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浪 微 博 客 户 端2013》》欢迎访问《新浪微博客户端2013》为了“渣男”苏明成,郭京飞都作过什么妖?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21 19:57:50  【字号:      】

为了“渣男”苏明成,郭京飞都作过什么妖?

最近连续刷屏的《都挺好》大结局了。

因着最后几集剧情的连续翻转,“苏家作妖男团”成员集体洗白胜利,而在此之前屡次因苏明成被骂上热搜的郭京飞,也终于就此解脱了“千古骂名”。

因为苏家老二,这个曾经被好兄弟雷佳音称为“十八线艺人”的演员,在短短几天内上了N次热搜。

超高的曝光率给了“苏明成”流量,却也让郭京飞成为了“万人恨”。因为一个角色——

父母不和他说话、网友见他就骂,就连跟了他八年团队都集体“反叛”,连饭都不愿意与他一桌享用。

一朝苏明成,郭京飞众叛亲离。

见此状,这位已经出道超过十年的非流量明星,展示了自己强烈的求生欲。

发微博报歉,上节目澄清,虽然每次都被网友骂到狗血淋头,但他却丝毫不愿废弃,这一次,他真的想做个好人。

也许是被他的真挚打动了,网友渐渐为他总结出了一句话:

“巨婴是苏明成,可爱是郭京飞。”

仔细想来,这话其实一点都不假。

1979年7月2日,北京老郭家迎来了一位新成员。这之后没多久,身为飞翔员的郭父从军队抽空回了趟家,顺道还给儿子赐了名:

“生在北京,以后确定也得长在北京。我是飞翔员,以后也让他上天,那就叫郭京飞吧。”

生长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城里,小时候的郭京飞浑身高低都透着一股子混不吝的涣散劲儿。

因为不爱学习,他没少挨家长和老师的数落。可甭管别人说什么,他永远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吊儿郎当的样子忒招人烦。

虽然读书不上心,但是对于一样东西,郭京飞却爱好的紧——看电影。每天放学回家,他干的最多的事儿,就是趴在电视前面看碟片。

一张碟不廉价,不上学时他一天就能看5张。他看的爽了,可母亲却被吓得半逝世。有段时光,她连零用钱都敢不提,生怕儿子把家给看破产了。

郭京飞童年照

上初中那一年,向来不知愁滋味的少年,第一次感受到了命运的暴击。

因为不爱学习,郭京飞的成就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处在九年任务教导阶段,学校不能开除他,那便只能部署他留级。

在第二次得知自己初二升初三年级失败的那个午后,郭京飞转身分开了教室,一个人跑到学校邻近的门球场上思考起人生。

可老话都说,人倒霉了连喝口水都塞牙缝。这边郭京飞的屁股刚一着地,那边一块超大的口香糖,就“啪叽”黏到了他新洗的校服裤子上。

郭京飞想把它扣掉,没成想试了两下,“敌方”不仅纹丝没动,还有了越扣越大的趋势。彼时,一股委屈服郭京飞脚底板“噌”一下直冲天灵盖:

“书也念不好,校服也脏了,还上什么学?退学算了!”

当有了这个念头之后,郭京飞一路飞驰到教诲主任的办公室,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将自己的想法告知了老师。

“真的吗?!”大抵真的是被混小子“折磨”疯了,主任在听到这个新闻后,脸上竟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颜。

因为事发突然,老师通知了郭京飞的父母,在与儿子进行了一次亲热且友爱的会见以后,老郭批准了小郭退学的请求。

分开学校的那天,郭京飞的心中没有预想中的高兴。那一年,他刚刚15岁,不上学又能去哪呢?

