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天 真 龙 传txt下 载》》欢迎光临《九天真龙传txt下载》南方“碾压”北方背后 我国经济重心南移了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21 11:01:12  【字号:      】

南方“碾压”北方背后 我国经济重心南移了

近期,南北经济差距拉大现象再次引发舆论关注。

上个月刚刚停止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讨中心原副主任、中国发展研讨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指出,过去我们经常说中国经济发展东西差距大,实际上,经济南北差距也非常显明,最北的东北和最南的深圳,经济发展有着显明差距。

还有媒体对各种数据剖析后得出结论,“南方正在碾压北方,中国经济版图生变”。

在新中国成立后到改造开放前,南北经济步伐几乎接近。

40年的变迁之后,毕竟什么原因导致我国南北经济差距扩展了呢?这是否意味我国经济重心整体南移?如何实现南北经济发展再平衡呢?

文丨骆振心经济学博士

2017年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首次提出以黄河为界的“南北差距”,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今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再次提出,我国经济南北差距非常显明,把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又一次放在了聚光灯下。我国幅员广阔,各地的自然地理条件和天赋差异都很大,经济也浮现很强的地理特点,南北差距、东西差距一直备受关注。

近年来,我国南北经济差距有逐渐扩展之势,成为经济版图的新变更。据相关统计,以国度统计局36个重要中心城市为样本,分为南北两大阵营,2001年南方城市占GDP比主要高于北方城市约10个百分点,而2018年扩展到18个百分点,差距扩展了8个百分点。与之相对应的是,中西部内陆地域与东部沿海地域的差距在缩小,南北经济差距已经成为我国区域经济平衡发展须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近年来,经济发展速度总体上“南快北慢”,差距连续扩展。据有关研讨,2017年两者GDP增速的差距到达1.9个百分点。

北方经济发展滞后,直接表示在三个方面:

一是产业构造相对滞后。从相关统计数据看,北方的第二产业增速整体上比南方要低2.1个百分点,其中,北方的制作业发展速度要显明低于南方。第三产业增速要低1.4个百分点,北方的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第一产业南北基础没有太大的差距。

二是资本投入不足。我国现代经济体系重要还是在中华国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打下的基本,从一开端,国度工业布局就是“南轻北重”的布局,应当说,很长一段时代内,北方的投资是高于南方的。但近年来,情形呈现了逆转,南方的投资要远高出北方,据统计,2013~2016四年间,北方资本形成总额年均增加6.2%,比南方慢3.2个百分点,慢了近一半。由于近年来公共基本设施投资实际上是在降落的,投资更多的是企业自主行动,是产业类的投资,因此,南方的投资效力和产能是远高出北方的。

三是民营企业发展不充足。2018年民营企业500强,划分为南北两个阵营,南方的企业到达334家,而北方的企业只有166家,南北的发展差距显明过大。

实际上,这三个方面的因素是相互交错在一起的,产业、投资、企业的因素都是处在一个大的区域经济生态中。

在南北差距扩展的同时,北方内部的经济也呈现了分化。东北和华北地域经济发展显明下滑,与南方的差距连续拉大,据相关统计,在过去的五年间,东北地域的增速要比南方整体低3.3个百分点左右,华北地域要低1.3个百分点左右。北京经济发展势头依然不减,去年GDP超过了3万亿元,在全部北方经济中一枝独秀。

南北差距扩展,是否意味我国经济重心整体南移?笔者以为,目前尚难以得出这样的断定。

从全国整体经济发展形势看,在南北差距扩展的同时,南方内部、北方内部不同省份的经济增速实际上也在分化,甚至同一省份的不同地市之间分化态势也在增强。比如,广东省内,2018年深圳GDP增速高达7.6%,而梅州的GDP增速只有2.4%,差距非常大,珠三角总体浮现“东高西低”的经济发展格式,分化依然显明。

应当说,全国的经济凑集水平进一步进步,比如华南经济资源加速向粤港澳大湾区流入,华东的资源集中向长三角流入,而北方的经济资源集中向北京及周边地域流入。这些大的经济凑集区之间的增加差别主导了南北经济差别。因此,看起来是经济重心南移,其本质是经济重心向三大经济发达区的凑集度进一步进步。

南北差距扩展是短期的现象,还是一个长期趋势?

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大范围的刺激政策出台,对北方地域的大型投资项目很多,那几年北方增速是较快的,而南方地域则由于外贸冲击,不少外向型企业关门,导致了南方增速下滑。目前,我国正在阅历产业转型升级的阵痛,决策层适时推动了供应侧构造性改造,主动领导产业构造调剂,在新旧动能转换进程中,应当说,北方的转型压力开端凸显,因为北方的重化工业和资源型企业占主要位置,而南方的制作业相对发达,在全球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中,南方的优势开端凸显,在大数据、人工智能、金融科技、新一代信息技巧等方面表示要远强于北方。从发展态势看,北京具有很强的技巧和产业潜力,2018年独角兽企业散布中,重要集中在北方的北京和南方的上海、广东、浙江四地,其余地域均不到10家。北京有87家,南方的前三大凑集地上海、广东、浙江总和是91家,与北京旗鼓相当,应当说,北京在北方产业发展中起着“核心”作用。

要实现南北经济发展再平衡,要害是要充足把北京的经济资源施展出最大效益,把北京“火车头”的拉动作用施展出来。笔者建议,要充足应用北京分散非首都功效的机遇,把北京的优势科技产业资源与各地的优势联合起来,让北京的优势资源在北方有效转化、落地生根,加强北京的经济辐射才能,带动北方地域整体加快发展。与之相应的要加快出台配套政策,进一步加快体制改造,增进北方民营经济发展,激发经济活气。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遇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