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 梦 城 开 户》》欢迎光临《圆梦城开户》被耽误的段子手、最强网红制造者 单霁翔突然退休了!财经频道金融界

文章来源:孝感网 发布时间:2019-11-17 23:57:42  【字号:      】

被耽误的段子手、最强网红制造者 单霁翔突然退休了!财经频道金融界

今天(4月8日),央视消息报道称,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正式退休,敦煌研讨院院长王旭东接任。

被耽误的段子手、最强网红制造者、故宫“硬核”看门人,突然退休了!

单霁翔退休的新闻非常突然。敦煌研讨院知情人士告知每经影视(meijingyingshi)记者:“我们今天刚得到新闻,王院长已经在故宫上任了,这个新闻属实,但关于敦煌研讨员的人员部署等情形,由上级主管部门负责,我们都还不明白。”

对于单霁翔的退休,许多微博网友也表达了感激和不舍。

被耽误的段子手、最强网红制造者、故宫“硬核”看门人,突然退休了!

目前,在故宫博物院官网“引导团队”一栏里,依然可以看到单霁翔的个人介绍。

被耽误的段子手、最强网红制造者、故宫“硬核”看门人,突然退休了!

图片起源:故宫博物院官网

每经影视(meijingyingshi)记者多次尝试拨打单霁翔手机接洽,但是一直关机。

2012年,58岁的单霁翔被任命为故宫博物院院长,成为自1925年故宫博物院成立之后的第6任院长。7年时光,在单霁翔手里,故宫,变了模样。

继任者王旭东,1967年2月生于甘肃山丹,毕业于兰州大学地质系水文地质与工程地质专业。现任敦煌研讨院党委书记、院长,兰州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西北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

1991年,王旭东来到敦煌研讨院,从事莫高窟壁画及土遗址维护工作。2014年12月,任敦煌研讨院院长。他也是继常书鸿、段文杰、樊锦诗后第四任敦煌研讨院院长。

以下是每经影视(meijingyingshi)3月25日关于单霁翔的报道全文——

人物|单霁翔:做9999件事,但没把文物维护好,就对不起社会,对不起国度

单霁翔(图片起源:主办方供给)

继3月23日在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回应故宫火锅、故宫口红等热门问题后,3月24日,单霁翔呈现在2019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上,讲述了故宫这个600岁“网红”背后的创新和与时俱进。

事实上,在单霁翔之前,鲜有人知道历届故宫“掌门人”。不过随着故宫的走红,单霁翔开端走进民众视线,被网友们封为段子手、网红。

“其实我真不是网红,我是被网红的,我就是在故宫博物院里面看门,”单霁翔笑着说,“并不感到我是个风趣的人,其实我是讲故事,因为讲好中国故事,是要用很活泼的语言。”

此前,单霁翔在接收央视《面对面》采访时提到,要让故宫以及文化遗产更有尊严。如今,7年时光,在单霁翔手里,故宫,变了模样。

他的临危受命:

一个烟头也管,一个井盖也管,一块墙皮也管

“如今的故宫淡季不‘淡’了,今年1、2月份,故宫游客量同比去年增加了51.8%,30岁以下的年青人占比到达了50%;在开放区域上,过去我们只开放30%,到今天已经开放超过了80%。”现场,单霁翔用一组最直观的数字描写了故宫的变更。

如今的故宫已成为中国文创第一大网红,让这一切产生变更的正是故宫“掌门人”单霁翔。

2012年,58岁的单霁翔被任命为故宫博物院院长,成为自1925年故宫博物院成立之后的第6任院长。从小在四合院里长大的单霁翔也许没想到,在邻近退休的年事他会到“世界上最大的四合院”来“看门”。

“我当时其实很冲动的,因为材料里说故宫是全世界最大范围、最完全的古代宫殿建筑群,珍藏中国文物藏品最丰盛的一座宝库,还是全世界来访量最多的博物馆。”

但当单霁翔真正来到这里后才发明,问题随处可见:故宫70%的区域竖起了“非开放区,观众止步”的牌子;90%的藏品都“沉睡在库房里,谁都看不见”;观众进了故宫就看看皇帝上朝、睡觉、结婚的处所,里面人挤人,压根没把故宫当一座博物馆。

于是,在到故宫博物院的前几个月,单霁翔成了故宫人口中“行走的院长”,走遍了传说中“紫禁城9999间半的房舍”,光是鞋就磨坏了20多双。大夏天,助理脖子上挎着相机,吭哧吭哧跟着跑,偷偷埋怨:“跟着我们院长,废鞋。”

5个多月的行走,让单霁翔对故宫博物院的懂得事无巨细,同时也让这位院长下定决心对故宫大刀阔斧的“改造”。在单霁翔看来,故宫博物院不仅要关注文化遗产维护,更应关注观众的需求,让观众有尊严。

改造最先从“点缀门面”开端,之前端门广场上有很多“太监展、宫女展、刑具展”,20块一张门票,但这并不是故宫。单霁翔将那排房子收回之后,设置了30个售票窗口,以保证观众到故宫30分钟内能买到票。

随后,单霁翔提出“故宫禁烟”“开放区不容许有一片垃圾”“屋顶不能有草”“8万人次限流”等一系列办法,并树立了故宫文物医院,汇集了200名文物医生,加大了文物科学维护的力度。