某日,正当郭京飞游荡在大马路上时,曾经的历史老师韩鉴找到了他。

彼时的韩鉴已到北京电视台任职,偶然听说学生成了无业游民心中多有不忍。再加之前看过郭京飞的表演,韩鉴知道他的优点所在,所以便有了要带着他一起演出的想法。

在取得了父母的批准之后,郭京飞正式跟着韩老师踏上了学习表演的征程。

相比于其他人,郭京飞是不折不扣的“禀赋派”选手。依照老师的话说,“他都不用费什么大功夫,光是往那一站,就能演的不错。”

凭借着对表演极高的悟性,在此之前从未经过专业训练的郭京飞,成了全部舞台上最闪亮的崽。

那时候郭京飞跟着师傅天南海北的跑,一次几十天,一天几块钱。因为收入少,很多人都选择在中途退出,可偏偏郭京飞愿意保持到底。

没什么太多冠冕堂皇的理由,郭京飞只知道,人活一世应该及时行乐。

而读书不能使自己快活,可演戏却可以。

曾几何时,郭京飞认为自己会一直像小时候那样——

拿着每次200块钱的工资,演着不痛不痒的剧团话剧,等混到老了蹦跶不动了,他就自动退出舞台,开心快活,干脆利落。

从某种意义上讲来,这就是郭京飞想要的人生。可有人却偏偏告知他,这样的想法是完整过错的。

在某次演出进程中郭京飞与上海戏剧学院的陈明正老师相识,闲聊时老师说:

“你这么小,应当去读书。”

还有学校教表演呢?!

通过陈明正,郭京飞第一次知道了何为“表演院校”。和多年前决心退学的那个午后一样,他再一次马不停蹄地回到了家里将心中的想法告知了父母。

“爸,我想学表演。”

“不,你不想!”

成擅长军人家庭,老郭家的这棵根正苗红的独苗,打诞生那天起便被父亲视为空军种子选手。

在长辈的心中郭京飞属于蓝天,而不应当一辈子待在那方小小的舞台上。

幻想还未萌芽便被父亲掐逝世在了摇篮里,可郭京飞却没有就此认怂。在经过了一系列的艰难斗争之后,严格的老父亲终于松了口:

“追你的梦去吧!成果自己承担!”

这边老父亲的话音刚落,那边郭京飞就撒丫子跑到了北京电影学院的门口。借着禀赋和经验,他一路过关斩将冲到了最后一轮测验。

考场之上,老师给出的考题是模拟动物。郭京飞心想,这不正撞枪口上了吗?!他就善于这个呀!

于是他一个箭步冲上台表演了一只豹子,期间由于用力过猛,他还喷了自己一脸的鼻涕泡。

然而万万没想到,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成就二百五。

而这“二百五”指的是文化课成就。

因为文化课成就不够,郭京飞与北电失之交臂。

后来他又去中戏,成果人家“压根就没瞧上”他。与中学时候持续两次“升级”失败一样,他再次跑到了小公园。

只是这一次等候他的不是口香糖,而是那张写着“只要学一年,就能当演员”的某表演培训院校招生简章。

因着这句话,郭京飞从北京飞到了上海,并在不久之后成为了上戏学子。虽然考学之路一波三折,但他却始终乐在其中。

从哲学上讲,任何事物都是在波折中前进的,但只要终点有舞台,那郭京飞便永远义无反顾。

由于这份对舞台的敬畏,郭京飞从入校那一天起,便给自己戴上了“国民艺术家”的标签。

同为表演系学生,别人恨不得一天筹备8身衣服以备时刻展示颜值,偏偏他永远裹着件军大衣四处游荡,还不许别人说他丑,谁说就跟谁急。

身上架着“艺术家”的光环,郭京飞恨不得把“高冷”直接刻在脑门上。

不说话、不交朋友,就连排戏都不许别人插话讨论,否则当场掀桌子走人。

所有高尚的艺术都是孤单的。因此作为艺术家,郭京飞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寂寞。如此,他便只能借酒来缓解心坎的空虚。

时至今日,郭京飞每次描写自己在上戏的求学路时,用到的最多的一个词,便是“喝大了”。

短短四年间,郭京飞和他的艺术家朋友们近乎喝遍了全世界的所有酒种。那些年,他们在醉酒之后骂过人、裸过奔、还和草原对过话。

在当时要说“浪”,那没人能浪过郭京飞。可浪过之后呢?

