作为中国人,我们确定要保护中国的好处,但是不能忘了世界其他各国的好处。就像亚投行,确定要保护中国的好处,但是保护中国好处最好的方法是让大家都得到好处。

第二点,在国际来往进程中必需懂得和懂得别人。所以我比拟重视看哲学与历史。我也会看一些宗教方面的书,懂得不同宗教的情形,乃至音乐、舞蹈、艺术、绘画的书,我都要看。另外再大批阅读当代各种期刊报刊杂志,更好地懂得这些国度产生的一些情形,以便更好地跟大家进行沟通。

所以从这些工作来看,我以为人文教导的基本是很主要的,仅仅从技巧和专业上来谈问题,有的时候不见得能够谈得很透辟,因为人心还须要相通。比如我们怎么说服别的国度来参加我们开办的这个银行?你得让他们懂得你的想法,你也要懂得他们有什么的担心。所以我很重视平时在这些方面丰盛自己的思想,增添自己的知识,读多了有领会还是很有用的。历史和文学都是非常主要的,亚洲的历史,欧洲的历史,拉美的历史,我都会经常看一看。

(文章起源:澎湃消息)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