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令人印象深入的一幕是:一位文物修复师犯烟瘾,一边埋怨着“也不让我抽根烟”,一边认命地骑车,超出重重宫墙,到宫外冒两口。

捡垃圾、拔野草这些在别人看来都是“小事”的事情,在这位65岁的老人看来,都是必需且紧急要做的事。弯腰俯身,是工作人员对单霁翔最深入的印象。

“一个烟头也管,一个井盖也管,一块墙皮也管。”同事们抱怨他管得太细。单霁翔轻松笑笑:“把一件一件小事做好,就能看出大的变更。”

他的“网红”之路:

“不能因为火就什么都做 故宫文创要把握好度”

事实上,不仅仅是环境的变更,让故宫更加开放。让文物“活”起来,是单霁翔7年来一直尽力的方向。

“我们开放再多的区域,迎接再多的观众,无非就是一千多万。我们盼望是亿万级的,十亿万级的,靠什么?就要靠我们的互联网技巧、数字技巧。”

现场,数字化、AR、VR、科技、故宫社区……如何让古老的文化借助科技走得更远更好,是单霁翔频频提到的话题。

应用数字技巧,故宫让正襟危坐的皇帝变得有血有肉起来:“感到自己萌萌哒”的雍正、挤眉弄眼的康熙。数字绘画、数字化多宝阁、数字织绣、虚拟现实场景等更是故宫“活”了起来。此外,故宫开发的一批被社会赞为“萌萌哒”的文创产品,例如“故宫彩妆”“故宫火锅”“故宫服装”等更是吸引了无数年青人的目光。

但对于一向在活跃中守着几分沉稳的故宫来说,“走红”也对故宫和单霁翔带来更多的挑衅。如何在商业化中取得平衡,是当下故宫面临的问题,究竟故宫作为中国文化的顶级IP,在聚光灯前的每一步都会被放大检验。

所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在很多人看来,似乎现在只要沾“故宫”两个字,做什么就火什么。但单霁翔却以为,不能因为火就什么都做。“我们要选择,要把握好。有时候我们要研讨,不能做;有时候经过摸索,发明后果不好,我们要主动撤消。”

对于故宫衍生品的发展,单霁翔的态度是“既不能用传统高大上的、不接地气的、年青人不爱好的语言,也不能低俗恶搞、逢迎人们的完整娱乐化。我们在不断地把握这个度。比如,我们的文创产品,我们在不断突破、不断实践,也不断地在冒险。”

被耽误的段子手、最强网红制造者、故宫“硬核”看门人,突然退休了!

光荣和义务往往是亲密相关的,故宫博物院的院长是一个风险很大的岗位,必定要把每一件事都能预想好,都能部署好。“你做9999件事,但是一件事没有把文物维护好,你就对不起社会,对不起国度。”单霁翔表现。

随着故宫600岁诞辰的即将到来,单霁翔,这个走遍故宫的人,如今正在思考如何把壮美的故宫完全地交给下一个600年。

他与文物的结缘:

不是在考古发掘现场,就是在去现场的路上

从小在四合院里长大的单霁翔,对于承载历史的四合院有种别样的情愫,这里春夏秋冬四季分明,可以接地气、望天空。“慢慢的,懂得得越来越多,一草一木,一楼一阁,都与某个历史瞬间、历史故事对接,情感就再也无法拔出。”

连成一片的四合院中衬托出红墙黄瓦的故宫,是单霁翔年少时心中真正壮观的古都形象。“想到不久后,钢筋水泥铸就的城市气象将彻底挡住这些,心中就掠过莫名的担心和惆怅。”回想起年少时的登高望远,单霁翔依旧难忘当时心情。

上世纪90年代,单霁翔在担负北京市文物局党组书记、局长期间,曾主持故宫筒子河维护与整治工作。2001年至2002年,在担负北京市计划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期间,他又主持了“北京旧城25片历史文化维护区维护计划”、“北京皇城维护计划”等项目,每一个都与紫禁城、与古建筑文物有着千丝万缕的接洽。

文物,似乎贯串着单霁翔大部分的生涯和事业。主政国度文物局的10年间,单霁翔几乎没有休息时光,每年半数以上时光都在出差,经常被笑指“不是在考古发掘现场,就是在去现场的路上”。

在他看来,要把那些恢弘的皇家古建当成一本书去浏览,而不是当成一个景点去参观。“文化遗产属于我们每个人的记忆,我们作为传承的一分子,有义务把历史梳理明白,把过去和今天告知未来。”

单霁翔不仅一次提出一些城市在建设进程中疏忽文化的种种现象。他曾在接收采访时谈到:“一些城市在所谓的旧城改革和危旧房改革中采用大拆大建的开发方法,致使一片片历史街区被夷为平地、一座座传统民居被无情摧毁,由于疏忽了文化遗产维护,造成了这些历史性城市文化空间的损坏、历史文脉的割裂、社区邻里的解体,最终导致城市记忆的消散。”

当现代文明不断冲击古老文化,这些红墙绿瓦的传统建筑如何“创新”走出一条与时俱进的途径,是早在故宫之前,单霁翔就一直关注和摸索的。

匠人之大者,莫过于以心守护,匠心之大者,莫过于敬畏传承。当朝霞满天的时候,当日落西山的时候,当月亮升起的时候,望着远处的故宫,望着那些曾经见证历史和人世间喜怒哀乐的文物,单霁翔心底也许会生出一种静静守护的幸福。




(责任编辑:管喜德)

专题推荐