郭京飞迷茫了,直到他遇到了话剧。

作为“上戏”的实力派代表人物之一,郭京飞是很多人的偶像。

陈赫说他是“噩梦”,因为老师总拿他的优良,来对照新生的不足;

袁弘说叫他“偶像”,因为他的话剧是学校出了名的“经典剧目”;

雷佳音说他“牛逼”,因为他就连无实物表演拿萝卜刻人像,都能让大家看出来他雕的是谁……

因为表演,从前长辈眼中只知道调皮捣鬼的混小子成了风云人物。如此,话剧在郭京飞的心中就两个字,“光彩”!

为了这份荣光,同时也为了自己“艺术家”的人设,上戏毕业后的郭京飞,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留在话剧舞台。

郭京飞话剧《牛虻》现场照

2004年,郭京飞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因为在校成就优良,他一出校门便成了当地话剧中心的签约演员。

“在话剧舞台上,很多年没有一个人,能一毕业就被招进上海戏剧艺术中心。而且他一进去就演主角,这对于很多人来讲,基本就是做梦都求不来的。”

带着上帝赐予的定点追光,郭京飞在话剧舞台上一路开挂。那段时光,他的演出成了上海话剧界的固定景点,任谁来了都得瞅上一眼。

短短几年间,他得过白玉兰、拿过金狮奖,三部话剧作品的票房,竟超过了1.6亿,成为了业内公认的“戏剧小王子”。

在“戏比天大”的话剧舞台上,他敢因观众吵闹直接撂挑子下台,浑身高低就一个字“傲”!

郭京飞话剧现场照

那天郭京飞休息和朋友约着吃饭,对方忽然拿出一剧本问他想不想演。一看是喜剧,他连想都没想就直接给人退了回去。

“别的事我们嘻嘻哈哈都可以,但是舞台,我感到我是有敬畏感的,它曾经给过我声誉,我是从那里走出来的。如果这我都可以随意玩一玩,那我感到我就崩塌了。”

艺术家怎么能演喜剧呢?掉价!

对方知道他的性情也没强求,转身又去找了姚晨和喻恩泰,路上还给这戏取了个名字——《武林外传》。

受话剧界主流观念的影响,郭京飞始终感到唯有“严正文学”才可登得大雅之堂。所以那些年,他净挑些晦涩难懂的巨匠作品去演。

然而这作品德量是上去了,可郭京飞却彻底愁闷了。

26岁那一年,他受邀出演话剧《终局》——荒谬派戏剧巨匠贝克特经典作品。

和绝大多数同类型作品一样,该剧目亦是要用轻松的喜剧情势,来表达严正的悲剧主题。

作为后现代戏剧流派之一,荒谬派摒弃了戏剧传统的构造与逻辑惯性,这是它的特色,却也成了郭京飞在那段时光怎么也迈不过去的坎。

据说在这之前,德国一位国宝级演员也曾演过《终局》,成果演完就抑郁自杀了。郭京飞感到自己不至于,可戏中完整病态的人物设定还是让他走了心。

在联排大戏的期间,郭京飞天天往话剧中心顶楼跑,望着脚下的大马路,他忽然意识到:

“当初演戏是为了快活,可现在我一点都不快活。”

那一天,18层楼上的凉风嗖嗖从他耳边吹过,往事被寒风吹得支离破碎,好的、坏的最后都组成了两个字:

“放下”

没有人会爱好苦楚,自己如此,观众亦是如此。

在郭京飞30岁那年,话剧中心顶楼的大风吹呀吹呀,吹走了他的自豪放荡,也顺道带走了在他如今看来无比讨人嫌的狂妄艺术家气质。

打那之后,突然顿悟的郭京飞一头扎进了喜剧的大坑。褪去了曾经一板一眼的专业姿态,他开端在舞台上彻底放飞了自我。

《武林外传》、《罗密欧与祝英台》、《鹿鼎记》,那些年为了取悦观众,郭京飞在舞台上上蹿下跳。

熟习他过去的人对此有点吃惊,拍着他的肩膀说:“哥们儿,腐化了啊,都拍喜剧了。”

他笑笑说:“苦楚的东西总是无解的,可我想通过自己让更多的人快活。”

从前演戏,郭京飞图个自己乐呵,可如今他想清楚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2011年前后,这个在话剧舞台上游荡了近5年的“小王子”带着一身的辉煌历史告别了他的“光彩”,盘算到影视圈里混口饭吃。

从话剧圈到演艺圈,郭京飞心坎的优胜感在霎时间荡然无存。

作为影视圈里的“新人”,郭京飞和所有人一样,只能从最小的角色演起。

《失恋33天》里的劈腿“前男友”陆然、《大男当婚》里一闪而过的局长黄伟业、《那样芳香》里又浪又贱的林家老二林越……

那些年,郭京飞在你的全世界路过,却始终不能拥有姓名。

郭京飞《失恋33天》饰演陆然

被现实狠狠敲打了一通之后,郭京飞收起了自己最后的嚣张与狂妄。

后来古装职场喜剧《龙门镖局》开拍,他想都没想背起行囊就进了剧组。这一次,他丢掉了之前端了小半辈子的架子,彻底成了一只脱缰的野马。

打嘴炮、跳街舞、怒吼帝、娘娘腔,郭京飞就这样成为了“骚浪贱”三位一体的陆三金。

《龙门镖局》让郭京飞释放了本性,同时也让他第一次真正走进了民众视野。放下固执后,他终于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几年前,他与雷佳音、李光洁组成“TF老boy”出道,人们笑称,这个加起来一百多岁的腊肉组合,终于也体验了一把当流量明星的感到。

只是后来,雷佳音因《我的前半生》、《绣春刀》喜提各种热搜,李光洁也因综艺强势回归,唯独郭京飞不温不火。别人问他感触如何,他说:

“我感到我还可以啊,我的幻想就是做一个二线演员”

不被生涯胁迫,不被名气牵绊,无论几线,知足方能长乐。

郭京飞 李光洁 雷佳音

相比于其他人在面对怀才不遇时的激愤与偏执,郭京飞的身上更多的是一种全盘接收的坦然。

从小到大,他唯一保持到底的事情,那便是“好好演戏”。

成就不好就退学,悲剧压制就去演喜剧,话剧不赚钱那就转战影视圈,从“孤单的艺术家”到“二线演员”,郭京飞从来不缺敢于废弃的勇气。

也许在某些人看来,这种“知难而退”的精力是可耻的,可郭京飞却说:

“你必需得让大家先看到你,然后你才会有更多的选择,才干接到好戏,否则的话你没什么能被大家认可的东西,你再有本领也没人用你,只能是心中有马,手中无剑。”

杜绝好高骛远,谢绝画地为牢,这是郭京飞的选择,也是他的通透。

今年郭京飞刚好40岁,不惑之年,他终于凭借着苏明成大红大紫了一把。

当初一直被好友讥笑在机场“戴口罩装杨洋”骗粉丝的他,现在也有了自己专属接机粉丝。

几天前在机场,簇拥而至的人群将他的前路全体堵逝世,高兴的粉丝高呼:“你现在是巨星了。”

听到这儿,郭京飞半开玩笑地问道:

“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部分材料起源:

1.《超级拜访》郭京飞专访

2.《非常静距离》郭京飞专访

3.网络

图片起源:视觉中国、郭京飞微博、相关影视截图、网络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